厌女 8.7分
读书笔记 全书
Sherling

什么是厌女症?

厌女症,misogyny,女性蔑视。(在男人身上表现为“女性蔑视”,在女人身上则表现为“自我厌恶”。)

男人的价值由什么决定?

女人的价值由男人的选择而定……(男人的价值)是在男人世界里的霸权争斗中决定的。

我以为这很荒谬。但这样想的人大约也是有的?

男性同性社会性欲望、同性恋憎恶、厌女症

译者塞吉维克的理论的总结:

(1)男人之间的纽带,是一种“男性同性社会性欲望”。(2)为了维持男人集团的主体性和优越性,需要将女人“他者化”,视为欲望客体,加以蔑视。这就是“厌女症”。(3)为了保证男人集团中每位成员的主体地位,还要严厉清除同性恋。因为同性恋者把同性男人视为欲望对象,会使男人沦为欲望客体,扰乱男人集团的秩序,十分危险。这就是“同性恋憎恶”。

似乎说得通。要找原著(Eve Kosofsky Sedgwick, Between Men: English Literature and Male Homosocial Desire)来读。

性的双重标准

所谓性的双重标准,是指面向男人的性道德与面向女人的性道德不一样。比如,男人的好色被肯定,而女人则以对性的无知纯洁为善。

我以为,与其说“男人的好色被肯定”,不如说男人的好色虽然称不上被鼓励但的确被认为理所当然?

对女性的分离支配

性的双重标准将女人分为两个集团。即,“圣女”与“荡妇”、“妻子·母亲”与“娼妓”、“结婚对象”与“玩弄对象”、“外行女人”与“内行女人”等常见的二分法。

性欲、性行为、性关系

没太明白“性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大概可以想象什么是“激发性欲的装置”。(想读《发情装置》,亦即『発情装置ーエロスのシナリオ』。)

性行为,则是将欲望付诸行动。这种行动分两种,一种需要他者(身体),一种不需要他者。……(我们)将性关系定义为前者……人在与他者身体建立色情关系之前,先学习与自己身体之间的色情关系。不过并不能因此便认为自慰行为是与他人建立性关系的预备阶段或不完整的替代物。
性关系根本不是“私”,是两人以上的个体之间的社会关系的一种。

没太明白“性欲中包含有性关系欲”是怎么一回事。以为这句话存在歧义,性关系欲是性欲的一种?性欲一定伴随着性关系欲?

色情制品

想象力是不能管制取缔的,这是我不能赞同多数派女性主义者要求禁止暴力性色情制品的理由。……人类的想象力无论多么残酷,表象的制作是不能去管制的,也是不管制为好。我们知道,表象与现实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单纯的反应或透射的关系,反倒具有像梦一样的补偿填充的功能。我们也许正是因为在想象中杀过无数次人,所以才可以在现实中不去杀人。

可是,这里必须立即附加一个条件:即使是表象,如果是以现实中的孩子为模特的儿童色情制品,则另当别论。……在杀人场面中扮演死者的模特,可以死而复苏,所以没有法规来取缔媒体中泛滥的杀人场面;可如果表演会给表演者留下精神创伤,则不可等同论之。色情制品的模特,如果遭受脚本中没有的真正的强奸,被视为侵犯人权。不仅如此,如果表演行为会带来精神创伤,其影响也不能忽视。尤其是儿童,因为不可能以儿童的“同意”能力为前提,孩子们被迫性暴露,却并不理解其含义。以儿童身体为性道具的行为,即使是表象制品的生产流通和消费,也应该被视为犯罪。

超越厌女症

人在成为女人的时候,要先将“女人”这个范畴所背负的历史性的厌女症姑且接受下来。如果满足于这个范畴所指定的位置,那么,“女人”就诞生了。可是,女性主义者,就是对那个指定位置感到不满、对厌女症不能适应的人。所以,不存在不是从厌女症出发的女性主义者。做一个女性主义者,就意味着与厌女症的纠葛和抗争。没有厌女症的女人(假如那种女人真的存在的话),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成为女性主义者。有时会听到有女人号称“我从来没有拘泥过自己是女人这回事”,这种说法其实应该翻译成“我一直在回避与厌女症的正面对抗。”

我以为自己是没有厌女症的。当然,也可能只是藏得太深没有意识到而已。毕竟作者就差讲出”不存在没有厌女症的女人“这样的话了。怕是有回避与他人的厌女症的正面对抗的嫌疑,被冒犯的时候最多翻个白眼从来不会和对方理论。我是这样想的:正面对抗简直是最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的行动了。

0
《厌女》的全部笔记 10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