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主义 7.9分
读书笔记 1~4章
仿佛若有光

补发【2016.9.24】

第一部分 导论

第一章 美国联邦制的意涵

政治话语中的语言与意涵

“联邦制”(federalism)是美国宪法的关键设计概念,这部宪法在一个更为一般的治理体制中确立了一个相关的构成要素:一个有限的国民政府。《联邦党人文集》第15、16篇中,汉密尔顿和麦迪逊都没有在其论述中仔细地区分“联邦的”(federal)和“邦联”(confederation),因而产生严重的歧义。

第一次将联邦制的观念普遍适用于自治政府单位体制肇始于美国宪法的设计。当时主要的问题是一个有限的国家政府在与州政府的关系中享有的权力。联邦制标准定义的特性之一是权力由联邦政府和州或省政府共享的政府体制。其核心问题是一个双重的政府结构。适用于联邦“政府”和州或省政府实体共存的特性使我们回到了究竟是政府统治还是民主的存在意味着在某种实质性质意义上由人民统治的难题。

作者认为,公共行政(public administration)是理解民主的治理体制的核心。因为任何政体的运作环境都依赖于事事有落实。行政意味着运用或操作——将思想和观念转变成事态。成就之事依赖作为由规则治理的关系体制是如何运作的。制度是如何影响人们行动的激励机制是研究任何治理体制要考虑的关键要素之一。

托克维尔对美国实验的分析

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中认为,在理解一个社会如何运作时,有三种因素是举足轻重的:

托克维尔 作者

上帝为人们安排的独特的、偶然的地理环境——人们得以生存的环境与物质条件

法律——对各种活动起作用的规则(commons)

民情与民俗(manners and customs of the people)——包括思维习惯——认知

在对“维护美国民主制度的原因”进行结论性评价中,托克维尔认为心理和心智习惯最为重要。他认为有三个最为重要:第一个是美国人采取的联邦政府形式,它使美国把一个大共和国的强大性与小共和国的安全性结合起来。第二个是乡镇制度,它既限制着多数的专制,又使人民养成爱好自由的习惯和掌握行使自由的艺术。第三个是司法权的结构。法院能纠正民主的偏差、约束和引导多数的运动而又从来不禁止这种运动。

作者提出,如果“国家”被认为是一个社会中权力关系和强力运用的垄断者,那么由许多个大部分拥有它们自己警察的政府统治的社会不能被看作是一个国家。“我宁愿,把这种安排看作一种‘治理体制’(system of governance)或仅仅看作一种‘政治体制’(political system),认识到权力垄断者的特性不一定适用所有的治理体制。”“如果联邦政府需要许多个政府,每个政府都按自治原则组织起来,那么我们可以认为这种安排构成了一个‘社会由自己管理并为自己而管理’的自治社会。

一些当代的观点:

l 公共经济与市场经济

l 民主社会中的政府不仅仅要命令和控制,而且要提供有关各种问题解决方法的多元结构。

l 政治现代主义(political modernism)

本研究的视角:

l 关于美国联邦制的意涵和一些来自于其概念特性的意义。

l 来自于犹太教和基督教传统深处的观念被利用——这些观念暗示了一种既能被用来作为规范考察方法(a method of normative inquiry)又能被用来形成人们之间相互理解模式的计算逻辑。

l 《联邦党人文集》中对“联邦制”意涵的阐释。

l 对哈里•A.布莱克门(Harry A. Blackmum)法官参照美国联邦制解释联邦形式意涵的方式所作的评论。

l 大都市地区的多中心秩序(polycentric order)

l 公共物品与公共选择

l 关于“共和国”(republic)

l 多中心性(Polycentricity)

l 与当代世界的关系

第二部分 美国联邦制意涵的界定

第二章 霍布斯的《利维坦》与美国联邦制的逻辑

在探讨与联邦制政体相连的概念——计算逻辑是否不同于单一制政体(unitary systems of government)相连的概念——计算逻辑问题时,需要回顾16、17世纪的宪政时代背景。托马斯•霍布斯(Thoms Hobbes)主张权力的统一系创建一个稳定共和国的唯一方式。约翰•洛克(John Locke)凭借分权反对霍布斯。孟德斯鸠男爵(Baron de Montesquieu)把联邦制作为一个可行的共和政体之基础提出来。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詹姆斯•麦迪逊致力于论说联邦制和可行的联邦治理体制的条件。沃尔特•白芝浩(Walter Bagehot)和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分别提出议会政府(parliamentary government)和官僚行政(bureaucratic administration)作为良好行政的原则适用启示我们议会政府和官僚行政相结合就是现代民主的适当形式。

霍布斯的《利维坦》

霍布斯的《利维坦》中提到以下观点:一、国家(commonwealth)是人造物——以服务于人为目的的人类创造物。他对其读者的方法论诉求是利用他们自己作为人的资源来获得一种对人性和可适用于缔造国家的技艺的理解。二、人性的基本特征:每个人都有一种“得一思其二、死而后已、永无休止的权力欲”,人的“权力”被定义为“他取得某种未来权益的现有手段。”三、详细论述了他称之为“自然法”(natural laws)的大约19个规则,以确立替代战争的和平条件。他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是基于假定权力的统一对法律的统一是必需的,并且权力的统一和法律的统一对于国家的和平与和谐是必要的。这种统治——统治者——被统治者的关系包含了人类社会中的不平等。四、在调和和平状态中固有的基本对称性与统治者和臣民之间的非根本性对称问题上,他认为存在“自然的上帝国”(of Kingdom of God by Nature),他认为他的自然法则在其“不变与永恒”的意义是上帝之法。其政治理论的逻辑自足性依赖于那些行使主权者对上帝的责任;在缺乏主权者对上帝之责任时,自然的惩罚接着将会盛行。五、在提出其主权理论时,霍布斯认为其系统论述对于构建一种足以在一个国家中维持秩序的安全的支配是“唯一之路”,即只能存在单一制的国家。

民主、宪制与联邦制

霍布斯将民主描述为由聚集在一起的全民大会统治,大会统治必须依赖被普遍接受的大会规则。他认为,是代表者的统一性而不是被代表者的统一性使国家统一。在一个可适用于简单、直接民主的构想中,既有涉及大会程序的重要问题,又有涉及权力分配给为大会谋利益的人的重要问题。在直接、简单民主当中有一个难题,即民主必须被限制在一个非常有限的领域。首先,地域受公民能够前往参加大会的距离制约;其次,所有的民主大会均易出现强烈的寡头倾向。(所有人都不能一次倾听和理解一个以上的演说者,当大会规模增大时,领导权变得更具支配性,普通成员的声音愈来愈弱。)简单、直接民主总是暴露出制度的失败,它们源于那些行使领导权和代理关系的人僭越权力。只有对那些行使领导权及充当大会代理人者予以有效的限制以使大会规则得以维持,民主才得以生存。

对规模的限制也具有一个相关的在受到强大邻国攻击时的难以防御性。孟德斯鸠提出:“如果是一个小共和国,那么它易为外力所摧毁;如果是一个大共和国,那么它易为内部缺陷所毁灭。”他建议用邦联制来解决这个问题。小共和国可以联合在一起组成邦联,直至它们集聚了足够的力量保卫自己,抵御外部入侵。如果一个邦联制共和国出现了部分腐化,那么可以通过政府的代替手段获得救治。美国试图利用孟德斯鸠邦联制共和国的思想并根据《邦联条例》来组建美利坚合众国,却有严重的制度失败。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发现了这个问题,并提出替代性构想:联邦制共和国。一个有限的国家政府限制在其领土范围内行使政府权力,同时,允许有限的州政府在它们的领土范围内行使独立的政府权力。孟德斯鸠构想的邦联制共和国和汉密尔顿构想的联邦制共和国都是构建复合共和国(compound republics)而非简单、单一制共和国的尝试。联邦制共和国的复合性要求汉密尔顿提出一种有限宪法的一般理论(general theory of limited constitutions):对于每一个政府单位权力的限制依靠宪法的一般体制来维持。每一个单位政府都要受制于宪法中载明的条件,该宪法充当一种法律特许状(legal charter),载明了在那个政府单位中权力分配和分享的方式。契约的可执行性意味着个人可以订立协议,载明在其相互关系中具有约束力的和可执行的规则。所以,个人可以在合意的基础上确立有约束力的结社条件以控制各自的行为。不是政府承担统治者的主要责任,政府仅行使一种补充权力。

若干结论

如果我们把美国联邦制看作是一场人类社会秩序构建中的伟大实验,那么其特点是提供一种主权理论的替代性学说,民主的建构依赖无数的社群,这些共同体发挥自治团体的作用,并且诉诸重叠的、同时存在的政府机构。但这种安排仅在一个人于学习、经验及技能方面达到了一定水平的社会中才会行之有效,那些最好能看作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文化。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学会相互看作可以探究迷惑、困难和冲突的同伴,他们假定交流和启蒙能使人们避免一些人借以压迫和剥削其他人的反常现象。

第三章 美国联邦制的圣约基础:宗教根源

宗教与公共舆论的亲和性

托克维尔认为:“在每种宗教的旁边,我们都将发现一种与其有亲和关系的公共舆论。”公共舆论寻求与宗教的亲和关系,否定其他宗教,并声称他们的信仰是一种真正的宗教。

关键思想

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提到英格兰早期殖民地的清教徒先辈移民(the Pilgrims)这个教派所拥护的教义“不但是一种宗教教义,而且在许多方面与最纯粹的民主与共和理论相一致。”他们在普利茅斯登录后所建立的社会建立在一个法律文件基础上,即后来我们所称的“五月花”号契约(the Mayflower Compact)。源于圣经传统的圣约思想与建构民治国家的思想相连,最后,订立圣约及把“我们自己联合在一起”的方式将以法案、条例及宪法等公正而平等的法律形式体现出来。卢茨得出结论说“1787年的联邦制并非创新”,相反它源于近167年的通过订立圣约和联合在一起的方式形成地方政府单位和殖民地特许状,来建构世俗政治实体的经验。凭借这种文化遗产,人们能够进行美国革命、设计州宪法、组织大陆会议、制定《邦联条例》及《美国联邦宪法》。

若干预设

“所有的人生而平等”的预设是以圣经传统为基础的,即在上帝面前人们处于根本平等的地位。我们相信上帝赋予人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种预设为构建圣约秩序提供了背景,即上帝的律法既是一种思考的方式,也是一种人们和睦相处的方式。

作为规范考察方法的上帝的律法

“法律的一个主要基础是己所欲亦惠于人”(We should do unto others as we should have them so unto us.),这是所谓的“黄金律”(Golden Rule)的翻版(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一种基本道德戒律的“黄金律”并没有道德内容,它不是一个规则,而是一种规范考察的方法,它能使人们对于用作选择的规范或准则的价值术语意义获得一种普遍共享的理解。它可以说是培育主权理论又培育宪法理论的智识基础。霍布斯“自然法则”的方法论明显仰赖“黄金律”作为规范考察的方法;大卫•休谟和亚当•斯密认为它等同于同情或同类的感情;它也是康德系统论述的自由的基础。

理解的努力

作者提出:“只要人们愿意使用‘黄金律’中固有的规范考察方法及与同事斗争以克服谬见和误解,在国家中订立圣约和将人们自己联合在一起的承诺就是一种人类社会的治理方法。”

结论

“黄金律”是以权力制约权力和找到冲突解决方案的基础。联邦制共和国的人民只要他们愿意相互斗争,不是为了以武力控制或征服他人,而是意在增加对一种圣约关系生活意义的理解,那么他们就有进行伟大社会实践的设想和行动的基础。反之,则会失败。

第四章 《联邦党人文集》中联邦制的意涵

戴蒙德的论点

戴蒙德认为“联邦制”的基本特性是关于“成员国与中央政府之间”政治权力的划分。“邦联制的特性是联合起来的国家保留其全部主权,中央政府在法律上完全依赖它们的意志;单一国家的特性是中央政府掌握全部主权,地方政府在法律上完全依赖国家的意志。联邦体制把一定范围内以邦联的形式(confederally)保留主权的国家与在另一范围内以单一国家的形式(nationally)拥有主权的中央政府结合起来,形成了一种名叫联邦的新的不同事物。

派系斗争和叛乱的屏障

汉密尔顿在《联邦党人文集》中补充说明了邦联的优点,即它可以作为一种“阻止国内派系斗争和叛乱的屏障”。麦迪逊认为“人数越多,知识肤浅、能力薄弱的成员所占比例就越大”,“在所有人数众多的回忆里,不管是由什么人组成,感情必定会夺取理智的至高权威。”他肯定了古代共和国中“不同部门间的均匀分权”,又大胆提出了倾向于在“民治政府制度”中“扩大这些制度的运行范围,或是一个州的各个方面,或是几个小州结成一个大的联邦。”

利用反对派的语言

麦迪逊认为新的宪法基础源自各州人民的同意和批准,它是一个“联邦的”而非“国家的”行为。并且他认为众议院在性质上是“国家的”,而参议院则是“联邦的”。我们可以推论,有限国家政府和行使有限“主权”(即立法权)的州共同行使权力代表了“适当联邦制度”的一个基本特征。

概念澄清

结论

0
《美国联邦主义》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