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穴奇案 8.9分
读书笔记 部分
仿佛若有光

补发【2017.1.19】

严密的法律思想既不排斥创造性,也不要求专业的术语表达,更不会让道德成为与法律无关的独立变数或事后的思考。

观点一:尊重法律条文

任何人故意剥夺了他人的生命都必须被判处死刑。尽管同情心会促使我们体谅这些人当时所处的悲惨境地,但法律条文不允许有任何例外。

被告有罪,但应获得行政赦免。

观点二:探究立法精神

一个人可以违反法律的表面规定而不违反法律本身,这是最古老的法律智慧谚语之一。任何实定法的规定,不论是包含在法令里还是在司法先例中,应该根据它显而易见的目的来合理解释。

案发时他们不在联邦法律管辖下。

联邦所颁布的法律或实定法,包括所有的法令和先例,都不适用于本案,能代替它们裁决此案的是欧洲和美国的古典作家所说的“自然法”。理由是实定法是建立在人们在社会中可以共存这一可能性之上的,在人们不可能共存的情况下,所有的先例和法律所赖以存在的前提就不复存在了。即“法律存在的理由停止时,法律也随之停止”。

观点三:法律与道德的两难

驳斥福特斯法官适用自然法的观点,认为法官没有根据授权将自己变成自然法法庭的法官,不具备解释和适用自然法的权利,并没有处于自然状态中。

饥饿不是杀人的理由,理应接受处罚。但另一方面,这些将被处死的人是以十个英雄的性命为代价换得的。

提出不参加本案的审理程序。

观点四:维持法治传统

从立法至上原则引申出来的是法官有义务忠实适用法律条文,根据法律的平实含义来解释法律,不能参考个人的意愿或者个人的正义观念。

法官宣誓适用法律而不是个人的道德观念。法官有义务忠实适用法律条文,根据法律的平实含义来解释法律,不能参考个人的意愿或个人的正义观念。

疑难案件也许具有特定的道德价值,因为它可以使人民认识到自己对最终意义上由自己创造的法律所应承担的责任,并提醒他们没有任何个人的恩典能减轻他们的代表所犯的错误。

观点五:以常识来判断

法律为人服务才有意义。根据常识,或者只是观察,被告应该宽恕或给予象征性惩罚后释放。

因此,被告是无辜的,被控的罪名不成立,有罪判决和量刑必须撤销。

最后判决:死刑

观点六:撇开己见

对立法机关而言,法律和道德不可分离,对司法机关而言,法律和道德相互独立。

本案在道德上和法律上都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案子。不幸的是,从道德上而言,简单会导致无罪判决,从法律上而言,简单却会导致有罪判决。

作为最高法院的法官,立誓要解释、适用和维护的是联邦的法律,虽然法律常常不够清楚明了,但法官誓言的意思却非常明白。当法律与道德冲突时,法官的角色就是守护法律。

辩护律师针对故意谋杀指控提出的反对意见,并没有法律上的根据,它们源于与法律无关的同情和个人道德观。这种同情感可能是非常普遍、自然而令人尊敬的,但是根据法律,它并没有任何权威的力量。

减轻饥饿并非只有杀人一种选择,至少有四种可替代杀人的选择:第一,等待最虚弱者自然死亡;第二,吃掉不太重要的身体末梢;第三,尝试重新恢复无线电联络;第四,再等几天。

制造危害者不能受惠于紧急避难,这些人设想了山崩的危险,他们明明知道山洞探险运动是危险的,他们的自由选择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下,当危险来袭时,人们应该对他们感到同情,但是他们没有法律上的申辩资格。

被告疏忽大意,他们知道或者应该知道这种危险是他们危险运动所固有的。

被害人撤回同意,削弱了选择程式的公正性。

观点七:案的酌情权

紧急避难抗辩内在的法律原则是,由于紧急避难而实施犯罪的人没有犯罪意图,所以不应该受到惩罚。如果探险者们出于紧急避难而杀人,那么他们就没有犯罪意图,或者说没有在实质的意义上故意杀了人,因此该被判无罪。

观点八:一命换多命

0
《洞穴奇案》的全部笔记 7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