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暴力 7.7分
读书笔记 Kindle 笔记
宋栖云

在这部幽默的电影中,受虐者的反应并不激烈,现实生活中很可能也是如此;受虐者希望自己的善意能够软化施虐者,但事与愿违,太多善意反而变成了令人难以忍受的挑衅。最后, ------- 施虐者不言而喻的信息是“我不爱你”,却始终不明说,但又以间接的方式透露出来。伴侣必须安分,且不断因期待落空而遭受打击;施虐者也会防止伴侣有自己的想法,以免察觉到自己正在受虐。 ------- 自恋的施虐者令伴侣处于阴晴不定、无所适从的情境中,借以施展掌控力,让伴侣动弹不得。把伴侣圈在固定的范围内并保持安全距离,可以避免被自己害怕的关系绑住。 ------- 过度忍让的源头多半出于对家庭的忠诚,也包括重蹈父母的覆辙,或是顺从地扮演配合对方自恋的牺牲型角色等。 ------- 本杰明想要控制安妮。他希望她经济独立,但又对他百依百顺,否则他就折磨她、排斥她。 ------- 尽管安妮自己会赚钱,本杰明却反对她花钱,也不喜欢她买衣服。他要求她像个小女孩一样,把鞋子排成一排。他当众拿她摆在浴室里的瓶瓶罐罐开玩笑:“我真不懂你为什么要在脸上涂那么多东西!” ------- 她清楚意识到,为避免关系继续恶化,她得放弃自己的意见和独立人格。这种认知让她一直努力寻找能让日子过下去的方法。 ------- 她也知道他不会改变,于是抱着“不能忍就只能滚”的态度。 ------- 她告诉自己,跟本杰明在一起,守着不如意的关系,总比孤单一个人好。本杰明曾经对她说:“假如我们分手,我马上就能再找到对象,可是你只想一个人,就会一直单身下去。”她相信他说的话。即便她很清楚,她的人缘比本杰明好,却想象若自己孑然一身,活在悔恨之中,一定会陷入忧郁。 ------- 倾向以虐待作为防御机制的人,在危急时刻,若无法负起责任做出艰难的抉择,虐待的暴力便会出现。此时暴力转为间接,主要是以不尊重对方的形式表现出来。 ------- 不肯为婚姻失败负责,往往是触发精神虐待的原因。对婚姻抱持理想化想法的人,会一直与配偶维持着表面正常的关系,直到有一天必须在新旧关系之间做出抉择。以往的理想主义有多伟大,精神虐待的行为就会有多强。要这种人全面承担旧关系失败的责任是不可能的。当爱意不再时,另一半就要负起责任,因为对方犯了莫须有的罪。虽然施虐者的行为举止中早已没有爱,口头上却往往不承认。 ------- 骚扰过程启动后,受虐者会被污名化。有人会说很难与他共事,指出他脾气坏,甚至精神有问题。他们把冲突的后果归咎于对象的性格,忘了他原来多么努力,或是他在现状下的处境。对象被逼到墙角后,多半会变成雇主期待的样子。受欺压者难以充分发挥潜力,注意力无法集中,工作效率低下,而因为工作质量下降,又免不了遭到批评。雇主就有理由以不胜任或专业性不够请对方自己走。 ------- 企业一方面要求员工过度付出,并要承担压力的后果;一方面却吝于肯定员工的努力,也不把他们当成独立个体,而只是可以相互替代的卒子。 ------- 施虐者不管说什么,总有办法颠倒黑白,证明自己是对的,尤其当受虐者心神不宁又不想争辩时。受虐者之所以不安,是因为真相与谎言一直混淆不清。 ------- 嘲笑可以针对任何人事物。它是一种轻松的行为方式,却能制造不愉快的气氛,把沟通导向虚伪、无诚意的层次。 ------- 取笑别人可以显得自己英明。英明的人就有权开某个人或某件事的玩笑,观众还会站在他那一边。 ------- 挖苦和刺人的言词之所以得到接受,是因为受虐者觉得,要与性感、有魅力但难相处的情人维持关系,就必须付出这种代价。 ------- 厉害。如果攻击态度来得太突然,通常会引起愤怒,但渐进式地进行就能化解一切反抗。受虐者几乎习以为常时,才会注意到其话中的侵犯意味。 ------- 他是用双重的禁制来达成目标的:口头上说一套,举止态度表达的却正好相反。明显的讯号与施虐者不肯承认的暗示形成了矛盾的信息。这是扰乱受虐者十分有效的招数。 ------- 传说中的双标狗 ------- 话说出去后虽立即收回,但还是留下了痕迹,听者就会起疑:“他真的是那个意思,真的说了那句话吗?还是我自己多心误会了?”受虐者要是说出心中疑虑,就会被指为疑神疑鬼,话都听错了。 ------- 受虐者基于息事宁人的心态,通常会全盘接受施虐者所说的话,无视不断传来的非语言信号:“当我扬言要离家出走时,我丈夫说,他真的很在乎我们的关系。尽管他伤害我、羞辱我,这句话应该有几分真心在里面。” ------- 与自恋的施虐者打交道不同于一般的冲突,你没办法真正与其“对打”,也不可能和解。他从来不会大声咆哮,只会露出冰冷的敌意,受虐者如果对此提出质疑,施虐者肯定不承认。受虐者则感到紧张、过度激动,甚至会气哭,此刻施虐者不免会取笑对方的怒气,并说两人的问题荒谬可笑。 ------- 事实。“你什么事都做不好。”“要是没有我在身边,谁会理你,少了我你只会孤零零的!”施虐者把受虐者吃得死死的,并用歪曲的事实欺骗对方。 ------- 施虐者最大的乐趣就是有某甲要毁掉某乙,他看着那两人自相残杀,结果两败俱伤,而自己渔翁得利,绝对的优势更为加强。 在职场上这会转化为八卦、影射、偏袒特定员工以及赏罚不明。伤人于无形的谣言也由此而生,受虐者却找不出谣言从何而来。 ------- 挑起嫉妒也是施虐者坐稳主宰地位,看着受虐者又气又恨的招数之一。受害与加害的关系就是如此。施虐者主导一切,却不会“弄脏手”。基本上施虐者是心怀羡慕,通过引诱对方产生嫉妒而把受虐者拉到与自己同一水平的,想传达的信息是“你我半斤八两!” ------- 挑起嫉妒也是施虐者坐稳主宰地位,看着受虐者又气又恨的招数之一。受害与加害的关系就是如此。施虐者主导一切,却不会“弄脏手”。基本上施虐者是心怀羡慕,通过引诱对方产生嫉妒而把受虐者拉到与自己同一水平的,想传达的信息是“你我半斤八两!” 我们常看到,受虐者不敢直接攻击施虐者,而以嫉妒来避免冲突,并始终想护着施虐者。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被施虐者利用的第三者也比当受虐者容易。 ------- 虐待关系是一种对爱的仇视。首先,在这段关系中没有爱,只表露出欲求,欲求的对象并非受虐者本人,而是对方拥有而施虐者想据为己有的东西。其次是隐藏着恨,这与从受虐者身上无法满足所有欲求的挫折感有关。恨意一旦明示,就会连带产生毁灭受虐者人格的想法。就算随着时间流逝,施虐者也放不下他的恨。别人或许看不清他仇恨的动机,他自己却很清楚,因为对他而言事情就该如此。 ------- 受虐者感觉自己被逼到角落,他必须有所行动,但因受到对方掌控而无法行动,只能用极端的姿态或严重的情绪爆发来试图找回自由。在外人看来,任何冲动之举,尤其是暴力行为,都属于不正常的范畴。受到挑衅而回应的人好像应为引发的危机负责。这时,受虐者在施虐者眼里是有罪的,在外人眼中则如同施暴者,但外人并不了解,受虐者再也无法活在这种可怕的处境下。他进退维谷,无论怎么做都得不到自由:如果他有反应,就得为引爆的冲突负责;如果没有反应,对他心灵的致命纠缠就不会停止。 ------- 不管是性虐待还是精神虐待,施虐者都企图让对方与自己同流合污,扭曲既有的规则。 ------- 时至今日,受虐者并不会得到救赎,而是被看成软弱无能,因为他们不再被视为无辜。 ------- 唯有受虐者在可被利用或是可被引诱时,施虐者才会感兴趣。他如果想要挣脱束缚,或是失去利用价值,就会成为施虐者憎恨的对象。 ------- 受虐者是谁不重要,因为他只是“物品”。然而施虐者会小心避开与其他自恋的施虐者或偏执狂作对的情况,因为他们太相像。 ------- 施虐者挖出受虐者的自毁种子,利用令人不安的沟通就能助长它的萌芽。 ------- 受虐者既不是受虐狂,也没有忧郁症,但是施虐者会操纵他潜在的忧郁或被虐待倾向。 ------- 道德受虐狂是主动寻求失败和痛苦,以便满足受虐的需要。 ------- 受虐者和受虐狂的差别在于,当前者好不容易终于成功脱离苦海,会觉得轻松无比,大大地解脱。 ------- 忧郁者把自己交给伴侣,任凭对方处置,借以赢得伴侣的爱;他也从可以为人所用并带给别人快乐中得到很大满足。自恋的施虐者便利用这点达到他的目的。 ------- 受虐者无法忍受误解和尴尬,想要澄清。当难处越积越多,他便加倍努力,却觉得因各种事件而疲于奔命,于是产生罪恶感,再接再厉却更加精疲力竭、效率低下,最后陷入恶性循环,罪恶感有增无减。 ------- 瑞士心理学家爱丽丝·米勒(Alia Nliller)曾指出,“为了孩子好”而扼杀他的自由发展,造成的压抑童年会瓦解其意志,导致他压抑真正的感受、创造力和反叛力。 ------- 瑞士心理学家爱丽丝·米勒(Alia Nliller)曾指出,“为了孩子好”而扼杀他的自由发展,造成的压抑童年会瓦解其意志,导致他压抑真正的感受、创造力和反叛力。米勒表示,这会种下日后更为服从的种子,或是对个人(精神虐待者),或是对集体(参与帮派或极权政党)。幼年种下的因,使人在成年后易于被操控。 ------- 由于受虐者肯屈从,两人关系便在此基础上无限延伸下去:其中一人越来越抑郁,人格被泯灭,另一人却越来越嚣张,对自己的掌控权越发有把握。 ------- 受虐者一旦得知被操控的事实,就会感到受骗。而受骗、受虐以及未受尊重的相同感觉会一再重现。他太晚才发现自己是牺牲品,遭到玩弄,被迫失去尊严。以往对操控的反应令他感到惭愧:“我应该早一点反应!”“为什么我丝毫没有察觉?” ------- 一般而言,生命中能够引发忧郁状态的不仅是悲伤或分手的经历,更包括理想的破灭。理想破灭比困境或险境更严重,会导致无用、无能或挫败感。遭羞辱或落入圈套的感觉同样会使人陷入忧郁。 ------- 如果双方分手,必定是受虐者离开,绝不会是施虐者。 ------- 在职场上,受虐者遭起诉的案例也不少,因为他们永远被认为是有过失的一方。不论在家庭还是职场上,施虐者大声叫嚷是自己受害,真正失去一切的却是受虐者。 ------- 当受虐者离开施虐者时,那种解脱带给他一股兴奋感:“我终于可以呼吸了!”在初期的震撼过后,他会重拾对工作与休闲活动的兴趣、对世界与人群的好奇心,一切在过去因为依赖而消失的,现在都会重新出现。然而,新的人生并非一帆风顺。 -------

0
《冷暴力》的全部笔记 1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