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士绅结社研究 7.2分
读书笔记 第六章 文艺会社
谷芷君

二、宋代学术会社

P173

学规对于吊慰书院成员的细致规定,与“吕氏乡约”中对吊慰成员的规定具有惊人的相似性,都是非常注重吊慰过程的礼仪,对吊慰过程中的程序、尊卑、亲疏、敛钱等方面均作了细致入微的规定。这种相似,是因为它们均由理学家制订,均属于理学家实践道德理想、推行社会教化的重要手段和方式。事实上,宋代学者推行乡约、乡饮酒礼,往往依托书院为基地。所以这一类型的书院,已远远超出了教育机构的功能,而更近似于学术会社。

宋代学者多将所创建的私学称为“保社”或“社”者,这种私学既包括陈亮所建的仅“二三十小秀才”规模的私塾,也包括吕祖谦所建“且百且千”规模的书院。在这种学术团体性质的私学中,教师将门人称为“友朋”、“朋友”、“吾党“、”同志“,与其称呼同辈学者一致,师生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宋代学者所建包括书院在内的私学,在传授知识的同时还有研究学问的使命。由于学问具有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特殊性,同时师生间经常探讨问难容易拉近彼此距离,很多理学著作也往往是师生齐心协力商讨而定,因此可以认为,长期研讨学问的私学,一旦其组成人员自视为”社“,便已具备会社自觉性的特征,其性质是学术会社。

P174

还有一种与书院密切相关的会社,称为“讲会”。一般认为,“讲会”是“与书院教学、学术活动相联系的学术组织”,是由集会式“会讲”发展而成的会社,在明代十分普遍,并出现著名的“西水会”、“惜音会”、“青原会”等。

“讲会”原来是佛教用语,宋代书院制度受佛教禅林制度影响,彼时讲会是一种讲演学理的集会。

P176

期集,是指定期讲讨学术的活动。由于是将会讲定期化,其成员因而也趋向固定,从而成为了稳定的会社。很有意思的是,理学家组织的期集正是出现在理学最受压制的“庆元党禁”时期。庆元六年,朱熹在党禁未解时抱恨而终,门人也因而纷纷解散。但一批真正信奉理学的坚定信徒,则不畏政治压迫,依然坚持定期聚会探讨学术,形成了“季集”这一期集方式,表现了理学在面对威胁时发挥的高度凝聚力。

P187

宋代的学者会社与科举会社,是宋代新的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学者会社的兴起与理学思潮发展密切相关,长期以书院为依托,承担着独立研讨以及传播重要思想的使命。尽管书院不能避免官学化的命运,但新生思潮就是在这种官私融合的历程中得以发展,这是中国古代学术发展的一大特色。科举社会则在培养了大量政府官员的同时,对宋代学术文化的普及和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这两种学术型会社,分别代表士绅阶层创造和普及文化的两个方面。

--------

三、莲社

P187

莲社指士大夫为寄托逸兴而与僧人所结之社,可谓是最早纯粹由知识阶层组成的会社。

宋代莲社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邑会型,为共同从事佛事而设,通常规模较大,属于邑会的一种;一种是参禅型,多为有较深佛事修养的士绅与僧人结立,通常规模较小,是一种学术会社;一种是交游型,以诗文酬唱为主,规模一般也较小,属于诗社的一种。

P194

镜社

宋代是金石学确立时期,士绅收藏研究文物风气极盛,出现了欧阳修、赵明诚、李公麟等收藏鉴赏,并且诞生了欧阳修《集古录》、赵明诚《金石录》、吕大临《考古图》、王黻《宣和博古图》等重要金石学著述。而王希默结立的镜社,作为最早的金石学结社,则是开宋代金石学风气之先的一项创举。

P202

中原人在政治优势丧失之后,唯有以传统礼法秉持者自居,这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自信心的减弱。

0
《宋代士绅结社研究》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