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绿 8.0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孤独の観測者

1、汪曾祺《葡萄月令》这样描绘:“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2、这意思,正是汪曾祺写沈从文特别写到的一点,“沈先生很爱用一个别人不常用的词:‘耐烦’。他说自己不是天才,只是耐烦。他对别人的称赞,也常说‘要算耐烦’。”

3、茨维塔耶娃说:“我不爱大海。我无法爱。那么大的地方,却无法行走。大海是冰冷的,汹涌的,隐秘的,不爱的,充盈自我的。就像里尔克。”噢,最后一句暴露了她的“不爱”大海,是一句谎言。

4、叫作《忧郁的热带》了。这位忧郁的人类学家在书的最后说,“在我们这个种属可以短暂地中断其蚁窝似的活动,思考一下其存在的本质以及其继续存在的本质,在思想界限之下,在社会之外之上:对一块比任何人类的创造物都远为漂亮的矿石沉思一段时间;去闻一闻一朵水仙花的深处所散发出来的味道,其香味所隐藏的学问比我们所有的书本全部加起来还多;或者是在那充满耐心、宁静而互谅的短暂凝视之中,这种凝视有时候,经由某种非自愿的互相了解,会出现在一个人与一只猫短暂的互相注目之中。”

5、我想起格非在《一个人的电影》里引用瓦尔特·本雅明谈论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的美妙比喻:“一张巨大的网撒入水中,拉起来却什么鱼都没有,唯有水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普鲁斯特正是这些水滴的收藏者,它是记忆中不可磨灭的一个个瞬间。”

6、看书看累了,就站在窗前望一望这棵树,太阳忽隐忽现,它们枝叶投在地上的阴影也就忽淡忽浓。有时候看得出神了,在光影的变化里,能看到时间的流动。

7、很多年前,张新颖老师在给我们上“中国新诗”的第一堂课上,说到我们大部分人不当诗人、不做诗歌研究,我们为什么还要阅读诗歌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如今的教育、整个社会“一体化”的进程,让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变得趋同,而文学,尤其是诗歌对世界那种很精微的观察和感受,能让我们保持对差异性的敏感,哪怕这仅仅是一种很小、很微弱的力量。当年的我,自以为非常理解这个意思,尽管可能理解得抽象而模糊;当我开始提笔记录身边的花草树木、飞鸟鱼虫,面对着大自然的丰沛,我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多样性当中蕴藏着的诗意;或者,应该倒过来说,生命的诗意,蕴藏在多样性之中,生命,蕴藏在多样性之中。这就是我愿意不厌其烦地絮叨自己所见的每一种生物、每一处细节的原因——用这一支笨拙的笔,向我感受到的诗意和生命致敬。

8、让人想起钱钟书先生所谓“动人怜惜的缺陷,像古瓷上一条淡淡的裂缝,奇书里的一角缺页,使你心窝里涌出加倍的爱惜”。

9、他希望自己这本书的梳理工作,“就像自然季节转换的时候,一个手持竹帚的扫叶人在庭院或路旁,静静地、慢慢地清理一茬茬落叶一样”。而在全书的结语处,一向谦逊的李老师特地引用史蒂文斯《弹蓝色吉他的人》里的两句诗,来对自己可能有的欠缺表达歉意:“我弹不出完整的世界,/虽然我用尽了力量。”

0
《采绿》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