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什么? 8.7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孤独の観測者

1、坚持过去已经发生事情的必然性就是要推卸当前状态下我们自己行为的道德责任。

2、决定论者主张个人(或者说,实际上任何)行为最终完全是由可以确认的原因决定,这种看法与信仰个人责任的看法是不相容的……我看不出有什么原因可以否认人类在个人行为方面具备有限的自由,但是在具体的条件下,人类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

3、但是,泰勒(A. J. P. Taylor)问道,“为什么我从哪儿来的知识就应该告诉我,我会向哪儿去呢?

4、卢埃林·伍德沃⑫在给卡尔的信中描述他的工作方式: 我也经常是一开始阅读就着手撰写——从你所说的关键材料——,关于主题的一定程度的最少材料,我也几乎经常从中间或结尾开始写,没有任何既定的计划,或者也没有一大堆笔记。就我而言,我天真地认为这是一件不体面的事情,我也设想过没有哪位历史学家像我这样值得这份工作的名誉——一种轻率、极度混乱的工作——,不断地增加新的内容并且修改手稿,随着阅读的增加也不断地改变我的观点。发现你像我一样都是那类历史学家,真是莫大的宽慰。

5、“客观性”意味着,不是在迄今为止可以接受的词语意义上的“客观的”——即中立的、不带感情的、公正的——而是恰恰相反的那些词语,要忠诚地站在将要获得胜利的一边:忠诚地站在强者一边……《苏俄史》最显著的特征是什么?是作者对胜利原因非常肯定的历史认同,对反对者、牺牲者的无情排斥,对不处于潮流或未掌握潮流的全部人物的无情排斤。“本可实现或发生的事”、路线偏差者、竞争者、列宁的批评者都被归纳为没有意义,否定他们正当的待遇,或者否认他们的发言机会,或者否认他们的历史地位,因为他们下错了赌注。历史证明这些人是错误的,历史学家的主要工作就是与历史站在一边。历史发现那些作为政治家不够分量的人,或许也没有听到把这些人作为事实的目击者,甚至于只是为了谴责这些人。不管这些人相信的是什么,看到的是什么,说的是什么,都会被忽略为不相干的事情,他们的声音是岑寂的,带着轻蔑的岑寂。自从牧师般顽固的、最粗鲁的时代以来,没有哪位历史学家再这样以如此教条的冷酷无情对待证据了。即使在把这样的教条主义歌颂为一种历史编纂理论的那些时代,也没有这样的历史学家。

6、就像泰勒(A. J. P. Taylor)所指出的,变化不必和进步是同一类东西: 斯大林灭绝了富农(kulaks)被证明是正当的,因为这有助于促进已经发生的事情,这就是说促进苏联的当前力量。(用类推的方法,尽管卡尔先生没有这样说,希特勒对犹太人的灭绝被证明是不正确的,因为德国现在还不是一个世界强国)……怎样能够证明某些已经发生的事实是正确的,或者就此而言是错误的呢?

7、一位把科学哲学应用到事实研究中的历史学家”。维柯把il certo(实际上是正确的东西)与il vero(事实)作了区分;il certo是意识(coscienza)的可能目的,特别是关于个人的;il vero则是科学(scienza)的目的,是有关普通的或一般的。

8、坚持说,“历史中的客观性不依靠于也不能依靠于某些固定的、不可转移的当下存在的判断标准,只能依靠将来积累的、随着历史前进经常进化的那种标准。只有当历史在过去与未来之间建立起一种持续不断的连贯时,才获得意义与客观性。”很显然,当卡尔完成《历史是什么?》之后,历史的客观性问题仍一直在困扰着他。在笔记中,他虽然摈弃“绝对的、永恒的客观性”为“一种不真实的抽象”,但仍写道,“根据一些为历史学家所接受的客观性原则或客观性标准,历史要求对过去的事实进行选择和整理,这必定包括解释的因素。没有这种因素,过去会衰减为一堆大量的、孤立的、毫无意义的事件,历史也就根本无从写起”。

9、假设如果是不可能测试的结论,这种假设就没有意义,也不能维持下去(自然选择)。

10、就像培根在那篇《论革新》(On Innovations)中所说:“固执地保守习俗就像革新习俗一样会引起骚动。”就像保守的代价主要是由基本无权的人承担一样,革新的代价主要是由被剥夺权利的人来承担。

11、每一种语言似乎都要求这个词语表示真理,不仅是事实的陈述,价值的判断,而且包含这两种因素。上个星期我去了伦敦,这或许是个事实。不过,通常情况下你或许不会把这称为真理:它没有包含任何有价值的内容。另一方面,当美国的奠基者在独立宣言中把所有人生而平等当作是不言自明的真理时,你或许会感觉到这一说法所包含的价值内容远远超过了事实内容,也正因为这个理由,你或许对这个说法被当作真理的正当性而提出质疑。在这两极之间的某个地方——没有价值的事实北极和仍在不断努力想把自己变为事实的价值判断南极——存在历史真理的王国。就像我在第一讲中说的,历史学家是在事实与解释之间、事实与价值之间获得平衡的。他不能隔离这两者。在一个静止的世界里,你或许不得不宣布事实与价值之间的分离。但是,历史在一个静止的世界里是毫无意义的。历史,就其本质而言是变化、运动,或者——假如你对老派的词语不吹毛求疵的话——是进步。

12、现代世界的变化就在于人的自我意识的发展,这一说法或许是笛卡儿首倡其说的,他首先把人的地位确立为一种生命,不仅能够思考而且能够就自己的思想进行思考,能在进行观察时观察他自己,因而人便同时是思想和观察的主体和客体。

0
《历史是什么?》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