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第三版)(第一卷) 6.9分
读书笔记 秦汉文学绪论
苏知

<原文开始>绪论 秦始皇统一中国,结束了诸侯纷争的局面,文学也随之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秦汉是中国文学上古期的第二段。 然而,大一统中央集权国家的建立,并没有给文学的发展带来生机,相反,由于秦王朝实行极端的文化专制政策,文学创作空前冷落。再加上秦朝时间短暂,所以流传下来的文学作品屈指可数1。由吕不韦门客集体撰写的《吕氏春秋》成书于秦王政八年(前239),这部著作体系完整,广泛吸收诸子百家的观点,客观上反映了战国末年即将实现国家统一的历史趋势。 秦代唯一有作品流传下来的文人是李斯,他的《谏逐客书》铺陈排比纵横议论,逻辑性强,富有文采。记载秦始皇巡游封禅的刻石铭文也多出自李斯之手,除《琅邪台》铭文外,都是三句一韵的诗体,质实雄壮,对后世碑铭文有影响。 两汉王朝总共四百余年,是中国历史上的昌盛时期。汉代统治者认真总结秦朝迅速覆灭的历史教训,虽然在政治体制上沿袭秦朝,但在文化政策上有较大调整,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文学发展的措施;加之国力增强,社会进步,汉代文学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局面。无论是作家的文学素养,还是文学作品的数量和种类、思想深度和艺术水平都很值得注意。汉代文学在价值取向、审美风尚、文体样式等诸多方面为后世树立了典范。 第一节汉代作家群体的生成 校理、解解读文学典籍的时尚 献纳辞赋的风气乐府、 东观、鸿都门学的设立游学游宦的兴盛 战国时期以屈原为代表的楚地作家的出现,产生了一批把文学创作当做生命寄托以实现人生价值的文人。文坛在经历了秦代和汉初的沉寂之后,到西汉文帝和景帝时期作家群体再度生成,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生生不已,人才辈出。 作家群体的生成是一个动态的过程,需要多方面的条件,汉代社会为作家群体的持续生成提供了适宜的气候和土壤。 汉代的官学和私学都以讲授儒家经典 五经为主,其中就有《诗经》这部文学作品。因此,师生在通读五经的过程中,自然受到文学方面的熏陶,提高自身的文学素养。事实上,汉代士人的阅读范围并不限于五经,而是广泛得多,尤其是解读辞赋的社会风尚,对汉代作家群体的生成起到催化作用。西汉时期,解读楚辞是一种专门学问。严助向武帝推荐他的同乡朱买臣,召见,说《春秋》,言楚词,帝甚说之,拜买臣为中大夫,与严助俱侍中”(《汉书·朱买臣传》)。朱买臣同时向汉武帝讲解《春秋》和楚辞,因此得到提拔。武帝还令淮南王刘安为《离骚》作注解:“初,安入朝,献所作《内篇》,新出,上爱秘之,使为《离骚》传。(《(汉书·淮南王传》)宣帝修武帝故事“征能为楚辞九江被公,召见诵读”。汉赋和楚辞有很深的渊源关系,这种新文体确立之后,也和楚辞一样成为士人贵族的诵读物。汉宣帝时还有过这样的事情:王褒等人用诵读奇文及自己作品的方法为宣帝的太子、亦即后来的元帝治病解闷,其中的奇文当有楚辞类作品。这种精神疗法效果明显,不但太子得以康复,而且经他倡导在后宫形成了通读王褒赋的风气(事见《汉书·王褒传》)。到了东汉时期,人们通读辞赋的兴趣依然很浓,就连贵族妇女也主动参与(3),出现了像王逸《楚辞章句》这样的专门著作。通读辞赋在汉代是种高雅的活动,是士人文化素养的标志。虽然诵读辞赋者并非都成为辞赋作家,但汉代许多人确实是从诵读辞赋开始而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扬雄少而好学,“顾尝好辞赋”(《汉书·扬雄传》),他通读屈原的《离骚》、司马相如的赋,并且加以摹拟,他本人也成了汉代重要的作家。王逸著《楚辞章句》行于世,他还创作诗赋等作品多篇。汉代解读辞赋的社会风尚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作家,因此,汉代的文人也以辞赋家居多。 西汉末年,刘向、刘歆父子校理群书,不仅在古典文献学方面成就卓著,对文学的发展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汉代采用推荐和考试相结合的办法录用人才,为作家群体的生成提供了许多机遇。西汉朝廷诏举贤良方正,州郡举孝廉、秀才,东汉又增加敦朴、有道、贤能、直言、独行、高节、质直、清白等科目,广泛搜罗人才。两汉选拔人才注重学问品行,也注意到对有文学创作才能者的录用,许多作家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主要并不是他们经通行修,而是在于他们的文才。汉代不仅中央朝廷、诸侯王,甚至有些身居要职的外戚都以文才取士。尽管以文才录士在两两汉用人制度中并不居于主导地位,而仅是一种补充手段,但它对两汉作家群体的生成起到了推动作用。 汉初以招致文士闻名的诸侯王有吴王刘濞、梁孝王刘武、准南王刘安。“汉兴,高祖王兄子濞于吴,招致天下之娱游子弟,枚乘、邹阳、严夫子之徒兴于文、景之际。”(《汉书·地理志》)投奔吴王刘濞门下的文土有枚乘、邹阳、严忌(庄忌),他们都擅长辞赋。后来吴王谋反,枚乘、邹阳等人见刘海不听动谏,一意孤行,就离开吴地而投奔梁孝王。梁孝王待他们为上宾,司马相如也弃官前往梁国,宾主相得,过着文酒高会的生活。参加梁园唱和的文人还有羊胜、路乔如、公孙诡、韩安国等。“而准南王安亦都寿春,招宾客著书。”(《汉书·地理志》)流传下来的《准南子》就是出自刘安的宾客之手。汉书·艺文志》著录准南王赋82篇,准南王群臣赋44篇。显然,准南王群臣不但著书立说,而且还是一个从事辞赋创作的群体。汉初几位诸侯王以文才取士,聚集在他们周围的辞赋家则是以文会友,他们置酒高会,游赏唱和,汉初作家群体首先在几位诸侯王那里生成。 西汉武、宣、元、成诸帝都是文学爱好者,其中武帝还有诗赋传世。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他们出于本身的兴趣,大量招揽文士,许多人就是因为有文才而得以在朝廷任职。因擅长文章辞赋而被录用的著名作家,武帝朝有司马相 如、东方朔朔、枚皋,宣帝朝有王褒,成帝朝有扬雄等。有些人虽然不是靠文学 创作才能而进入仕途,但是,他们成为朝廷命官之后,在天子的倡导下也加入 了辞赋创作的行列。自武帝起,创作辞赋成为西汉朝廷一大雅事,许多高官显 宦都参与其间,由此形成了向天子进献辞赋的制度。东汉光武帝、明帝都不好 辞赋,但是,兴起于西汉的进献辞赋之风依然在东汉延续,基本上保持了它的 连贯性,许多文人就是因文才出众而备受青睐“。 东汉政权长期被外戚把持,那些身居显位的外戚大量招纳宾客,东汉许多 著名作家都当过他们的幕僚。杜笃曾任车騎将军马防的从事中郎,战殁于射姑 山;傅毅任军司马,马防以师友之礼待之(《后汉书·文苑列传》)。马融先后 依附大将军邓鹭、梁冀(《后汉书·马融列传》)。在那些显赫的外威中,窦宪 网罗的文人最多,“永元元年,车骑将军窦宪复请毅为主记室,崔为主簿。及 宪迁大将军,复以毅为司马,班固为中护军。宪府文章之盛,冠于当世 (《后汉书·文苑列传》)。当时几位著名作家都在窦宪幕府供职,成为历史上 件盛事。 汉代诸侯王、天子和外成对文人的招纳任用,对广大士人具有很强的号召 力,使得他们把文学创作当成博取功名的一种手段,并借助上层贵族的权势而 聚集起来。汉代作家群体的持续生成,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此。 两汉某些文化机构的设立,为稳定已经生成的作家群体发挥了积极作用。乐府是西汉长期设置的机关,它的职能是搜集各地的歌谣乐曲,同时也组织文 人创作诗歌,司马相如等几十名作家曾经为乐府写过诗赋。后汉的洛阳东观也是文人荟萃之处,许多著名作家曾在那里供职。东观是文人向往的地方,“是时学者称东观为老氏臧室、道家蓬菜l山”(《后汉书·窦融列传》)。东观任职人员的主要工作是校雠雠经书,不过,既然众多作家汇集在一起,当然少不了诗文唱和之类的活动。鸿都门学是灵帝光和元年(178)在洛阳设立的皇家学校,专门学习辞赋书画。学生由州郡选送,一度多达千人。灵帝下诏,为在鸿都门就学的乐松、江览等32人图像立赞,用以激励学者。这种专门培养文学和艺术人才的学校,在历史上是首创,是汉代文学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3)。 汉代时断时续的游宦风气,也为作家群体的生成注入了活力。西汉早期文士的游宦活动主要是在诸侯王之间进行的。武帝朝至东汉初期,游宦之风稍衰。东汉中、后期,游宦又成为社会时尚。“自和、安之后,世务游宦,当途者更相荐引。”(《后汉书·王符列传》)有些文人通过游宦进入仕途,相当一部分成为侍从文人、幕僚文人。而那些不能入仕的文人则是大量的,绝大多数没有留下自己的姓名,他们或滞留太学,或穷居野处,和侍从文人、幕僚文人鼎足而立,是汉代作家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0
《中国文学史(第三版)(第一卷)》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