痖弦诗集 8.1分
读书笔记 卷之五 侧面
墨镜
坤伶
十六岁她的名字便流落在城里
一种凄然的韵律
那杏仁色的双臂应由宦官来守卫
小小的髻儿啊清朝人为她心碎
是玉堂春吧
(夜夜满园子嗑瓜子儿的脸!)
“苦啊~~~”
双手放在枷里的她
有人说
在佳木斯曾跟一个白俄军官混过
一种凄然的韵律
每个妇人诅咒她在每个城里
一九六〇年八月二十六日

想起《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0
《痖弦诗集》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