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治与教育 8.5分
读书笔记 9
予秋

”社会学家埃吕(J. Ellul)称这是极权对国民教育和宣传的最诡异的发明。它把有异端思想的人放到“民主讨论会”或“批评与自我批评会”这样的组织化环境中,逼迫他承认自己的错误,用他自己的嘴巴说出强迫他检查的人是多么正确,对他的教育又是多么及时”(YU天朝所谓第三的大学里的某些教授正在做这样的事,上帝啊,你睁开眼看看吧,看看被欺压的可怜的人们)

9“公民教育与国民教育有相互重叠的部分,也有相互区分的部分。国民教育和公民教育对于所有国家及社会来说,都有维护和复制有秩序,支持政府权威和引导民众遵守法纪的再生作用。但在民主国家里,在现有秩序再生作用以外,公民教育还起到国民教育难以起到的重建作用。重建既是更新,也是再造。它依靠公民社会的创制力,而不是自上而下的指令,有效地在社会中产生先前缺乏的积极价值因素和新的公民社会共识”(YU可用于复合材料与超材料的交叠部分说明)

199"只有让人与人相互监督和平衡,以权力制衡权力,以利益制衡利益,才有望形成人的秩序“。。起作用的是与之制衡的别人的欲望,利益和权力。。国家和社会腐败无一例外都是从政府权力的专制和败坏开始的“

206”只有当一个可以合情合理地相信别人会守住他们的盟约承诺时,只有在这个条件下,他才有义务守住自己的承诺。任何人都没有义务在履行承诺会受害的情况下,还坚守承诺“

0
《统治与教育》的全部笔记 2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