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的犹太民族 7.6分
读书笔记 第339页
timeregister
在北美和欧洲形成的自由民主政体都是民族政体,它们在其早期阶段都远非完美。一些政体没有把选举权扩展到妇女;其他一些政体中,选举权的年龄则被设定得很高。在一些国家,某些社会群体有两倍的选票权。“族群的”和“非族群”的民族国家都缓慢地、平等地把选举权扩展到它们的所有居民。但与存在于古希腊世界中的少数民主政体不同,现代民主政体诞生时都带有着独特的胎记:普遍的张力支配着它们的进步,迫使它们朝着不断提升的公民平等,并在民族国家的疆域内践履公民平等的方向前进。“人”——个在古代世界中从未被完全理解的范畴——作为一个关键术语,与“公民”、“民族”和“国家”一起加入现代政治的核心话语中。这样,对于任何想成为民主政体的国家来说,一起生活在公民社会中所有人都拥有独立自主和平等,就成了最低要求。同时,正如权力分立和独立的司法制度一样,对个体和少数派群体权利与自由的保障程度表明了一个民主政体的自由品质。

0
《虚构的犹太民族》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