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保尔家书 8.5分
读书笔记 第19页
Phoebe
我关于政府机关的服务和程序的想法,明天重复今天,日复一日,没有人感兴趣。
精神紧张的时候,哲学显得空洞,起不到什么安慰作用。
实际上我又开始看书了。我打算彻底理通十九世纪的小说,开始为明年做准备。我读了巴特勒的书;但觉得还不及毛姆的《人性的枷锁》一半好。书的结构太笨拙,巴特勒太注重表现宗教冲突了。他太想证明他的遗传理论。我接着读了简·奥斯汀的小说。我可是久闻她的大名。我去图书馆借了《爱玛》。莫妮卡·狄更斯写的序,说这是奥斯汀最好的作品。老实说,这篇序比小说本身写得好。我觉得简·奥斯汀根本上是一个专为女性读者写作的作家。她若是生活在我们的时代,毫无疑问会成为女性报刊的领军作家。她的小说让我觉得无趣,尽是家长里短,女性读者会很喜欢。当然,辞藻很优美。但是作品本身,除了通篇说长道短外,雕饰过多,华而不实。

所知对简·奥斯汀看不上眼的男性还有傅雷。

我一直羡慕别人能在享乐之后把那乐趣抛到一边。
创作小说的时候最好多读好小说,优秀的创作离不开良好的阅读。(西帕萨德)
不要害怕成为一名艺术家。D.H.劳伦斯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艺术家;总之,眼下你应该像劳伦斯那样想。谨记他常说的话:“为自己而艺术。我想写才写,不想写就不写。”......多年前,我还是个十四五岁的男孩,跟你现在一样:渴望创作,但写出来的东西空洞乏味......完全是在努力编造,因为我写的或者说我尝试写的东西毫无血肉。我写的故事在生活中没有映照。我现在知道了,如果我写拉普奇,在写的那一刻我就是拉普奇。因此我必须对拉普奇了如指掌,把自己变成拉普奇。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完全是我;但也完全是我笔下的人物。我以为这就是人格化,就像演员们所做的。我觉得这是触及事物核心的秘诀。你意识到自己缺乏这种才能本身就说明你努力的方向没有错。
想得出才能写得好。在创作小说的时候,作者必须设身处地想角色所想。
这些不务正业之举正是大学教育的精华所在。
在我看来,关键不在于这些人的外在,而在于他们可以召唤出另一个自我。他们可以让自己沉浸于某种精神状态之中,这种状态让他们创作出作品。

0
《奈保尔家书》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