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城录注译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卷四 德安守御录下 李横寇德安六十五日引去
北溟客

(李横)只拥驱掳到老少妇女,搬运草、木、砖、石填壕,并不顾城上箭炮打杀。若是打杀近上首领并亲近正贼,即驮背或舁去窖埋;若是打杀驱掳人并已下人,即时剐肉食用。其壕相近填满,方再以土傅城。城上人并射火箭在所填草木上,偶值风顺,其贼众向前打扑不及,被火烧著,两三昼夜尚未烧尽。其贼又只用砖石并土,相兼再填。又两三日,相近填满。其老少妇女死损外,见存无几,兼近城脚,难向前来。遂选壮健人与正贼牙兵相兼,以布袋盛土走奔向前来,并皮袋撇下,急走回去。其搬运填壕,并定炮、拽炮,及城下往来之贼,中箭并炮,前后死损甚多。其贼渐窘,少阙粮食,襄、邓、随、郢四郡界内人田种,万无一二,回去亦难得食,打劫已遍,并无可劫。除正贼近上甲头人有些装著,余人并蓝缕,惟指望打城后为饱暖之计。所以其贼攻城,亦不惜他人命,用意坚确,不肯轻退。八月十五日,宣抚使司送到襄、邓、随、郢州镇抚使司书写机宜文字谭宪公文称:朝廷已差李横充襄、邓、随、郢州镇抚使。又将谭宪文字付李横照验。横言:“便是朝廷差我做镇抚使,教我去那里吃著甚底?我也不能做得他镇抚使,我待打城破后相度。”

-------------------------------------------------------------------------------------------------

都什么玩意儿。。怪不得绍兴三年高低不肯当岳飞部下。估计是怕入了岳飞指挥以后拘束太严没快活日子过了。

不过篇记载和要录会编的相关记载里都没怎么提李道。估计李道是一开始合了兵后来又溜了或者在阵后晃悠了。总之以李道的为人应该不会干这么损的事情。

当然陈规大爷其实也够狠的。。结合要录里陈规在城上因李横一语杀赵彪的记载,只能感慨真是慈不掌兵。。。杀红了眼谁能讲究那么多,确保不出岔子是第一位的。

0
《守城录注译》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