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湮没的历史重现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台湾的东南亚研究
之龢
‘东南亚’一词,作为一个政治、地理和历史概念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才出现,且被学术界广泛采用的。它是对这次战争中一个军事单位名称的沿袭。原来,在二战中,它是英国蒙巴顿将军统辖下的一个盟军战区,它既不是一个政治单位,也不是一个文化单位,而是一个盟军作战的军事地域。东南亚一词是被移入学术界不过四十多年,历史短暂。尽管如此,这并不等于说这个新出现的名称所包含的地区的历史也是如此短暂。事实上,在此之前很久,我国就用不同的名称来称呼这个地区,而且一直是一个地域的整体。我国古代称它为南海,在古代典籍中早就使用这个名称。但我国何时知有南海并记之于史籍呢?王庸在《四海通考》中写道:‘中国在何时始知有南海,则不可得知,而禹贡之所谓南海者,仍属一悬而未决之问题耳!及秦始皇三十三年发诸亡逋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史记·始皇本记【本纪】),中国疆域始实达于南海矣’![1]汉刘熙《释名·释州国》载:‘南海,在海南也,宜言海南,欲同四海名,故言南海也。’[2]晋张华《博物志》亦称:‘昔唐尧以天子让于虞,三苗之民非之,帝杀,有苗之民叛,浮入南海,为三苗国。’又说:‘南海外有鲛人,所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3]在晋、唐以来的史籍中,南海之名,不绝于书。当时的南海,其地域所指为今日中国南海的南部和西部等地。历史上所谓南海诸藩国,即这个地域内的诸小王国。南海后又分为东洋与西洋,何时有此区分,台湾学者大多主张在明代,认为明代有东西洋之称;至于以何地作为东西洋分野的界标,即使在台湾学者中意见也不尽一致,其中以文莱一说较为突出。这种意见的主张者征引《东西洋考》、《明史》及马欢‘纪行诗’的记载为据,支持自己的说法。张燮《东西洋考》东洋列国考的文莱条内称:‘文莱,即婆罗国,东洋尽处,西洋所自起也。’[4]《明史》所载类同。马欢‘纪行诗’云:‘婆罗,又名文莱。东洋尽处,西洋所自起也。’[5]亦大体相同。照此说法,东西洋之分以文莱为界,文莱以东为东洋,以西为西洋。郑和七使南海,均在文莱以西,故俗称‘三保太监下西洋’。[6]尽管台湾学者有自己的见解,但他们也很尊重大陆学者的意见,在此问题上,他们征引冯承钧的说法:‘今之所谓南洋,包括明代之东西洋而言,东西洋之称,似首见《岛夷志略著录》,然至明代始盛行。大致以马来半岛与苏门答剌以西,质言之,今之印度洋为西洋,以东为东洋,昔日大食人亦以此两地为印度与中国之分界。然在元以前则概名之曰南海或西南海。’[7]台湾学者与冯承钧先生的分歧之点在于:东西洋之分,前者认为在明代,后者则主张在元代;至于东西洋分野的地点,前者以文莱为界标,后者确认的界标则是马来半岛与苏门答腊,地域更为广泛。虽说看法不尽相同,但台湾学者又在冯氏意见的基础上,逐渐修正自己的某些看法,使之相互接近。比如,既然冯氏说东西洋之称似首见《岛夷志略》,台湾学者就以此为出发点进行阐述。《岛夷志略》一书作者汪大渊为元代人,书中的地志有十一条提及‘东洋’或‘西洋’。这不就给冯氏的说法提供了依据么?从该书中可以看出,是以爪哇和苏门答腊的水域为当时东西洋之分的界标的。这样,冯氏的见解得到了应有的尊重。最后,综合各方意见,得出的结论是:‘今日的东南亚,大部分概括在东洋的范围,至于印度乃至郑和的宝船所及的红海、东非,均属于所谓西洋的范围。’[8]
[1]【原著注释4,漏录】
[2] 【原著注释5,漏录】
[3] 【原著注释4,漏录】
[4] 张燮《东西洋考》卷5。
[5] 《明史》卷323。
[6] 陈水逢编著:《东南亚各国略史与现势》,台湾商务印书馆1969年版,第2页;并张奕善著《东南史研究论集》第3页。
[7] 冯承钧:《中国南洋交通史》序例,第1页。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
[8] 张奕善:《东南亚史研究论集》第4页。
0
《让湮没的历史重现》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