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湮没的历史重现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冷战后东盟国家的军事战略调整及其发展趋势
之龢
在安全领域,东盟借助大国力量平衡中国的倾向较为明显。日本有报刊指出,东盟大国平衡外交的实质,‘主要是对中国的关系,即利用美、日、俄三个区域大国来牵制中国’。[1]东盟渴望主导地位而又苦于力量不足,既对外力介入保持警惕,又向西方大国靠拢和依赖。区域外大国的插手,势必加剧地区安全的不稳定性,使南海问题有国际化的危险。目前,相关国家军事力量云集南海周边,军队布防点犬牙交错,给南海安全带来了不确定性。
联盟内国家加强联防或凭借地区外大国的支持,不断增强应付突发事件的军事能力,这种趋势也不容忽视。在平衡的框架内,东盟各国既追求最大限度的安全,同时又感到仍时时面临着威胁。为摆脱威胁和应付由此产生的突发事件,一是加强东盟内国家的联防,二是借外力增强自己。这样的举动,近年频频发生。东盟各国之间,各国与英、澳、法、俄、印等国之间分别签订有双边军事合作协定。它们欢迎美国在亚太地区保持10万驻军,还积极引进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军事力量以增强自身的实力。频繁的军事演习把东盟同一些地区外大国在军事上联结在一起。1995年,仅东盟各国与美军进行的双边或多边联合军事演习就多达29次。近年来,联合军事演习更有增加的势头。美泰之间一年一度的‘金色眼镜蛇’军事演习已经固定下来。菲国会于1999年5月27日通过菲美‘访问部队协定’,恢复一度中断的菲美联合军事演习。文莱也时而与美军联合进行类似的演习。特别是,马来西亚、新加坡非常注重保持发展与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的‘五国联防’军事同盟关系,并经常举行五国联合军事大演习。1999年8月28日至9月9日,在南海举行的五国海空大演习,共出动战舰32艘、潜艇2艘、战机60架、士兵4000人,规模庞大。越南也表明了将金兰湾重新向美俄开放的意向。美越已就美军重新使用金兰湾海军基地进行磋商,越南甚至已允诺俄军驻扎和使用金兰湾。这些举动无一不是向世人表明,借助外力,东盟各国有对付可能出现的各种威胁及由此发生的突发事件的能力。而且,随着自身力量的加强和外部势力卷入的加深,这种能力会越来越增强。
[1] 《日本产经新闻》1996年7月20日。
0
《让湮没的历史重现》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