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湮没的历史重现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冷战后东盟国家的军事战略调整及其发展趋势
之龢
调整以后的东盟国家军事战略在新的世纪到来之后特别是最近5—10年将如何发展,这是人们关注的又一个问题。人们力图把握其发现趋势是为了从容地应对。东盟国家在90年代提出并实施的军事战略调整是这个时期全球安全形势尤其是本地区安全形势的产物,它的基本框架和实质内容会继续得到贯彻和实施,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但它会根据世界和地区战略态势、军事力量对比和安全环境的变化,强调军事战略框架内的某些重点,或赋予某些从本国或地区利益出发的新内容,但不会越出原有的框架。
继续坚持大国平衡,但却有所倚重,倚重某个或某些大国去应对乃至遏制某个(或两个)大国,此种趋势将会愈来愈显现出来。谋求大国力量平衡是东盟各国多年来坚持的政策。冷战结束后,世界为实施这一政策提供了更为广泛的空间,使东盟各国自如地在这个地区周旋于各大国之间,它完全可以根据自身的需要实施大国平衡,以谋求自身的利益。东盟国家随着经济的崛起和自身的发展壮大,使它参与地区事务的自信心不断增长,对待大国的态度也随之由被动以来转变为主动平衡和利用,而大国在亚太地区的相互制约和相对收缩态势为东盟‘平衡大国’战略的实施提供了可能。就目前而言,美、中、日、俄四大国之间的战略关系还没有完全定型,各种矛盾依然错综复杂,各种力量相互制衡。东盟认识到在亚太地区新旧格局转换过程中,大国关系的调整作最终定位还需时日,如果充分利用这一‘时间差’在大国之间纵横捭阖,积极发挥协调、引导作用,则容易被有关大国所接受,有利于东盟谋求独立的特殊地位。东盟正是抓住了这样的历史机遇,一改冷战时期追随美国的外交政策,积极主动地利用大国力量在东南亚的卷入和相互制约以实现自己的最大利益,迅速崛起为亚太地区一支引人注目的新的战略力量。
冷战结束后,东盟各国普遍对东南亚地区可能出现的‘军事真空’感到不安,促使东盟各国重新思考本地区的安全命运,重新认识地区安全的依靠力量和保障环境。东南亚金融危机进一步导致了东盟与大国关系的变化,即从警惕美日到重新依赖美日,试图建立地区主导下的大国制衡机制,这也正是东盟国家军事战略调整应予关注的发展趋势。后冷战时代,东盟与美国的关系一直处于调整的过程中,美国仍然在该地区占有重要地位,东盟也仍然欢迎美国在该地区扮演重要角色,只是希望美国从军事霸主仅仅成为一支制衡力量。‘东盟国家把美国看作是抗衡中国和日本,确保这两国之间的任何对立情绪不致失控的非常重要的力量,它们急于确保美国不会退出。’[1]李光耀认为,‘亚太是大国利益交织的地区,只有保持大国的力量对比的均衡,才能有效地维护亚太的安全与稳定,而美国继续留在亚太是建立大国均衡的关键。’[2]越南欢迎美国在东南亚驻军,认为‘美国在这一地区保持多种形式的存在,是该地区对华关系的稳定因素’。[3]鉴于金融危机使东盟一些国家的军事扩张计划落空,东盟欢迎美国对东南亚地区安全提供‘保护’。菲律宾支持日美加强防卫合作,欢迎美国扩大在亚洲地区的军事存在,明确表示:‘由于菲律宾的军事现代化因经济危机的影响而落后,与超级大国美国在安全保障方面加强关系是明智的选择。’[4]1998年2月,菲律宾与美国签署了一项名为‘访问部队协定’的军事合作协定,为美军重返菲律宾提供方便。菲律宾总统埃斯特拉达称,菲外部防御目前仍需依赖美国。[5]
[1] 《芝加哥论坛报》1993年5月20日。
[2] 马勇:《李光耀的美国观》,载《东南亚》1996年第4期。
[3] 许梅:《浅析美越建交的主要动因》,载《东南亚研究》1996年第3期。
[4] 菲律宾前总统埃斯特拉达语,见《日本产经新闻》1999年4月17日。
[5] 《菲美签署‘访问部队协定’的背景和意图》,载《国际资料信息》1999年第4期。
0
《让湮没的历史重现》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