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智商 8.2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孤独の観測者

1、理性思考,意味着树立恰当的目标,基于目标和信念采取恰当的行动,以及持有与可得证据相符合的信念。

2、保罗斯在他那本引人入胜的书里,对那些使他违背了所有健康投资策略(比如分散投资)的心理状态进行了反思。他并不介意告诉我们,作为一个聪明人,他的行为非常愚蠢(他说,“即使到了现在,一想到股票我就会发疯”)。

3、大卫·丹比和约翰·阿伦·保罗斯都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内,不断地做出带来了灾难性后果的行为。不管是语言认知能力(丹比)还是数学认知能力(保罗斯),似乎都没帮上什么忙。丹比和保罗斯生动地展示了什么叫聪明人做蠢事,而我们也都会因这种事而感到惊讶。我们诧异于医生在金融投机中输掉所有的积蓄,也为受过训练的科学家信仰神创论而感到震惊。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会去墨西哥找赤脚医生看病,而不选择经过科学检验的医疗方法。我们迷惑于有些大学历史教授否认犹太人大屠杀,也为在高中当老师的邻居想拉我们做传销而大为吃惊。简而言之,我们认为聪明人相信荒谬之事或做出糟糕的决策是非常矛盾的事情。

4、所谓属性替代是指使用容易衡量的特质来替代较难衡量的特质,时常以牺牲准确率为代价。比如说,认知吝啬鬼会用回忆起来毫不费力的鲜活记忆或者最突出的属性,替代那些需要费力获取的事实。

5、理性思维其他方面的情况也与之相似。例如,人们会过度受到形象鲜活但不具代表性的个人证言的影响,而面对更为精准的统计学数字证据时却不为所动,这是非理性判断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我们对此类情境进行了大量研究,发现具有积极、开放思维倾向的人,会倾向于依赖统计证据,而非证言证据。值得注意的是,在控制了智力水平的影响之后,这种相关性依然存在。对多种理性思维倾向进行研究后,都发现了类似的规律。

6、在一项研究中,我和玛吉·托普莱克让被试就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收集论据(是否应该允许人贩卖自己的活体器官?)。与此同时,我们测量了被试对此事件的态度立场。结果发现,被试的论据收集情况严重受到我方立场偏差的影响(人们倾向于为自己所支持的观点提供更多的论据)。不过,我方立场偏差的程度与认知能力之间毫无关联。

7、如果使用现有的量表和实验任务对布什总统的理性思维进行试估,结果可能是这样的:过度自信、低典型性智力投入、低经验开放性、高信念固着、高确认偏见、高度相信直觉、高冲动性、高片面思维、低认知需求、不进行反事实思维、把信念当作私有物(高信念认同)、高认知闭合需求、低思维灵活性。

8、如果在丛林中遇到雄狮,当我那擅长内省、凡事深思熟虑的祖先还在思考接下来该做何反应时,恐已成为狮子的腹中午餐。但是,他那不假思索迅速逃命的表哥却得以幸存……很多证据表明,我们人类远远没有自认为的那样遇事都会进行审慎思考。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黑天鹅》,

9、实际上,所有动物在严酷的自然选择法则重压之下,都愚蠢到只残留了可以快速逃生的智能。

10、过度自信、对随机事件的过度反应以及短视损失厌恶,是已被广泛接受的用于解释个人金融领域不良行为的理论。

11、大脑有两个特征致使人类不够理性。一个是处理信息方面的缺陷,另一个是内容缺陷。对于这两种认知缺陷,智力均未提供让人类能够不受影响的免疫力。

12、进化为何没有将人类塑造为完全理性人?理性是基于“最大化原则”进行定义的(以工具理性为例,使行为的预期收益最大化)。而自然选择是基于“更好”原则。正如理查德·道金斯所说:“自然选择从当前可用选项中选出那个‘更好的’方案……进化塑造的动物并非是完美设计方案的成果,也并非差强人意的无奈选择,而是历史变更过程中同时期诸多选项中那个更为适宜的选择”(1982)。简单来讲,进化论中变异与选择性保留的逻辑是基于一个生物相对于另一生物体的繁殖优势来说的,而非基于某一个特征的完美优化(包括理性)。有一种说法认为,进化应该被描述为幸存的“适应者”,而不是优胜劣汰后的“最佳选择”。

13、信仰形成机制并非以最大化保存事实为原则的另一个原因是“相对比一个需要深思熟虑、证据确凿才能做出的判断来说,胆小甚微、风险厌恶的推论策略,即基于少许的证据快速得出即将身临大敌的结论,通常会带来较多的错误信念,较少的真实信念。然而,自然选择却钟爱这种不可靠、易出错、风险厌恶的策略。因为自然选择毫不在乎事实与真相,它只关心是否能够繁殖成功。”(Stich,1990)

14、概率思维、逻辑、科学推理等理性工具,通常是个体没有完全掌握或是根本没有注意到的心智程序。由于未掌握某些心智程序而导致的不理性,我将其称为“心智程序缺陷”。

15、大脑在使用认知资源时极为吝啬,喜欢走捷径,我们简称之为“认知吝啬鬼”。人类在大多数时候都是认知吝啬鬼。认知吝啬鬼常常致使我们深陷不理性的泥潭,严重阻碍我们实现目标与理想。 提高理性有两条途径,第一条途径是避免先天的信息加工缺陷(即认知吝啬鬼),第二条途径是给自己大脑安装好的心智程序,抵制坏的心智程序。

16、人类大脑所遵循的准则是:能不用,则不用,该用脑时也不用。 ——大卫·赫尔,《科学与选择:生物进化与科学哲学论文集》,2001

17、完全析取推理是指面临诸多选项做出决策时,或是在推理任务中选出最佳问题解决方案时,对所有可能性及其结果进行分析、采择的思维过程。

18、我们也许会认为高智商群体在这一类需要使用析取推理的问题上会表现得优秀很多,其实,在没有明确告知需要使用析取推理的情况下,高智商人群采用这种推理方式的可能性和普通人相差无几。

19、卡尼曼和弗莱德里克为我们揭示了认知吝啬鬼的惯用伎俩,即属性替换。当人们需要评估属性A时,却发现评估属性B更容易一些(A与B之间存在一定的关系),于是就改为评估属性B。简单来说,属性替换就是用简单的问题取代难题。

20、如果一个事件的结果集合中,包含另一个事件的所有结果,两者之间即是支配关系。当人们对较小结果集合的估值或概率估计高于较大结果集合时,就是违反了支配关系原则。

21、我们不能因为启发式加工在98%的情况下都可以得到一个足够接近的结果,就放弃对其做审慎的分析,因为剩下的2%可能是会扭转我们人生的关键事件。这一观点来自《货币》(Money Magazine)杂志对一位共同基金领域的领导者拉夫·瓦格纳所做的访谈。瓦格纳在访谈中说:“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99%的事情,我将他们归于‘洗熨衣服类决策’,是指一些我们必须完成,并且没有机会比其他人完成得更好,且没有什么太大价值的事情。我们偶尔会做出一些给生活带来巨大改变的事情,比如决定结婚、生子,或者如果你是一个投资者,你买了一只价值翻了20倍的股票。也就是说,我们的生活是被为数不多的事情所掌控的。”

22、依赖于锚定的启发式加工在很多重要的情境中都会产生影响,比如司法判决。在人身伤害案件中,原告所要求的赔偿金额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法官对案件的判决以及原告最终获得的赔偿数。另外,统计数据表明,检方提起公诉的罪名也会影响到法官的保释决定。看来,大法官们也是认知吝啬鬼,他们屈服于简单的启发式加工,以减轻自己的认知负担。

23、简而言之,极端的认知吝啬鬼全然没有“独立之思想”,决定他们的心智如何加工信息的是眼下最生动的刺激、最唾手可得的信息或是最与众不同的线索。

24、在认知科学领域,人们往往会对本质相同但表面看起来不同的问题给出不同的答案,这种现象称为“框架效应”。框架效应违背理性的选择。在决策理论的技术性文献中,对这种违背的指责被称作“描述性不变原则”,即人们的选择不应该因为问题的表述方式发生变化而改变。

25、在上述侦测言行不一的实验范式中,我方立场偏差的威力极强。被试的政治立场直接影响了他们能否检出政客的言行不一。

26、人们不仅会心怀偏见地去评价已有的论据,有时还会带着偏见去制造论据。

27、我方立场信息加工不仅会损害我们客观评价证据的能力,对我们产生证据的能力也有负面影响。

28、此时,强大的我方立场偏差效应出现了——当实验结论与被试之前的观点立场不一致时,被试能够发现更多的实验缺陷,而当实验结论与被试自己的观点一致时,这些实验设计缺陷仿佛忽然隐身了一般,被试看不到了。

29、从他人立场考虑问题是一件很耗费认知资源的事情,这一点我们早已熟知。因此,人们不愿意从他人立场出发去考虑问题也情有可原,我方立场信息加工是认知吝啬鬼的基本属性。

30、他们曾经有过驾车时打电话、吃东西、刮胡子或化妆的行为。奇怪的是,同一批被调查者中有75%的人报告说,当他们看到其他驾驶员一边驾车一边吃东西或打电话时,会因此而抓狂和害怕。成千上万的驾驶员过度自信地认为,自己开车时打电话对驾驶行为不会造成干扰。这些“自信”的驾驶员为自己缺乏知识理性所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

31、人们为无意识行为虚构解释理由的倾向,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阻碍认知方式发生改变。因为,只有当人们意识到大脑正在使用自动化子系统时,认知方式才有发生改变的可能。

32、逻辑有效性与既有知识发生冲突的三段论推理可以用于评估一种重要的思维技能,即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专注于理性推理,抵抗加工简单线索的诱惑(甘当认知吝啬鬼的先天倾向)的能力。

33、在有些情境中,人们可以很清楚地意识到多重心智的存在。实际上,个体在不同心智之间挣扎犹豫是这些情境所共有的显著特征。在这些情境中,人们必须抵抗住认知捷径的诱惑。这就好比早上虽然很想赖床,但必须起床做早餐;很想花三美元喝上一杯午后咖啡,但由于本月预算捉襟见肘而必须放弃;减肥期间应该吃胡萝卜作为零食,而非薯条;虽然周末有密歇根-圣母橄榄球对抗赛,但知道自己必须利用周六的时间将车库清理干净;周末有两个聚会邀请,但自己必须为即将到来的期中考试做准备;在赌场给自己定下的止损额度是100美元,现在已经输掉了107美元,实在是该立即收手了,但是……

34、现在,让我们来认真思考一下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制定一条规则,以重新定义“今天吃一块布朗尼蛋糕”这件事情:今天吃一块布朗尼蛋糕,意味着未来的每一天我都会吃一块蛋糕。依据这个规则,事情就很明朗了。“今天吃一块蛋糕”这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情,实际上威胁到了我们的长远减肥大计。如果我吃了这块布朗尼蛋糕,会毁了整个减肥计划。如果能够这样想的话,就放大了吃一块布朗尼蛋糕带来的损失,放大后的损失可以与被高估的强烈即时欲望满足感相抗衡。

35、我们人类是不理性的动物,特别之处在于我们有能力去相信自己大脑构思出来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罗伯特·富格林,《行走于理性的钢丝上》,2003

36、这种情况有可能出现在所有的心智程序中。我们要警惕所有禁止对其进行评价的心智程序。我们需要责问这些心智程序都经过了哪些实证检验和逻辑验证?之所以这么做,为的是通过实证检验或逻辑验证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保证这个心智程序在逻辑上是前后一致的,或者这个模因真实反映了客观世界,因此对我们是有益的。逃避这种关键评估的未经检验的心智程序无法提供这种保证。

37、人们真应该问问那些基于信仰的心智程序,为什么它使我们认知武器库中的利器(如逻辑、理性和科学)纷纷丧失功效,而这些武器在其他领域中却可以运转正常。不过,禁止提问和评价策略是寄生模因组最基本的组成部分。

38、吉尔伯特告诉他的读者:“如果你和大多数人一样的话,那么和大多数人一样,你不知道自己和大多数人一样。”(2006)

39、模因概念帮助认知自我改善的一种方式就是:通过强调信念的传染性,它间接地向很多人(对他们而言,这将是一种新视角)暗示信念的偶发。

40、如果认知吝啬鬼容易受框架影响,对最生动的刺激做出反应,接受给定的默认值,那么世界上任何有能力决定这些因素的人都会影响认知吝啬鬼的行为。或许这么说,事态似乎有点严重。但是,事情也许有积极的一面。是的,控制着我们环境的恶人可能会利用认知吝啬鬼。然而,控制着环境的善良人会帮助我们——使我们避免做出非理性行为,又不必改变认知的基本观点。积极的一面是,对某些认知问题而言,或许改变环境比改变人类更容易些。因为在一个民主国家中,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着我们的环境,我们理应决定重建社会环境,使得环境中的人更加理性。

41、“聪明的人只有被告知要如何做的情况下,才会表现优异。”

0
《超越智商》的全部笔记 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