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社会学同游 9.3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作为个人消遣的社会学
月亮夫人
无论社会工作依据的理论是什么,它都是一种社会“实践”。相反,社会学不是实践,社会学尝试的是理解社会。无疑,社会学的理解对实际工作者有用。就此而言,我们提出这样的主张:更深刻地掌握社会学理论对社会工作者大有裨益,社会学知识可以使他们免于陷入虚构的“潜意识”的深层陷阱,使他们不至于以此出发去解释典型的能明显觉察到的事情,其实这些事情是简单得多的、社会性的事情。社会学理解社会的尝试本身并没有什么固有的、必然会导致社会工作实践的属性,也不存在引向其他实际工作的固有属性。社会学知识既可以推荐给社会工作者,也可以推荐给推销员、护士、福音传道者和从政者。实际上,凡是怀有操控人的目的的人,都可以应用社会学知识,无论其意图是什么,无论当事人想做什么样的道德上的自我辩护。
这样一种社会学观念已然隐现在韦伯的经典言论里,他是社会学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的话大致是:社会学是“价值无涉的”(value-free)。之后我们将会反复回到这一主题,因为在此我们不妨做一点解释。毫无疑问,他所谓的“价值无涉”并不是说社会学家不应该有价值观。无论如何,任何人要生存都不可能没有价值观,当然每个人主张的价值观可能会千差万别。一般地说,社会学家作为公民、个人、宗教团体成员或其他团体成员,都会具有许多价值观念。然而,在他以社会学家身份活动的范围内,他只有一个根本的价值观——做到科学意义上的诚实。当然即使在这一点上,只要他是人,他就免不了要用自己的信念、情感和偏向来盘算和判断。不过,他将这些因素理解为偏见,尽量加以控制,并最大限度地扫除它们对工作的影响。这是他思想训练的一部分。毋庸赘言,根除偏见并不容易,但也并非不可能。社会学家尝试观察问题之所在。对他可能作出的发现,他可能怀有希望,也可能怀有惧怕的心理,但他会排除希望和惧怕并努力了解事情的真相。由此可见,社会学的追求是纯感知的行为,在人性范围内尽可能纯粹的行为。
……
……社会学家就很像间谍。他的职责是尽可能准确地报告某一个社会领域的真相。应该由别人去决定在这个领域采取设呢行动,或者应该由他本人以非社会学家的角色来决定采取什么行动。我们要强调指出,这样说并不意味着,社会学家没有责任考问雇主的目标,也不是说他不必考问雇主用他的知识做什么。然而,这样的考问并不是社会学的考问。他提出的问题和任何人在社会上做任何事情时必须要向自己提出的问题,是完全相同的问题。我们还要指出,以同样的道理,生物学知识既可以用来救死扶伤,也可以用来草菅人命。但这并不意味着,生物学家不用为他提供的服务负责。但是,当他自问这样的责任时,他提出的问题就不是生物学的问题了。

2
《与社会学同游》的全部笔记 4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