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之心 8.6分
读书笔记 归属感而非信仰
豆瓣不豆鼻

宗教让人变好变坏?

几十年来,双方似乎打成了平手,势均力敌

从来都是宗教自说自话,不知道怎么就平手了。作者在善举上说宗教是狭隘的利他主义,暂且说利他这事是确实的,那说的也是宗教里小小的一支,公平的话也应该算算投入到分裂和恐怖活动的总“善款”是多少。所以这段也是自说自话,表面上表现得好像很中立似的,

各种测算表明,与不虔诚的美国人相比,虔诚信教的美国人是更和睦的友邻、更友好的市民——他们乐于奉献自己的时间与金钱,愿意对贫困者施以援手,是社区生活中的活跃者。

如何评价虔诚和不虔诚?虔诚的宗教是哪个?基督伊斯兰?如何来评价和睦和友好?如果数据是最虔诚的伊斯兰美国人的话,恐怕答案就不一样了。

普特南与坎贝尔的研究表明,当今社会,美国的宗教产生了大量的社会资本盈余,大部分社会资本发生溢出,使得外部人士得到好处。

如果说有些组织可以造福社区,我相信,但耗费的资金恐怕不能否认,那么多黄金地段的教堂的钱只是为了大家聚会唱唱歌,他们自己出钱的话也不能说浪费,就怕是国家层面的支出。

大部分的军事占领不会引发自杀式爆炸袭击。必定存在一种意识形态,可以召集起愿意为了更远大的目标牺牲自己的年轻人。这种意识形态可以是非宗教的(比如斯里兰卡的泰米尔猛虎组织),也可以是宗教性的(比如什叶派穆斯林,是第一个使用自杀式爆炸袭击的组织,在1983年将美军从黎巴嫩驱赶出去)。将人民联结至同一个美化自我、妖魔化其他群体的道德阵营,会导致说教性的杀戮,而很多宗教很适合这项工作。因此宗教常常是暴行的附属物,而非暴行的推动者。

很多宗教适合这种暴行,不代表是暴行的附属物,宗教聚集了容易盲目相信的人群,他们可以容易相信至善也可以容易相信至恶,并盲从行动。暴行容易产生在盲从群体,它可以是猛虎可以是塔利班,这种群体聚集在一起,那么很大概率就是因为宗教。恶之花需要这样的土壤。

宗教是道德的外化骨骼。在道德共同体中生活,意味着你陷入了大堆的形式规范、人际关系与规章制度中,这些主要用于那头大象,以此来改变你的行为方式。

宗教曾经是主要的道德骨骼,那是在没有明确法律、医疗不健全的时代,宗教担负了法律部、医务部、生活部、宣传部各种职责。夕日是可以帮助大家生活繁衍,现代是阻碍。作者只是强调了宗教的寥寥的正面作用就以为给宗教正名了么?

道德体系是互相连锁的价值观、美德、规范、仪轨、身份、制度、技术以及进化心理机制,它们共同合作以抑制或规范个体私利,让合作型社会成为可能。

是合作的条件之一这个同意,但是不是主因呢?

如果你认为宗教是对超自然媒介的一系列信仰,那么说明你对宗教充满误解。你将那些信仰视为愚蠢的错觉,甚至认为它们是为自己的利益而利用我们大脑的寄生虫。不过,只要用涂尔干的观点看待宗教(关注归属感),再将达尔文的学说引入道德(多层次选择),就会产生一种全新的认识。你会意识到宗教仪轨在数万年来帮助我们的祖先凝聚为整体。凝聚中总带有一些盲目——一旦任何人、书籍或规范被神圣化,信徒对其就不再有质疑,不再有清晰的思考。

超自然是宗教的萌芽,是基础,这样才能神化制度化,才能聚集一群盲从盲信的人,而归属感只是宗教在寄生的轮回中找到了一个绝佳的策略。所以宗教的本质是盲目,发展手段是归属感,作者应该列举一下各个原始宗教的区别和归属感的区别。作者把本质和手段本末倒置了。

本章作者只是举例说宗教出现的必然性和些许的证明意义,有的牵强有的有道理,但都不是宗教的本质,无神论者批判的也不是“宗教产生毫无道理”,肯定有道理,但存在不代表就是正面的,对人类有益的。假设一种寄生虫可以让人的愚昧扩大,但会更抱团,排斥外人,种群容易繁衍,那么最终结果可能是全世界都是这种有寄生虫的人,但平均智商减半。我可以说这种虫子确实有利于传播、有利于种群的繁衍,对人类呢?对被这种种群杀死的其他种群呢?忽略了?

0
《正义之心》的全部笔记 5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