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画记 7.9分
读书笔记 London Fog
八月末

看起来伦敦当年的雾霾比现在北京的严重得多。“灰黑灰黑”的雾,突然就降临到街上;混乱中人们都看不见路,在街上与别人撞个满怀;以至于当日晚报的头条标题是:七人走进了河里。

这和山里清凉的雾大不一样了。但是以蒋彝的经验来看,西方人对这两种雾都不大能欣赏。林语堂的美国朋友就不懂中国人登上山顶只为了看什么也看不见的景色。他们喜欢历史、轶闻,这样才有谈资。

这一点我不好下定论。但是在考文垂张阿姨给我做城市向导的时候,确实是一路介绍了不少历史与近闻。想来其中不少也是她的朋友告诉她的。不论走过学校还是教堂,贫民窟还是小别墅,她都能说上一二来。这才是融入城市的生活啊。

相比之下,蒋彝是另一种叙述者。“The Silent Traveller”,他观察得多,复述得少;自己的想法多,别人的介绍少。这倒正是此书特别的地方——蒋彝笔下的伦敦是他自己的伦敦,混合着他的想象与思乡之情的伦敦。

0
《伦敦画记》的全部笔记 3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