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崎:核劫余生 8.9分
读书笔记 余烬
蓝田

“悦子!”那个女孩子向长野喊道,“昨天我看到了你的弟弟诚治!他躺在一个防空洞附近。我很抱歉,我没能帮助他。”

长野和父亲赶紧跑去寻找,他们穿梭在废墟中,寻遍了附近的防空洞。“诚治!诚治!”他们呼喊着。在一个防空洞的入口,有一个全身几乎被烧焦的孩子躺在地上。那个孩子满脸水泡,脸肿得像个气球,眼睛肿得睁不开。他血肉模糊,血液和体液从皮肤剥落的部位渗出来。

“我们真怕他是我弟弟,”长野泪流满面地回忆道,“由于他的身长与我弟弟差不多,我们走到他身边。”

“'你是诚治?'我们问道。他看不到我们,但是他点了点头。尽管他点了点头——说出来很可怕——我们迫切希望他不是我弟弟,诚治或许没有伤成这样。因此我们又问了一遍:‘你真的是诚治?’男孩再次点点头——是。”

男孩的校服前襟上缝有一个布标签,在破烂的衣服上,那个标签上的字还很清楚。前座小学,4年级;金泽诚治,9岁;B型血。长野悲痛欲绝。长野试图想象他昨天的经历,被烧成这样,又是独自一人,该有多害怕。他心里在想什么?被烧得这么严重,他怎么到这个防空洞的?他是否在试图顽强地活着,直到有人来救他?他是否盼着妈妈快来?“我是说,他只有9岁,”长野回忆道,“我很心疼他,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长野的父亲决定把诚治送到附近的临时救援站。但是孩子的裤腿底部已经被烧掉了,当长野的父亲试图抱起儿子时,诚治腿上的起泡的皮肤剥落了,黏在了父亲的手上。长野的父亲赶紧抽回手,冲了出去,留下长野单独守着诚治。“诚治,”她流着泪问道,“你知道妈妈和训子在哪里吗?”诚治摇了摇头。“坚持!坚持住,好吗?”长野恳求道,“爸爸很快就会回来……”

……

长野和她的家人彻夜难眠,一家人挤在前座小学旁边的防空洞里,轻柔地哄着诚治,期盼他活下来。长野发现外面有一个破裂的水管,她用手接水,把水松岛诚治的嘴边——但是他受伤太严重了以至于连水都喝不下去了。“即使有许多的巧合,一个接一个地促使我们一家人在那一天相聚,但是我们救不了他,”长野回忆道,“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守了一夜。”

次日早晨,诚治死了。长野的家人把诚治的尸体带到一片被烧焦的平地上,已有10具尸体停放在哪里。“我们收集了一些半烧焦的碎木头,把木头堆放在诚治的尸体上,”长野说,“在我们眼前——”她停顿了一下,仍然难以置信他们所要做的,“在我们眼前,我们4个人——母亲、父亲、妹妹和我——我们点燃了诚治的尸体,我们的血肉至亲。”

0
《长崎:核劫余生》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