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史导论 8.9分
读书笔记 第二章 國家凝成與民族融合
溱洧

講述中國文化史的注意事項:

第一:「民族」與「國家」在中國史上,是早已「融凝為一」的。

第二:文化演進是一線相承、傳統不輟的。

中國文化並非是單純和保守的,也有豐富的內容與動進的步伐。

民族:

中國民族常在不斷吸收,不斷融合,和不斷地擴大與更新中。但同時他的主幹大流,永遠存在,而且極明顯的存在,並不為他繼續不斷地所容納的新流所吞滅或衝散。我們可以說,中國民族是稟有堅強的持續性,而同時又具有偉大的同化力的。這大半要歸功於其民族之德性與其文化之內涵。

國家:

中國人常把民族觀念消融在人類觀念里,也常把國家觀念消融在天下或世界的觀念里。他們只把民族和國家當做一個文化機體,並不存在有狹義的民族觀與狹義的國家觀,「民族」與「國家」都只為文化而存在。中國文化,便在此兩大綱領下,逐步演進。

中國民族是對於人事最具清明的頭腦的,因此對歷史的興趣與智識亦發達甚早。

三代之前:

華夏民族乃中國民族之主幹,因此中國古代史也以華夏民族為正統。

姓氏區分、同姓不婚;從公推共主到禪讓制度。

夏商周

民族融合與國家凝成同時並進的一個好例。

封建制度:

西周初年的封建制度是周部族一種武裝的移民墾殖與政治統治。西周封建,實在是中央共主勢力更進一步的完成。西周封建,實在包含著兩個系統,和兩種意味,一個是「家族系統」的政治意味,一個是「歷史系統」的文化意味。前一係統,屬於空間的展拓;后一係統,屬於時間的緜歷。伺候中國文化的團結里,完全栽根在家族的與歷史的兩大系統上。而西周封建制度,便已對此兩大系統兼顧並重。

從另一方面說,周代封建和夏、殷兩朝的不同。大體上,夏、殷兩朝是多由諸侯承認天子,而在周代則轉換成天子封立諸侯。這一轉換,王朝的力量便在無形中大增。數百年間的周朝,可以不用兵力,單賴此等鬆弛而自由的禮節,使那時的中國民族益趨融合,人文益趨同化,國家的向心力,亦益趨凝定。這邊是中國傳統的所謂「禮治」精神。這一種禮治精神,實在是由封建制度下演進而來。

自唐、虞時代諸部族互推共主,進至夏、商王朝的長期世襲,再進之於周代之分封制度,從政治形態的進展上看,可說是古代中國國家民族逐步融合與逐步統一下之前半期的三階段,中國經此三階段,已經明白確立了一個國家民族和文化之單一體的根基。

自從虞、夏禪讓到西周王室傾覆,平王東遷洛邑,中間經歷一千五百年左右,始終有一中央共主的存在。而且此一共主的地位繼續強固,勢力繼續擴大,這正是中國歷史上民族融合與國家凝成的兩大事業正在繼續進展中的一個極好的說明。

春秋二百四十年是霸諸侯的活動時期,戰國二百三十年則為王天下的活動時期,用現代術語來說,霸諸侯是「完成國際聯盟」的時期,王天下是「創建世界政府」的時期。

我們可以說春秋時代的霸主,在政治名分上,雖不如西周王室之尊嚴,但在政治事業的實際貢獻上,則較西周王室更偉大。

當時霸業的逐漸擴大,即是諸侯間聯合的逐漸擴大,亦即是中國國家民族大一統事業之逐漸進展與完成。春秋時代幾乎全是這一霸業活動的時代。

春秋時代的霸業,論其實際,是向著兩個方面同時並進的一方面是朝向「和平」,另一方面則朝向「團結」。和平與團結,本是同一要求之兩面。因此在當時雖然不斷的提倡國際聯盟弭兵大會等種種和平運動,而同時國際兼併的趨勢也還在進行。

在當時中國人眼光里,中國即是整個的世界,即是整個的天下。中國人便等於這個世界中整個的人類。當時所謂的「王天下」,實即等與現代人理想中的創建世界政府。凡屬世界人類文化照耀的地方,都統屬於惟一政府之下,受同一的統治。「民族」與「國家」,其意義既無異於「人類」與「世界」。世界人類都融凝成為一個文化團體了。只在這一種境界下的最高領袖,才如上帝般,一視同仁,不再有彼我對峙的界線了。這是當時中國人政治、宗教合一同流的大理想。

綜述:

禪讓制度、互推共主——王朝傳統制度(世襲制)——封建制度——聯盟制度——郡縣制度。

在此國家體制的逐步完成里,民族界線亦逐步消失。秦始皇開始統一后,中國文化系統里始終保持著一貫的傳統,繼續演進,經歷兩千多年,五大階段,而終於有這一個在當時認為理想的「世界政府」之出現,這不能不說是中國文化史上一個莫大的收穫。

0
《中国文化史导论》的全部笔记 2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