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与描写 8.0分
读书笔记 谢灵运
钊歌夜弦
正如刘勰所指出的那样,诗人们“窥情风景之上”而“钻貌草木之中”。因此,那日益增长着的在诗中精心结撰、描写“自然”的作风,不过反映了当时典型的观赏风景的新方式。

P63

这位旅游者很容易对旧的景观产生厌倦。其继续进行的欲望是如此地不可抗拒,以致于不肯悠闲地步行,而宁可采用更刺激的旅行方式——乘坐小舟。

P68

谢灵运的诗大抵有一种公式,开始是叙述某次旅行,然后转向描写山水景观。而读者则受此公式引导,准备看到在其诗的中段发生一次转变——从情节为主(action-oriented)的叙述转为对象为主(object-oriented)的描写。

P69

谢诗中的风景描写,可以称作“同时的描写”(synchronic description)。它最成功地传达了中国人的一种认识——世间一切事物都是并列而互补的。
一切事物都被当做对立的相关物看待而加以并置。

P70

中国人认为“对应”(parallelism)是宇宙间天生的法则。诗人试图发现存在于自然界中的对立关系,以便将这些对立关系组织起来,铸造为诗中的“对仗”。

P73

从谢灵运的对仗句法中可以看出,他喜欢按照因果推论去解释事物。

P74

中国的文学批评家们经常使用“巧”这个字眼,去谈论与工匠技艺性质相似的对仗技法。

P77

他那极度的现实主义确定是前此中国传统的赋里所没有的——他不但考虑到了审美价值,同时还对地理形势细辨入微。

P79

谢灵运赋里的描写并不带有个人的主观色彩,而在他的诗里却有某种对于自然之瞬间“感觉”(perception)的强调。

P85

“美”存在于感知自然的“即刻”之中,存在于构成“即刻”的情感之中。
从一个美的持续瞬间“跳”到另一个美的持续瞬间,而不是“移动”。
0
《抒情与描写》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