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 9.0分
读书笔记 铸剑
wispy_yan

眉间尺性情的优柔寡断在开篇捉放老鼠的短短几句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交子时,你就是十六岁了,性情还是那样,不冷不热地,一点也不变。看来,你的父亲的仇是没有人报的了。” 什么造成了优柔寡断?什么样的人优柔寡断? 眉间尺的优柔寡断最在怕吵醒母亲的那句。优柔寡断不过想得太多。有人因同理心,有人因算计。

  “你么?你肯给我报仇么,义士?”   “阿,你不要用这称呼来冤枉我。”   “那么,你同情于我们孤儿寡妇?……”   “唉,孩子,你再不要提这些受了污辱的名称。”他严冷地说,“仗义,同情,那些东西,先前曾经干净过,现在却都成了放鬼债(10)的资本。我的心里全没有你所谓的那些。我只不过要给你报仇! 世间本无高尚,我只是做我认为对的事情。何谓义?何谓义士? 想来一诺千金也是社会理想,一种我们想要的没有如此之高的交流成本的社会。 (10)放鬼债的资本作者在创作本篇数月后,曾在一篇杂感里说,旧社会“有一种精神的资本家”,惯用“同情”一类美好言辞作为“放债”的“资本”,以求“报答”。参看《而已集·新时代的放债法》。

 “你不要疑心我将骗取你的性命和宝贝。”暗中的声音又严冷地说。“这事全由你。你信我,我便去;你不信,我便住。” “但你为什么给我去报仇的呢?你认识我的父亲么?” “我一向认识你的父亲,也如一向认识你一样。但我要报仇,却并不为此。聪明的孩子,告诉你罢。你还不知道么,我怎么地善于报仇。你的就是我的;他也就是我。我的魂灵上是有这么多的,人我所加的伤,我已经憎恶了我自己!”

丸尾常喜《“人”与“鬼”的纠葛:鲁迅小说论析》: 概而言之,传统社会、传统文化所给予他的旧 教养与感觉,现实生活使他背负的精神创伤和罪与 耻的意识,如毒蛇一般纠缠不休的爱憎的执著,进 而还有他自身称为“个人主义与人道主义 起伏消 长”的自己的生存方式所包含的激烈矛盾,这一切 作为“鬼魂”使鲁迅深受其苦,从这种痛苦中形成了 他的思想。总而言之,鲁迅对内部之“鬼”的自觉使 他痛苦,这种命运同现世“地狱”中呻吟的无数的 “鬼”的命运难以分割地胶结在一起,他孜孜不倦 地探求“鬼”变成“真的人”的“翻身”之路与他自身 生命价值的实现——即他自身走向“坟”的道路。

暗中的声音刚刚停止,眉间尺便举手向肩头抽取青色的剑,顺手从后项窝向前一削,头颅坠在地面的青苔上,一面将剑交给黑色人。   “呵呵!”他一手接剑,一手捏着头发,提起眉间尺的头来,对着那热的死掉的嘴唇,接吻两次,并且冷冷地尖利地笑。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变态,而每个人都有变态的时刻。

哈哈爱兮爱乎爱乎!   爱兮血兮兮谁乎独无。 民萌冥行兮一夫壶卢。 彼用百头颅,千头颅兮用万头颅! 我用一头颅兮而无万夫。 爱一头颅兮血乎呜呼! 血乎呜呼兮呜呼阿呼, 阿呼呜呼兮呜呼呜呼!

也许真的诳语真知吧

阿Q: 穷人的立即投胎不过是重复人世间穷 人的再生产,重复主奴关系,并不具备改变世界的 力量在人鬼的世界里,只有有权势、地位和金钱 的“人”才是适合长期做鬼的。 鲁迅的鬼世同人世观。所以只能彷徨于无地。于无地发起的复仇,是地火,才是能有所改变之火。眉间尺的头颅非人非鬼。 这种非生非死也出现在《万寿寺》里。

0
《故事新编》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