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史讲演录(第四卷) 9.3分
读书笔记 霍布斯
Lowlibrarian
霍布斯也主张被动的服从,并拥护国王权力的绝对任意性。但同时他又试图从普遍的规定推论出国家权力、君主权力等等原则。他的见解是肤浅的、经验的;不过他论证这些见解的理由和命题是由独创性的,它们是从「自然的需要」提出来的。
引自 霍布斯

「被动的服从」指的是臣民对统治者的权威的被动服从,统治者的意志的绝对性这种观念与宗教密切相关;而「从普遍的规定推论出...」则是一种理智论证,凡事追问理由,这里面包含的是我们自己的规定。

霍布斯从这样一种自然状态出发,即在这种状态中人人都有统治他人的冲动。他断言:“一切公民社会都起源于一切成员间相互的畏惧”;所以这是一种「意识内的现象」。“每一个社会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名誉,亦即为了自私而结合起来的”。——这就是说,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命、财产和享受;所有这些「都不是彼岸世界的东西」。
引自 霍布斯

斯特劳斯对此的评论(《霍布斯的政治哲学》,译林出版社,2012年版,p146-147):

我们试图说明,霍布斯的道德与资产阶级道德观之间,存在着一致性;这个一致性,在黑格尔对资产阶级的分析中,得到了佐证。因为,黑格尔不满足于仅用正当谦卑的自我致富等类似特征,来描述资产阶级。他显然在仿效霍布斯,强调中产阶级的首要生存条件,在于对暴力所造成的死亡的防范,在于对坚韧不拔作为德行的否定,因而在于对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恐惧。由于黑格尔将对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恐惧,视为资产阶级生存的基础,所以他所同意的,是霍布斯的「自然状态」概念,而不是后人的其他观念。......黑格尔对资产阶级的批判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他不仅借助了对柏拉图政治哲学的新的理解,而且借助了对资产阶级理论论证的新的理解,而后者,必须追溯到霍布斯。
引自 霍布斯

0
《哲学史讲演录(第四卷)》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