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朵朵 坛坛罐罐 9.0分
读书笔记 全书
Z馨月

『 代序

沈从文转业之谜

因为从我和他的接触(比如讲课)中,我觉得他缺乏『科学头脑』。

可以说,是郭沫若的这篇文章(斥反动文艺),把沈从文从一个作家骂成了一个文物研究者。事隔三十年,沈先生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却由前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写了序。人事变幻,云水悠悠,逝者如斯,谁能逆料?这也是历史。

他们决定不走(解放),但是心境是惶然的。

为渊驱鱼。

『一切终得变』,沈先生是竭力想适应这种『变』的。

1949年以后搁笔的,在沈先生一代人中不止沈先生一个人,不过不像沈先生搁得那样彻底、那样明显 ,其原因,也不外是『思』与『信』的矛盾。

『我从这方面对于这个民族在一段长长的年份中,用一片颜色,一把线,一块青铜或一堆泥土,以及一组文字,加上自己生命做成的种种艺术,皆得了一个初步普遍的认识。由于这点初步知识,使一个以鉴赏人类生活与自然现象为生的乡下人,进而对人类智慧光辉的领会,发生了极宽泛而深切的兴味。』

呆头呆脑用契诃夫作个假对象,竞赛下去,也许还会写个十来个本本的……可是万一有个什么人在刊物上寻章摘句,以为这是什么『修正主义』,哪些或如彼的一说,我还是招架不住,也可说不费吹灰之力,一切努力,即等于白费。

学历史的地方

由于应用,我同时就学会了许多知识。又由于习染,我成天翻来翻去,把那些旧书大部分也慢慢地看懂了。

既多读了些,把感情弄柔和了许多。

生活虽在一种极有希望的情况中过着日子,我却觉得异常寂寞。

我要的是个听我陈述一份酝酿在心中十分混乱的感情。

谈一切我所不知道却愿意知道的种种问题。

但这么一来,我的幻想更宽,寂寞也就更大了。

不管所做的是一件如何小事,当我们未明白以前,总是让我们去挑选,不管到头来如何不幸,我们总不埋怨这命运。

一个长会的发言稿

到目前为止还是不会把学到的体会,比较有条理地说出来。

虽然也相当羡慕老朋友如巴金、冰心、老舍这些人, 经常到世界各处走动,见闻广博,心胸畅朗,但是我从不唉声叹气,也没有什么埋怨。

一离开工作实践,我就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为了全国一盘棋共同提高的问题。

也有可能会犯有『厚古薄今』的错误,求改正。

有时头沉重得可怕,不免有些急躁,觉得生命受自然严酷限制,可有效使用时间已不多。

新的生产固然早已突过前人,有万千好花样出现 ,但过去明清六百年生产,也还有千百种配色构图十分精美,值得参考取法的。

因此,如苏州的仿织宋锦,多似是而非,颜色暗淡,花纹别扭。……南京云锦……杭州都锦

文史研究必须结合文物

即可看出用『集释法』注书,或研究问题,评注引申有简繁,个人理解有深浅,都同样会碰到困难。因为事事物物都在不断发展和变化。

古代鸿儒如郑玄,近代博学如章太炎先生

明白生产工具在变,生产关系在变,生产方法也在变,一切生产品质式样在变,随同这种种形成的社会也在变。这就是它的发展性。

但基本上是彼此相似的。这就是事物彼此的相关性。

字画同源

气韵生动

缺少眼光四注的热情和全面整体的观念。

即教这一行的先生们,涉及装饰设计民族形式时,究竟用的是什么教育学生!追根究底,是人之师不曾踏实虚心好好向遗产学习,具体提出教材的结果 。『乱般』的恶果。

事实上倒是注者并不懂透,所以避开不提。

补救方法就是学习,永远虚心地学习。

一般文史千言万语说不透的,一和实物接触,就给人一种明确印象。

宋先生用『以书注书』方法是说不清楚的。

汉人一般饮宴能用『羽觞』,极少发现三足爵。

七弦琴用金、玉、蚌和绿松石作徽点,平嵌漆中,也不能移。

柱是个八字形小小桥梁般东西,现在的筝瑟还用到!

新的文史研究,如不更广泛一些和有关问题联系,只孤立用文字证文字,正等于把一桶水倒来倒去,得不出新东西,是路走不通的。

却决定于我们对问题的认识上,也就是对于问题的看法上。

抽象的抒情

生命在发展中,变化是常态,矛盾是常态,毁灭是常态。生命本身不能凝固,凝固即近于死亡或真正死亡。

通过长长的时间,通过遥遥的空间

凡是人类对于生命青春的颂歌,向上的理想,追求生活完美的努力,以及一切文化出于劳动的认识,种种意识形态,通过各种材料、各种形式,产生创造的东东西西,都在社会发展(同时也是人类生命发展)过程中,得到认可、证实,甚至于得到鼓舞。因此,凡是有健康生命所在处,和求个体及群体生存一样,都必然有伟大文学艺术产生存在,反映生命的发展,变化 ,矛盾,以及无可奈何的毁灭。

近代智慧和原始愚昧,彼此共存于一体中,各不相犯,矛盾统一,契合无间。

也变态,也常态。

生命流转如水的可爱处。

他有意寻觅或无心发现,我们不必计较,受影响得启发却是事实。

事实上倒是有更多的无比伟大美好的东西,在无情时间中终于毁了,埋葬了,或被人遗忘了。只偶然有极小一部分,因种种偶然条件而保存下来,发生作用。

因为胡写也需要一种应变才能,作伪不来。

适时即伟大。

总之,这一件事在进行中。一切向前了,一切真正在向前。

问题在承认以后,如何创造作品。

必须更深刻一些明白生命,才可望更有效的使用生命。

某种少数特权人物或多数人。

权力十分畏惧『不同于已』的思想。

有时候甚至于会发展到和我相熟即友,和我陌生即敌。

让人不再用个人权力或集体权力压迫其他不同情感、观念 ,反映方法。这是必须的。

大致是政权完全稳定,社会生产又发展到多数人都觉得知识重于权力,追求知识比权力更迫切专注,支配整个国家,也是征服自然的知识,不再是支配人的权力时,我们会不会有这一天?

事实上,如把知识分子见于文字、形于语言的一部分表现,当做一种『抒情』看待,问题就简单多了。

性格较脆弱的只能形成一种消沉,对国家不经济

千人诺诺,不如一士谔谔

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忧能伤心。

伟大文学艺术影响人,总是引起爱和崇敬感情,决不使人恐惧忧虑。

我为什么始终不离开历史博物馆

我因为经过内外变故太大,新社会要求又不明白,自己还能做什么也不明白,所以转问小组长,请转询上级,看做什么工作好,就派我去。

但是我自己丧了气。头脑经常还在混乱痛苦中,恐怕出差错。

且极端缺少新社会生活经验。

工作寂寞点不妨事,人事简单比较容易适应。

仍只能做到大致仿佛程度。

又学习过《矛盾论》,并不怎么懂。……明白『一切不孤立,一切事有联系和发展。』

又给我机会去四川参加土改。

说一半时,即有人来递一字条,『已超过五分钟』。这种打岔是完全成功的,就不想说下去,结束了。

当辅仁合并于人民大学

我虽那么为工作而设想,给同事印象,却不会怎么好。因为各人学习方法不同,总像我是『不安心工作,终日飘飘荡荡』,特别是整日在陈列室,他们无从理解。

不仅过去老友如丁玲,简直如天上人,即茅盾、郑振铎、巴金、老舍,都正是赫赫烜烜,十分活跃,出国飞来飞去,当成大宾。当时的我呢,天不亮即出门,在北新桥买个烤白薯暖手,坐电车到天安门时,门还不开,即坐下来看天空星月,开了门再进去。晚上回家,有时大雨,即披个破麻袋。我既从来不找他们,即顶头上司郑振铎也没找过,也无羡慕或自觉委屈处。

后来才听说主席在闭馆时曾亲来看过两次。看过后很满意。问陪他的:『有些什么人在这里搞研究?』他们回答:『有沈从文……』主席说:『这也很好嘛……』就是这一句话,我活到现在,即或血压到了二百三,心脏一天要痛二小时,还是要想努力学下去,把待完成的《丝绸简史》、《漆工艺简史》、《陶瓷工艺简史》、《金属加工简史》一一完成。

我老老实实在午门楼上转了十年,搞调查研究,有些认识是崭新的,唯物的!

主席问过我年龄后,承他老人家勉励我『年纪还不老,再写几年小说吧……』我当时除了兴奋感激,眼睛发潮,什么也没说。为什么?因为我前后写了六十本小说,总不可能全部是毒草……

民可乐成而难创始

『专家知识』有时没有『常识辅助』,结果就走不通。

我显明还是个少数派。因为封建帝王名人收藏题字和现代重视的鉴定权威,还是占有完全势力,传统迷信还是深入人心。

而我的学习,却近于由无到有,用土方法,依照主席《实践论》的指示,搞调查研究,来破除文物鉴定的传统『迷信』。

……就把我改为一个普通勤杂工,以看守陈列室,兼打扫三几个卫生间,至多让我抄抄文物卡片,我也将很愉快、谨慎、认真,来完成新的任务,因为这也近于还我一个本来面目。在新社会就我能做的做去,正是最补过赎罪的办法!

应从『劳动文化』着眼

人老了,要求简单十分,吃几顿饭软和一点,能在晚上睡五六小时的觉,不至于在失眠中弄的头脑昏乱沉重。

因为若不写出来,即或我家中也不大懂得我这十多年在博物馆,究竟为什么而学,学的一切又还有什么用?

从新文学转到历史文物

一直到20世纪20年代,这小镇的人口还不到一万人,但是这小地方却驻了七千个兵。

这给我一个远久的影响就是认为不应有战争,特别是屠杀,世界上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杀死一个人。

这也就影响到我日后五十年的工作态度,在无形中就不赞成这种不公正的政治手段。

同时在军队中养成一种好习惯,就是,没有饭吃全不在乎。这可不容易,因为任何的理想到时候都要受损伤的。但是我在军队久了,学得从来不因为这个丧气。

从17世纪以来,象征皇朝一切尊严的服装器物,在这里都当成废品来处理,像翡翠、玛瑙、象牙、珍珠等,无所不有。

一个人进了历史博物馆,就等于说他本身已成为历史 ,也就是说等于报废了。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机会,可以具体地把六千年的中华文物,劳动人民的创造成果。

实因为我不能适应新的要求,要求不同了,所以我就转到研究历史文物方面。

因为文化是整体的,不是孤立的。

大约是公元前16世纪 ,从新出土文物中,就知道女士们的头发是卷的。

任何部门都有大量的材料 ,存放在各省博物馆的库房里,等待有心人来整理和研究。

若说有点好处,那就是揪住什么东西就不轻易放过。这是金岳霖教授对我的评语。

许多在日本、美国的朋友,为我不写小说而觉得惋惜,事实上并不值得惋惜 。因为社会变动太大,我今天之所以有机会在这里与各位谈这些故事,就证明了我并不因为社会变动而丧气。社会变动是必然的现象。

至少作了一个健康的选择,并不是消极的退隐。

我总相信:人类最后总是爱好和平的。要从和平中求发展、得进步的。

原因是中国历来各朝代常将前一朝代最高贵品级的服饰,规定为本朝最低贱人的服饰。无从驯服的斑马

因为进入大城市前后虽已整整六十年

就我性格的必然,应付任何困难,一贯是沉默接受,既不灰心丧气,也不呻吟哀叹,只是因此,真像奇迹一般,还是依然活下来了。体质上虽然相当脆弱,性情上却随和中见板质,近于『顽固不化』的无从驯服的斑马。年龄老朽已到随时可以报废情形,心情上却还始终保留一种婴儿状态。对人从不设防,无心机。且永远无望从生活经验教育中,取得一点保护本身不受欺骗的教训。

凡是文件中缺少固定含义的抽象名词,理解上总显得十分低能。

三十年学习,认真说来,前后只像认识十一个字,即『实践』,『为人民服务』和『古为今用』。

过眼经手

特别是坛坛罐罐花花朵朵,为正统专家常人始终不屑过问的,我却完全像个旧北京收拾破衣烂衫的老乞婆,看得十分认真,学下去。且尽个人能力所及,加以收集。

用个『为而不有』的态度

职业病到一定程度下日益严重,是必然结果 。个人当时收入虽有限,始终还学不会花钱到吃喝服用上去。总是每月把个人收的四分之一,去买那些『非文物』的破烂。甚至于还经常问熟人借点钱,来做这种『蠢事』。因此受到的惩罚也使人够受的。但是这些出于无知的惩罚,只使我回想到顽童时代,在私塾中被前后几个老秀才按着我,在孔夫子牌位前,狠狠的用厚楠竹筷痛打我时的情形,有同一的感受。

因为用意在使我这文物外行丢脸,却料想不到反而使我格外开心。

更重要还是明白了一些人在新社会能吃的开,首先是对于『世故哲学』的善于运用。这一行虽始终是个齐人滥竽的安乐窝,但一个真正有心人,可以学习的事事物物,也还够多。古代镜子的艺术

后来磨镜药是用水银和锡粉做成的。经近人研究,玄锡就反映这种水银混合剂。

西王母蓬发戴胜,仪态端庄。

充满了一种温柔细致情感

银锡成份增多,因此 ,颜色净白如银。

王子晋吹笙引凤

子孙繁衍瓜瓞绵绵是一般人所希望,因此,这个主题画在丝绸锦绣中加以发展,就成为富贵宜男百子锦。

又是八月五日是唐玄宗生日,定名叫『千秋节』(又称千秋金鉴节),照社会习惯,到这一天全国都铸造镜子,当做礼物送人,庆祝长寿。

唐代社会重视门阀,名家世族,儿女婚姻必求门当户对,但是青年男女却乐于突破封建社会的束缚来满足恋爱热情。

对于女性美加以反复赞颂。

相互盘绕

迎风浥露

这一类官工镜子,精极不免汉于纤细,致后来难以为继。

另有一类具有深厚民间艺术作风的,用粗线条表现,双鱼和凤穿牡丹两式有代表性。

一般家常镜子,重实用而不尚花纹。

谈瓷器艺术

近十年以来每次出国陶瓷工艺品预展,我都有机会参观,真是幸运。

明莹匀称

造型健康秀拔,稳定大方,装饰图案又能结合要求,艺术效果极高

取精用宏

保守下去即近于凝固,不能和社会发展要求相合

中国古代陶瓷

当时没有锅灶,用鬲在火上烹煮东西,实在非常相宜。

后来才加印上些绳子纹,并且起始注重造型,使它既合用,又美观。

黑陶的特征是素朴少装饰,胎质极薄,十分讲究造型。

至于白陶的出现 ,实在是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情。

中国人喝茶的习惯,南方人起始于晋代,东瓯、白坩即用于喝茶。

越州青瓷如玉,邢州白瓷如雪。

玻璃工艺的历史探讨

虾背青、豆绿

西周重农耕,尚俭朴

观者见之莫不惊骇,以为神明所作。自此中国琉璃遂贱,人不复珍之。

统治者企图借宗教来麻醉人民的反抗意识。

唐代镜子工艺可说是青铜工艺的尾声,然而也是压轴戏,许多作品真可说近于神工鬼斧,达到金属工艺浮雕技术最高水平。

关于《红楼梦》注释一点商榷

作者下笔有分寸、有含蓄的妙文。处处有隐喻、字字有机锋。

本来是活文章,难免被注扣死了。

聪敏、好洁、喜风雅

博闻约取,言简而要

有的人或者还近于清贫,靠卖文卖画为生。但时会所趋,却俨然一时风雅主人。

因为若务实透彻,明白葫芦器的流行在明清时代,则文中说的王恺珍玩,东坡鉴赏,都自然落了空。明明是讽刺打趣,正等于说『宋版《康熙字典》』,决不会真有其物。现在注里却很认真地补说:『这是一件极其珍贵的古玩』,于是点金成铁。

高级官僚贵族因此多欢喜用来雕成种种美术品,示阔斗奢。沉香木多雕成册子,或灵芝如意。

犀角则做酒器,也和长寿分不开,因为照传说,犀角能解百毒。

这节文章下面说的是妙玉为人如何爱清洁,讲风雅,反面却有个凡事是假的微言深意,显明对照是奉承贾母无所不至,却极瞧不起刘姥姥。所谓文笔曲而隐的褒贬,和当时事事物物相结合,二百年前读者用不着注也能有会于心。

这种下库房学习注书。

试释【长檐车、高齿屐、斑丝隐囊、棋子方褥】

一切事物从不孤立存在,生活日用什物,更必须上有所承而下有所启。

说『熊经』

但是,『神仙』之法多属迷信,又极靡费,普通人难以做到,只有帝胄贵室可以仿行。

华佗创『五禽戏』

『商山四皓』和『悠然见南山』

原来渊明所说『南山』,是想起隐居南山那四位辅政老人,并没有真见什么南山!

谈樗蒲

从《不怕鬼的故事》注谈到文献与文物相结合的问题

虎文金交椅

博闻约取

文物和文献同等看待

看图识字本是启蒙读物。

却正如文化勘探队一样,学会了报矿,至于进一步真正的发掘利用,实尚有待在国内专家学人的指导下。

花边

花蝶争春

谈金花笺

金花笺照北京习惯称呼是『描金花笺』,比较旧的称呼应当是『泥金银画绢』或『泥金花银粉蜡笺』

澄心堂

一是在彩色纸绢上用金银粉加绘各种生色折枝花。

当时多是特意为宫廷殿堂中书写宜春帖子诗词或填补墙壁廊柱空白,也作画幅上额或手卷引首用的。

当时特别讲究的石青装花缎子,不过一两七钱银子一尺,最高级的天鹅绒只三两五钱银子一尺,这种加金纸绢价格之高可见一斑。

作者既然多是如意馆工师或苏州画工

称唐人服饰用金计十四种

透雕棺板

晋南北朝……使得许多统治者近于疯狂的把所占有的大量金银去谄媚神佛,装饰庙宇。除佛身装金外,还广泛应用于建筑彩绘、帐帷旗幡各方面。

金碧山水

也流行用梅红纸上加销金绘富贵如意、满地娇、宜男百子等当时流行的吉祥图案。

且用花朵大小定官品尊卑

到明代,漆工艺专著《髹饰录》

云多作骨果儿如意云形

如『洪福齐天』,必是清代

博古图主题是康熙所特有,道光也仿效。

谈广绣

构图配色大胆而自由

说广绣近俗,大致即多指的是这类构图设计,和高度发展的技法无关。

花纹繁密琐细,不仅是广绣艺术风格,也恰是广东地方一般艺术特征。

广东象牙工人刻的鬼工球,早已著名海外,可知这种精雕细琢的艺术传统。

除官服和戏装多完成于专业男工之手,其他一切创作,多出于民间妇女农闲业余成就,使用者和欣赏者照例也是多数人民。所以色彩富丽组织细密实本来应有长处,正反映着这一区域人民情感的奔放和生命力的旺盛。

如皋冒氏刮绒绣

至于明代著名之发绣,也只是近于明代画家尤求、丁云鹏等人画稿的复本而已。广绣有一特征,为一般谈刺绣的较少道及,就是它始终不受较前或同时文人画影响,还保留女红传统中不可少的巧手慧心,以细密针线繁复色彩自出心裁来进行创作。

谈染缬——蓝底白印花布的历史发展

丝绸印花古代名叫『染缬』,加工技术种类多,各有不同名称,后来发展成蓝底印花布的一种,宋元时就材料说名『药斑布』

烂然可观

『夹缬』的制法,是用镂空花板把丝绸夹住,再涂上一种浆粉混合物(一般用豆浆和石灰做成),待干后投入染缸加染,染后晾干,刮去浆粉,花纹就明白出现。

不过既然非商品生产,容许个人匠心独运,出奇制胜,又必然有人会逐渐把它作得极其精美。

凡是代表特种身份或需要增加色彩华丽效果时,服饰加工多利用五色夺目的彩绣、缕金绣和泥金绘画。

古代红色染料主要是紫草和红花。

甚至把穷书生的琴和剑都卖去,换一顶时新染缬帐子。

一种日用生产品由政府用法令禁止,可知成品流行必相当普遍,生产又相当费工。

由此启示,得知当时的确必有这种深色底子黄白花的染织物存在而且流行,才同时或稍后能具体反映到陶瓷制作上。

江陵楚墓出土的纺织品

锦属厚重织物,既文彩华丽,富于装饰效果,又耐磨损,用于绮罗作地的薄质衣料作缘边,能起骨架作用。

蜀中锦

锦出陈留,薄质罗纨和精美刺绣出齐鲁。

河南、山东是我国丝绣两个大生产区。

织金锦

锦字得名也只说『和金等价』

《史记》、《汉书》都称西北匈奴胡人不重珠玉,欢喜锦绣。

用金情形,则可从反复禁令中充分反映出来。

明代把这些花锦,斜纹织缪丝地的叫『锦』,平织光地的叫『缎』。

眉修而浓

特别是当时贵族妇女,需要用金表示豪富甚过于用色表示艺术时。

到唐代,特别是开元天宝时代。

色调配置且浓丽转入素朴淡雅,基本上有了改变,金银虽贵重,到此实无用武之地。

徽宗宣和时,庭园布置已注意到水木萧瑟景致,桫椤木堂的建造。

缕金错银法

北魏羌胡贵族多信佛,用金银作佛像和建筑装饰,均常见于史传。

到唐代,豪华和艺术才正式结合起来。

因为唐人重色彩秾丽,单纯用金是达不到这个要求的。

要求艺术高点在色彩配合,不在金银。

其实只是近于笼络臣下的一种手段。

用大量纸币吸收金方式,统治者因而占有了大量黄金的事实分不开。

明织金锦问题

古典戏剧改良时首先碰到的服装材料花纹制作问题。

日本正仓院

且因在长年香火熏灼中,早失去了本来的华美色泽。

《明锦》题记

男耕女织是社会生产的主要形式,并且是国家赋税的主要来源。

凡是不合规格的生产品,不能用它纳税,也不许上市售卖。

经过了两千年时间,从地下发掘出来的锦绣,图案色泽还鲜艳如新。

隋炀帝是个非常奢侈的封建帝王,传说运河初开时,乘船巡游江南,就用彩锦作帆,连樯十里。

柿红龟背

中国丝织物的成就,和一个优秀工艺传统分不开。是从旧有的基础上发展而出,并随时代发展,不断改进,丰富以种种新内容才得到的。

配色丹碧玄黄,错杂融浑

但人民特别欢喜褐色。

汉代锦缎是因埋藏在干燥沙漠中才保全下来的,唐代锦缎也是在沙漠中和敦煌洞窟中偶然保存下来的。宋元锦缎小部分幸而能保存下来,都是在被剪裁成零碎材料后,用到字画包首和册页封面上的结果 。

完全失去了本来健康华美的民族风格。

清代花锦

清初康熙多仿宋,到乾隆又喜仿汉。

小花锦、仿宋锦和浅色杂花锦,多属苏州生产。

从文物来谈谈古人的胡子问题

在汉初,张良的貌如女人和陈平的美如冠玉。

史传记载曹操见匈奴使者,自愧形质平凡,不足以服远人,特请崔琰代充,本人即在一旁捉刀侍卫。

魏晋之际社会日趋病态,所以『何郎敷粉,荀令熏香』,以男子而具妇女柔媚姿态竟为一时美的标准。史传叙述到这一点时,尽管具有深刻讥讽,可是这种对于男性病态审美观,在社会中却继续发生显明影响。

南朝诗人谢灵运,生前有一部好胡子,死后捐施于南海祇洹寺,装到维摩诘塑像上,和尚虽加以爱护,到唐代却为安乐公主斗百草剪去作玩物,还可说是人已死去,只好废物利用,不算招难。

从小见大,由于中国历史太长,任何一个问题,孤立用文献求证,有很多地方都不易明白透彻。

兴会想象

关于天王府绣花帐子的时代及其产生原因的一点意见

在重庆博物馆收藏鲍超所得的太平天国王府的旧式架子床用绣花绸帐。

凤凰常立于桐荫下。

风流儒将

帐顶用二如意交叉,此种通俗吉祥图案应用寓意为『双双如意』,也是晚清流行。

关于赖文光马褂问题的一点意见

由于个人见闻过窄,容易主观片面,说的完全不对。

比较圆通的办法

古代人的穿衣打扮

商代人……当时人已穿裤子。

宽袍大袖的衣服,坐而论道。

服装最讲究的时代是春秋战国。

儒家说玉有七种品德,都是做人不可少的,于是『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的说法,影响到社会各方面,贵族不论男女,经常必佩戴上几件美丽雕玉。

冬天穿皮衣极重白狐裘,又轻又暖,价重千金。

社会风气且常随有权力人物爱好转移。

中国妇女唐初喜着胡装。

宋元时装

椅披脚踏也用真珠绣。

比如『王母队』就做一大群仙女随同西王母赴蟠桃宴故事。等于把一台乐舞般到头顶。

五代女子的花冠云髻已日趋危巧,宋代再加以发展变化,因之头上真是百花竞放。

宋代流行极薄纱罗,真是轻如烟雾

当时最高级和尚,袈裟尚紫色。

在大相国寺出售最精美的多是女尼姑手作,反映出宗教迷信的衰歇。

前一代华服到后一代成为贱服,在苦干历史朝代中,几乎已成一种通例。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引言

经常有从政治角度出发,把前一王朝官吏作为新王朝仆从差役事。

车乘得重用而华靡,有一定制度。

如衣袍宽博属于社会上层;奴隶仆从,则短衣紧袖口具一般性。

秦尚黑,囚徒衣赭。

眉作八字低颦,脸敷黄粉,唇注乌膏。

唐代花冠如一顶帽子套在头上,直到发际。

谈言微中,或可以排难解纷。

四合如意云肩

过节和观灯

大多数节日常和农事生产相关,小部分则由名人故事或神话传说而来

由物证史

声音虽极其轻柔,合起来却如一片松涛,在微风荡动中舒卷张弛不定。

老一代把记忆中充满智慧和热情的东西,全部传给下一辈。

蚌壳精向例多选十二三岁面目俊秀姣好男子充当。

湘西苗族的艺术

歌声中总永远夹着笑声,微笑时却如同在轻轻唱歌。

我们从反复解释出的和那些又温柔、又激情、又愉快的歌声中,享受的已够多了。

总是天真无邪的笑着。像是一树映山红一样,在细雨阳光下开放。在她面前世界一切都是美好的,值得含笑相对,不拘唱什么,总是出口成章。偶然押韵错了字,不合规矩,给老师傅或同伴指点纠正时,她自己就快乐的大笑,声音清脆又透明,如同大小几个银铃子一齐摇着,又像是个琉璃盘装满翠玉珠子滚动不止。

因为任何一种比方,都难于形容充满青春生命健康愉快的歌声和笑!

塔户剪纸花样

年轻人想象力旺盛,又手巧心细,大胆好强,自然容易出奇制胜,花样翻新,产生各种健康美丽的作品。

同时潜伏在农村青年妇女情感中的艺术表现欲和克服困难的毅力,都十分强烈旺盛。

谈皮球花

眼目明爽

安于旧的艺术欣赏习惯,把少数为封建地主所爱好的扬州八怪一类文人画价值抬得高高的。

再由这种小团花三三两两相聚,或花朵大小不等,或花朵色调不一,彼此相互浸润影响。

素朴虚心龙凤艺术——龙凤图案的应用和发展

有传世陈容的画龙

件头虽不大,同样作得还雄猛有力。

其实凤的问题也极复杂

要点名是的灵禽,在艺术创造中却表现多方,有万千种美丽活泼式样存在。

但事实上两者却在历史发展中似同而实异,终于分道扬镳,各有千秋。

鼎湖丹成乘龙升天,群臣攀龙髯也有随同升天的。

萧史吹箫引凤,和弄玉一同跨凤上天

『攀龙附凤』二词连用,作为一种依附事件的形容

汉唐以来,由于方士和尚附会造作,龙的原始神性虽日减,新加的神性却日增。

人民已不怕龙,却依旧欢喜凤。

龙是个因时屈伸的灵虫,凤是个华美长尾的灵禽。双龙起拱即成天上雨后出现的虹。

它的本来似属于鹫鹰和孔雀的混成物

西周是个比较务实的时代

可知一面是祯祥,一面又起始和男女爱情有了一定联系。

吹箫引凤

我们说一切事物都在发展中不断变化。

即《牡丹谱》、《洛阳牡丹记》等著述的流行,和实物栽培的普遍,增加了人民对于牡丹名色的知识。想象中的凤凰,因之在人民艺术家手中,作为种种美丽动人姿式,共同反映于艺术创造中。

因此到唐宋以来,特封江湖河海诸龙为王为侯,这种龙神名衔直到19世纪还不断加款。

把应负的负责任推到龙王身上,并增加人民对于龙的敬畏之忱,也即增加封建神权政治。

可是有一点大不相同处,乱用龙的图案易犯罪,乡村平民女子的鞋帮或围裙上都可以凭你想象绣凤双飞或凤穿牡丹,谁也不能管。

绣凤穿花更加常见

凤给广大人民以生活幸福的感兴和希望。

凤和人民感情上打成一片。

鱼的艺术——鱼的图案在人民生少中的应用及发展

就多作两只美丽活泼的大鱼。

希望生产有余正是人之常情。

『如鱼得水』转成了夫妇爱情和好的形容。

唐代考试多由达官贵族操纵,人民获中机会并不多。

此外已有玻璃缸养金鱼的,代表新事物,成为当时贵族人家室内装饰品。

因此盛行大鱼缸。这种鱼缸一般多搁在人家庭院中,缸上照规矩还得搁一座小小石假山,上面种一些特别品种花药,千年矮或虎耳草,和翠色蒙茸的霉苔,十分美观。

谈写字(一)

任何一种工作,必需要锲而不舍的从事多年,才能够有点成就。

多数人若肯承认在艺术上分工的事实,……都认为一事精便百事精。

在点线明朗悦目便于记忆

『艺术』它的作用就是能够给我一种正当无邪的愉快。

字的艺术价值动摇浮泛而无固定性。

家中的卧底或客厅里,还是愿意挂一副写得极好的对联。

糟的倒是另外一种过分重视它而又慕名其妙的欣赏者。

风雅稍明绘事能涂抹两下的朝野要人,把鬻画作画当成副业收入居然十分可观。

对于名公巨卿又特别容易油然发生景仰情绪作成的嗜好。

脏毁

谈写字(二)

苍莽雄奇效果,无如笔不从心,手不逮意

宣武门外骡马市大街『西鹤年堂』一面金字招牌,传为严分宜手书。

琉璃厂匾额,实美不胜收

弘奖风雅

有些人或者还特别欢喜当众挥毫,表示洒脱

读展子虔《游春图》

中国山水画史的桥梁意义

照故宫溥仪起居服用日常生活看来,不像是个能欣赏字画的末世帝王,所以把这些劳什么带出宫,用意当不出二事:一换钱,托罗叔言转手换日是人的钱。二送礼,送日籍顾问及身边一小群遗老应时进见行礼叫一声『万岁』的赏赐。

忠臣孝子,贤愚美恶,莫不图之屋壁

产生时且带比赛意味,各尽所长,引人注意。

素壁

亦长远近山川,咫尺千里。

随以色晕开……人物面部,神采如生,意度具足,可为唐画之祖。

世称张萱画美妇明艳照人,用朱晕耳根为别。

然细线条终为人物画主流正宗。

居然敢纵笔作人物,写草字,画花鸟虫鱼。但几人能把握的

陈老莲(陈洪绶)活泼有生机

吴昌硕笔墨淋漓,在六尺大幅素纸上作绛梅,乱点胭脂如落红雨,十分精神。

花远重重树,云深处处山

欣欣而舒和,踏青郊游,翠陌竞秋千,渔唱渡水

谈谈《文姬归汉图》

蔡琰是东汉末年著名文学家蔡邕的女儿,蔡邕因参与董卓政权,董卓被杀,蔡邕在席上表示惋惜,被王允下狱,请修后汉史不得,终于死去。

到曹操当权时,因和蔡邕旧好,知道这件事情 ,才特别派人携带金帛前往胡中把蔡琰赎回。蔡琰归来后,嫁给小官董祀

后人因此把蔡琰故事和诗歌结合,编成《胡笳十八拍》乐曲。

使用强大武力和苛细法令。

善于在大处着眼,小处落墨

还只想屈辱投降,取得一时苟安

精工秀美

和穆端肃

神情都极和美

历来谈绘画考证和艺术鉴赏的,多乐于在一幅画中谈笔墨韵味,不大注意到这些具体问题。

不过,我们若把一幅画从全面去考查,对于它的时代判断会正确得多。

花园建筑时间比较晚的,是西郊的颐和园。部分建筑乾隆时虽然已具规模,主要建筑群却在七十年前才完成。修建这座大园子的经济来源是借口恢复国防海军,从人民刮来的几千万两银子。花园做成后,却只算是这个末代王朝一家人私有物。辛亥后虽已开放,门票高到四元一张。照当时物价,小市民和各省来京入大学读书的穷学生,每月吃饭费用就只够买参观券一张。因此能到颐和园游览的,除了外国人就只有极少数的达官贵人。而且排云殿两侧两个大四合院,除了一侧归清代宗室所占据,另一侧就为怂恿袁世凯做皇帝的袁大公子所占据,下到解放后赶走,这座大花雷锋才真正成为人民的公共财产。

玉澜堂相传是光绪被慈禧太后囚禁的地方

一鳞一爪

七十年过去了,帝王独夫和这些名艺人都已成尘土。

乐寿堂,这是60年前慈禧做生日的地方。

背景是一片北京特有的蓝得透亮的天空

坚实地珍贵铁黎木

夏天荷花盛开时,真是又香又好看

附近有一株盘旋而上的二三百年的老松树

山顶上那座全部用彩琉璃砖瓦拼凑做成的无梁殿

那座桥远看只觉得美丽,近看才会明白结构壮丽、工程扎实。

一种颜色金黄鲜明的小莲花。

去想象体会它们生命中的悦乐处。见到这种花朵时,最好莫惊动采折,做煞风景蠢事。

北京是个大型建筑博物馆

综合看来,又如同整体的一部分。

这个历史名城,战国时就已经是燕国都会之一。

琼岛上石头透剔清奇部分,明代搬移过中南海,就成了现在的『瀛台』

金元旧都略偏西南北,经过长久的岁月,加上几次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大事变,目下只剩下些城埂遗迹和庙宇中碑石树木。

给人印象是雄伟、华贵而又十分沉静稳定。

天安门建筑以华美壮丽见称,午门却给我一种端重严肃的感觉。

午门在历史上具有『凯旋门』意味。明清两代国有大事,出兵远征时,将帅受命成行,多在午门前举行出兵仪式。

让我明白,世界上任何一个地区都有过帝王,一时节具有无上的权威,不多久这权威总会消失无余。专制帝王在某种历史情形下,也能或多或少做了些对国家人民有益的事情。


』

0
《花花朵朵 坛坛罐罐》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