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遇见一个人 8.2分
读书笔记 全文
小墨

张德芬

李雪从自己经历的最痛苦、被忽视的婴儿期开始,一路分析家长的种种无意识行为给孩子带来的伤害,毫不吝惜地与大家分享自己从中获得的智慧。由于长期担任心理咨询师,她收集了各式各样的家庭案例,所以书中除了精神分析、心理学的重要理论之外,还有很多生动鲜活的故事,轻松好读,相信大多数读者都能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对号入座。

她崇敬的大师荣格也说过:“You have to feel in order to heal.”(你必须去感受,才能获得疗愈。)

所有人的心魔都是在儿时种下的。

很多人都有不顺遂的童年,但只有拥有敏感纤细的内心和聪明睿智的头脑,才能把苦难教训精炼成智慧。

正文

父母看不到孩子本身,他们看到的是孩子的功能价值。

这不是一句指责父母有功利心的话,也许他们并没有要求孩子必须功成名就。但是,父母能否看到孩子本身的存在,而不是用外在价值去定义物质性的“它”,这一点决定了孩子内心能否直接感受到爱。

也许孩子头脑里承认父母为自己付出很多,承认父母很爱自己,但他心里体会到的却是一份恒久的孤寂。

作为普通人,我们至少可以学习做到去尊重孩子是一个独立的生命,而不是父母的延续,更不是实现父母想象中功能价值的“它”。

婴儿和成年人不同,尚未建立客体稳定性。就是说,一个东西,看见的时候就是存在的,看不见就不存在了。

贪婪并非孩子的本性,而是因为曾经有太多的需求被否定、被评判、被延迟,这些痛苦长期累积,终于让他成为一个不讲道理、难以妥协和索求无度的人。

哪里来天生的熊孩子,不过是父母不懂得他们的心

婴儿若在孤独中学会坚强独立,比如过早学会独立入睡、自我安抚,那么他一辈子的生命底色都将孤独灰暗。

客体关系心理学大师温尼科特一生跟踪研究过6万对母婴关系,他说过:不存在婴儿,只存在母婴。无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婴儿都无法单独存活,婴儿的状态无时无刻不在精准地反映母婴关系的质量。

哭泣是婴儿表达内心情绪感受的方式,它不应该被阻止,而应该被呵护、陪伴,被充分允许。

父母过早地让孩子一个人睡,并不能使他独立,反而会让他产生被遗弃的恐惧感和对亲人的依赖感。”法国心理学家伊莎贝拉·费利奥沙告诫年轻的父母们,“只有拥有足够的安全感,孩子才能走向独立。”

应对孩子夜哭这件事其实很简单:顺着母亲的本能去抚慰他。任何违背人类本能的育儿法,都会带来人性的逆转。

第二章

孩子的出生,是来引领我们回归心灵的生活。

培养一个天才很容易,父母只要不用自己僵化的、自以为是的头脑试图教导孩子即可。
引自 全文

在起跑线上超前几步,却可能要在整个人生之路上付出代价。孩子自我发展、自我教育的过程有着神圣的内在规律,不需要任何早教机构去教。

澳大利亚最著名的儿童发展问题专家迈克·内格尔指出,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众多人体试验结果显示,除非是生活在极度与外界隔绝、极度贫困家庭中的孩子,日常与家人的互动和对周围环境的感知已经足以促成儿童健康、全面的身心发展。

智商、情商、社交能力和运动能力相辅相成,互为基础,不可分割。当过分强调针对某一特定大脑区域进行强化刺激的时候,反而可能导致“神经挤迫”现象。这种现象首先由芝加哥大学医学院儿科学及神经科学教授彼得·胡滕洛赫尔提出定义,根据他的研究,大部分尚未分化、对于青春期和成年期创造力有重大意义的大脑功能区域,会因为其他区域的侵占而萎缩。由此可见,孩子在起跑线上超前了几步,却要在整个人生路上付出代价。

我们能给予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尊重他自我教育的过程,不打扰。
引自 全文

若孩子希望和你交流、共同玩耍,请尽情回应孩子,与他的感受共振,如同协奏曲一般彼此呼应,幸福感十足。若孩子专注于自己的世界,请给予他自由、不被打扰的空间。

比如孩子正在观看一幅画,专注而宁静,他与这幅画建立了联结,感受到它的精神生命,如果这时候父母自作聪明地横插一刀,告诉孩子这幅画的名字、作者是谁、想表达什么主题思想等,那么孩子的感受就会被割断。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假如孩子的头脑中累积了大量知识,看到各种事物时就会第一时间去搜索知识,从而失去自己的感受力,让灵性的头脑变成流水线上的电脑。

这样的孩子走进社会,可想而知,只能去做别人分配给他的工作,而无法成为一个创造性的个体,主动创造自己想要的体验。

在某个领域取得顶级成就的人,虽然童年不一定幸福,跟父母的关系不一定亲密快乐,但至少,他们的童年都有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也就是说,至少有一个空间,父母是不管他们的。

如果父母不自以为是地教育孩子,不强迫孩子做到父母想象的样子,孩子遵从内在精神胚胎的指引发展自己,成就会远远超过父母的想象所及。培养一个天才其实很容易,只要父母在孩子的精神世界面前保持谦卑,不拿自己有限的头脑去教育孩子即可。

为什么一些人会在无限制的情况下把自己的身体搞坏,比如酒精成瘾、药物依赖,甚至吸毒?有的孩子真的会整天捧着iPad,智力发育低于同龄人。每个顽固的坏习惯背后,都是匮乏爱的痛苦呐喊。如果内心的某个空洞长期得不到爱的填补,就只能往里面塞酒精、药物、电视、网游、滥性等,但永远也填不满。

孩子的恶习若已经养成,切忌强行戒断,否则一定会有更可怕的后果。我在治疗中发现,守着电视其实是无助的孩子拯救自己的方式——现实中没有爱,孩子只能靠幻想来安慰自己,而电视提供了幻想空间。

被训导明白的规则,并不能保证被遵守。只有在内心感受基础上自然形成的规则,孩子才能轻松自在地遵守。

规则存在的意义在于最大限度地维护每个人的感受。
引自 全文

为什么这个小女孩能够明白我的感受,而且愿意维护我的感受呢?因为她的父母给予了她比较多的爱和自由,几乎没有制定过什么规则来限制她,所以她天然的感受能力——就是我们常说的“同理心”——保持得不错,既能尊重自己的感受,也能体验到别人的感受,在自尊与尊重他人之间,自然形成让彼此都舒服的界限。

也有一些人就是喜欢破坏规则,侵犯别人的界限,看到别人不高兴,自己才觉得来劲。这是一种病态的人格。可以推测,这种人在童年时期,父母给他制定了一大堆规则,当他一次又一次试图争取自由、做自己的时候,都被父母冷冰冰地禁止了。爱没有流动,所以他的内心形成这样的链条:规则等于痛苦,打破规则才可能有联结。那么,他当然不愿意遵守规则。试图训练孩子守规则的父母,如果训练过程切断了爱的流动,让孩子受苦,那么规则对孩子就意味着痛苦,一旦脱离了惩罚或奖励,他便不会自愿遵守规则。

我为孩子付出了那么多,他却从来不关心体谅我一下”,这句抱怨说明:第一,父母没有看到孩子真实感受的能力,只是通过孤独的自我牺牲的游戏来获得价值感,所以孩子也无法发展出关心别人的能力;第二,父母不清楚也不尊重自己的感受,总是表现出“无欲无求”的样子,孩子也就自然地认为父母没有需求,不需要关心。

在两个清楚自己感受的人之间,自然会形成规则,而且是流动的、灵活自在的规则。面对孩子没有被层层防御包裹的心,我们要真实表达出自己的感受,让孩子自由选择,成为他自己。别用我们狭隘的恐慌束缚孩子无限的可能。孩子的未来,一定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所及。

后来,我接触到很多父母,明白了这是为什么。很多父母让孩子几乎活在安全的真空中,每天对孩子说无数遍“小心!危险!不能碰”,孩子感受到父母持续的焦虑和担心,于是会把外部世界各种不熟悉的东西都视为危险的、有敌意的,从而压抑探索世界、学习新鲜事物的动力。

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认为,人在事物面前,如果不能按照个人意志作出自由选择,他就等于丢掉了个性,失去自我,不能算是真正的存在。
引自 全文

给孩子空间,让他自由感受、体验各种事物,别用我们狭隘的头脑来限制孩子无限的可能。如果把自己对世界的认知都教给孩子,孩子如何比你更优秀?

大多数夫妻情感破裂,都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导致的,只不过是各自认为的“正确习惯”不同而已。

为什么没有了要求和训练,我反而喜欢上秩序了呢?因为秩序和所有美德一样,都是人类的本心,只要内心不被外在的要求割裂,美好的品质自然会呈现,而且不会变成教条。

所以,若有充足的爱流动,孩子的好习惯也会自然呈现,无须训练。真正美好的品格,是得到充足的爱和允许之后,灵魂自发、自然的选择。

奥巴马的爸爸就是一个“混蛋”,抛妻弃子,妈妈靠救济金独自养活儿子,但她从不对儿子说“你爸爸不是东西,抛弃我们,你绝对不能爱他”,相反,她一直告诉奥巴马:“你爸爸是非洲的王子,歌唱得特别好,非常有才华。”妈妈鼓励奥巴马认同爸爸,奥巴马果然成了很有男人味的“国王”,国事再忙,他也没有缺席过孩子的家长会。

荣格离世前说:“你连想改变别人的念头都不要有。作为老师,要学习像太阳一样,只是发出光和热,每个人对阳光的反应有不同,有人觉得刺眼,有人觉得温暖,有人甚至会躲开。种子破土发芽前没有任何迹象,那是因为还没到那个时间点。永远相信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拯救者。”

现实社会是温暖还是残酷,不取决于社会本身,而取决于父母如何对待自己的孩子,亲子关系的真相创造了世界的真相。

潜意识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能创造现实——你潜意识里相信什么,世界就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现实。

让孩子内心富足并不一定需要父母经济富裕,关键是父母能否不评判孩子的欲求。如果经济受限,父母可以坦诚地告诉孩子:“你的需要我听到了,它很重要、很美好,只是我目前的经济能力有限,不能满足你。”但很多父母不肯简单地面对真相,而是通过批判孩子的欲求,把内疚和羞耻感转嫁出去,让孩子相信自己的欲求是可耻的。更悲剧的是,即使在经济并不受限制的情况下,父母习惯性的打压、评判依然存在。

孩子在不受父母控制的前提下发展出来的,才是真正的自控力,而且是精神内核并不对立分裂的自我控制。

金句:

对精神生命最好的扼杀就是否认孩子的真实感受,用自己的判断替孩子做选择。
引自 全文

第三章:

僧问禅师:何为佛?禅师答:一切。僧又问:何为佛心?禅师答:无所隐藏。僧说:我不明白。禅师道:你错过了。

读此公案,潸然泪下。

无所隐藏,正是精神分析所做之事。然而让真相呈现的,并不是分析,而是爱的照见。请用最大的善意来呵护孩子无所隐藏的状态,莫要让评判裹住他的本心,莫要让他因受伤关闭心门。关上的一刹那,我们就真的错过了。

语言是奇妙的东西,父母的回应反映了教育方式的选择,更反映了亲子关系的质量。

共振互动型

母亲以婴儿的感受为中心,与婴儿共振,给予积极的回应与关注。

这样幸运的孩子比较容易和周围的人产生共鸣,具有良好的同理心,存在感十足。

给孩子生命最好的滋养,是确认孩子的感受。

I see you,正是这个意思。

所谓美妙的爱情,也是这种感觉。

以母亲为中心型

当婴儿先对母亲报以微笑时,母亲没有回应。母亲逗弄婴儿,婴儿笑了,母亲觉得开心,也笑了。在这种关系中,婴儿好像是母亲的玩具,怎么逗怎么反应,得跟母亲喜欢的方式一样,才符合母亲的需要。只有母亲才可以是行为的发起者,婴儿要按照母亲的预期来回应,这就是“假自我”形成的基础——婴儿自己的感受长期被忽视,从而主动压抑自我,学会一套取悦母亲的方法,与母亲建立一种“没有自我”的关系。

这样的母亲需要孩子成为附属品,通常会打压孩子的自主性,把他正常的独立发展趋势当成病态行为,比如抱怨青春期的孩子“不像以前那么可心了”,“一回家就关起门,有心里话也不告诉我了”。

这样的孩子长大成人后,可能有良好的社会功能,可以适应社会,但却无法融入社会。貌似完整的自我实际上只是核心空虚的“假自我”,它可以是索取的、付出的、被人赞的、讨人厌的,但无论怎样,都无法和人产生真正的关系。

对于“假自我”严重的人而言,建立关系常常意味着自身能量的损耗。因为一旦进入关系,他就要围绕着别人的期望转,焦虑别人如何看自己、是否喜欢自己,然后打起精神来表现出让别人喜欢的样子,即“好我”,而压抑让别人讨厌的样子,即“坏我”。值得注意的是,他所认为的别人的期望经常都只是自己的投射,别人不一定真的有此期望;而“好我”和“坏我”也来自于自己童年时期父母的喜好,别人不一定真的有此喜好,所以即使“假自我”再努力,也无法获得真正亲密的关系,反而经常弄巧成拙。这一点在两性关系中表现得更加明显。

无关反应型

若孩子经常得到父母的无关反应,甚至是漠然的无反应,就会产生巨大的虚无感,无法确认自己的存在,自我支离破碎,用莱因的话说就是“存在性焦虑”。这样的孩子,自我无法聚形,连稳定的“假自我”都难以形成,经常处在不存在的痛苦当中,那是一种比死亡还可怕的感觉,我们通常称为“被抛弃创伤”。并非只有离开孩子才是抛弃,“人在心不在”的妈妈也会让孩子体验到可怕的被抛弃感。在这样的孩子中,有一部分人会发展成令心理医生都觉得棘手的边缘型人格。

有“存在性焦虑”的人很难安静下来跟自己在一起,要么找人说话,要么找点什么事情来做,连蹲厕所也得拿本杂志或者刷刷微博。有一类女人就是这样,一天打十几个电话要知道男人在哪里、做什么,搞得男人很崩溃。这种行为,意识上的理由是不放心男人,潜意识里却是因为感受不到情感联结的存在,“这一刻你不搭理我,我心里就感受不到你的存在了”,从而引发巨大的焦虑。

情感逆转型

根据几位来访者的描述和我的切身体验,情感逆转型的人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反人类情感。所谓“反人类情感”,就是与正常人的情感反应相悖。这样的母亲似乎专门和孩子的真实感受过不去,总忍不住要逆转孩子的情感。比如莱因的妈妈,曾经把孩子最爱的木马玩具烧了,理由是孩子太爱这个玩具了。莱因很喜欢一个姑姑,妈妈就禁止他与姑姑单独相处。

反人类情感的人,因为自己对获得爱和美好已经绝望,所以一旦看到别人心中升起爱、兴趣和希望,就会冲上去扼杀,把美好的气氛逆转成阴暗、绝望的气息,一起拖进坟墓。

下面是典型的反人类情感的对话。

孩子:妈妈,我在楼下看到一只小狗,眼睛大大的,还会站起来跟人握手,真可爱!

妈妈:别碰它!有个人养狗得了传染病,最后连肝脏都切掉了。

孩子:我毕业了,准备去大城市好好打拼一番!

妈妈:报纸上说了,连博士毕业都找不到工作。

反人类情感的人善于把任何气氛都逆转成压抑的、扭曲的、痛苦的。我记得小时候每次逢年过节,爸爸和我穿好新衣服准备出门时,妈妈必然一身邋遢地在收拾那永远也收拾不完的家务,爸爸看了很愤怒,骂几句就走了。我只好留下来陪着妈妈,听妈妈控诉:“你爸那个畜生啊,我做家务他都骂我,我们早晚都得死在他手里,哪天我做饭下毒,咱们一起死算了。”

我只知道每天自己的情感和信心都被漠视,或者被反过来,那种痛苦就像我在妈妈眼里根本不存在,胆敢展露存在就会遭到重击,让我严重怀疑自己的感受和主张,以致最后有任何期望冒出来,直接就被我自己给否定了。

爱孩子,就是疗愈自己。

当孩子悲伤、哭泣、愤怒时,我们容易把孩子的情绪评判为“不好的”,然后出于自己的焦虑,希望孩子赶快停止。比如拿玩具转移孩子的注意力,甚至喝止、威胁孩子。这样的做法也许有效,但孩子的能量被阻塞。能量长期阻塞会形成心理疾病甚至生理疾病。

孩子天然地会通过完整体验自己的情绪而自我疗愈,能量释放了,就不会形成心理创伤。这些丰富的情感体验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它们一起扩展了孩子生命的广度和深度。父母最好的做法是不打扰,如果孩子需要,就在旁边安静地陪伴。

我们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是试图解决对方的情绪。

拒绝不等于伤害

拒绝本身不会让孩子受伤,让孩子受伤的是附带的评判。没有评判的拒绝,爱依然可以流动。

我们为何不敢要求也无法拒绝呢,到底在怕什么?

有个孩子想去动物园,一遍遍地对妈妈说:“我想去动物园。”妈妈刚跟爸爸怄完气,正烦着:“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妈妈为这个家整天忙,给你赚钱买吃买穿,好不容易清静一下,你也不体谅妈妈!”于是孩子觉得自己真的做了错事,沮丧地回到房间里。

父母不是神,总会有无法满足孩子要求的时候,但这会让父母内疚,尤其是自我价值感低的父母,于是在拒绝时总要附加一堆道理,以证明自己的拒绝合情合理,孩子的要求不合道理。讲道理的本质是:我是对的,你是错的。这样虽然避免了内疚,爱的流动却被阻断。孩子体验到“被拒绝等于我是错的”,真正让他痛苦的不是事情本身没有达成,而是被评判为“错误的”,“不讲道理的我不值得被爱”。当我们长大提要求时就是如此,执着的其实并非是事情本身一定要达成,而是一定不能体验到“我错了”的感觉。于是,我们轻易不敢提要求,除非很确定对方一定会答应,而且是毫不勉强地答应。

同理,拒绝别人时,我们忍不住也要附加一堆理由,证明自己的拒绝合情合理,但爱的流动会因此而止,担心亲人、朋友会从此心怀芥蒂。所以,我们轻易不敢拒绝别人,常常委曲求全,最后因为莫名的小事怨气大爆发,真的变成“不讲道理的家伙”。

我拒绝了这件事情,不等于拒绝你这个人,不等于你提的要求不合理,不等于我不在乎你。我的拒绝仅仅是因为现在我不想这样做。拒绝的同时,我不会把自己关闭,我依然感受到你的爱,理解你的需要,理解自己的需要,让我们的需要共同创造出爱的方式。如果我答应你,一定是因为我也喜欢用这种方式爱你,而不是迫于维持关系的委曲求全,所以即使我付出再多,你也不必内疚。

不带评判地拒绝,没有委屈地付出,爱的流动如此之美。
引自 全文

孩子间的冲突不会引发创伤,但父母的干预会

冲突是生命历程中必然的体验之一,是孩子生命张力的体现。如果父母制止和评判,就会让冲突真正变成阻碍成长的坏事。

人类如此,动物也是如此。自然界中的动物也会遭遇创伤,比如生命受到威胁、争斗、失去伴侣,但少有野生动物长期处于抑郁状态,因为它们会在应激状态过后通过吼叫、抖动、奔跑等肢体动作,自动消耗过多的激素,释放恐惧、愤怒、悲伤等能量。

只有最聪明的人类才会长期停留在某个创伤中,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人类拥有头脑,会评判和干预自然的能量流动,并形成潜意识的限制性信念。比如孩子A和孩子B打架,家长发现后及时制止,并且各自拉回家教育。本来在哭闹扭打中的孩子,不得不停止肢体动作,忍住抽泣,进入“平静”状态。这种平静不是创伤释放后的真平静,而是能量冻结,即创伤的能量卡在体内。第二天两个孩子相见,因为体内冻结了应激能量,见到对方会再次引发创伤感受,虽然还在一起玩,却无法如从前一样亲密。所谓心理疾病,就是未释放的创伤能量长期累积固化而成的,也是生理疾病的成因之一。

冲突是生命历程中必然的体验之一,是孩子生命张力的体现。

父母长期的评判,会让无常的能量表达固结成恒常的心理创伤,让冲突变成阻碍成长的坏事。有时候,孩子的各种生命状态难免让父母已经充满制约的头脑焦虑不安,父母若能自己去面对那份不安,不干预、不评价孩子,可能再一抬头,孩子已经转换到其他状态了。孩子本无事,父母自扰之。

痛苦的中国式家庭陪伴

幸福的关键不在于陪伴时间多寡,而在于陪伴质量高低。当我们完全不想改变对方时,才可能真正陪伴对方。
引自 全文

客体关系心理学认为,关系就是一切,我们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寻找关系。婴儿若没有照料者的陪伴,无法存活;成年人若没有朋友或伴侣,生命黯淡无光;老年人若没有人陪伴,生不如死。

不改变,才能真正地陪伴

当我们完全不想改变对方时,才可能真正陪伴对方。
引自 全文

没有人喜欢被说教,没有人喜欢被控制。当我们想要改变对方时,无论出发点多么好,道理多么正确,其实都是在传递:“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你应该变成另外一个样子。”这个改变本身就会让对方感到抗拒。就像妻子想把丈夫改造成一个有热情的人,丈夫的心只会关得更紧,觉得妻子根本不接纳自己,很伤心。

为什么想要改变对方?因为看不见对方的真实存在,只看见我们头脑中想象出来的“正确”的对方。头脑中的想象是最可怕的,因为它会找到一万种理由来证明自己就是真理。

当父母看到孩子弯着腰玩iPad时,不妨去看看究竟是什么让他这么聚精会神,有兴趣的话甚至可以跟他一起玩。在爱的灌注下,孩子的脊柱自然会挺直。真正的陪伴是关注,但不打扰。

通过觉知培养陪伴的品质

如果爱,当我们看到对方的问题状态,忍不住要去提醒、教育对方时,先让自己停下来——从头脑的冲动回到身体的感受,先放松,再去觉知:“我为什么要提醒、教育对方?到底是为了对方好,还是捍卫我自认为的正确?对方真的需要我的教育吗?我这一刻有没有评判,觉得对方做得不够好、应该改变?”

觉知头脑中的妄想,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是真正的共情。试着把自己想象成对方,和对方一样的身体姿态、一样的表情等,试着去感受对方现在的感受。我们有可能了解到一些,也可能完全不了解。没关系,这种“感受对方的感受”的意愿,就是创造美好关系的开始。

第三步就可以去和对方交谈了。交谈的核心是理解对方的感受,并且把自己的感受反馈给对方。要注意,如果反馈的不是自己的感受,而是自己的想法,那么最好加上一个前提,说明想法只是头脑中的假设,不一定等于对方的现实。

前辈通过不断观察和治疗实践,发展出客体关系心理学。我理解其宗旨是:主体把自己和客体的关系内化成一种关系模式,内在关系模式不断投射出去,影响和控制主体与其他人的关系。通俗点说,就是父母对待孩子的方式决定了孩子的性格,孩子的性格又决定了他一生的命运。

自己童年不快乐的人,要给孩子爱与自由确实不容易。我们也许知道心理学意义上完美的父母应该是怎样的,但就是做不到。那些已经给孩子造成的伤害,更会让父母感到焦虑、自责。父母不是神,无须完美,但可以保持自我觉察,做诚实的父母。

当我们因为孩子的某些行为责骂他,甚至动手打了他时,可以诚实地对自己说:“这是我的内在创伤被启动了,因为内心痛苦而伤害孩子,这是我需要自我觉察和成长的地方,而不是孩子需要我纠正。”

当我们因为经济不宽裕,无法满足孩子的某些物质渴望时,可以诚实地对孩子说:“我看到了你的需要,它很好,只是爸爸妈妈暂时钱不够,无法买下它。”

然而,有的父母不诚实面对自己,转而攻击孩子:“你的需要太过分,你不应该提出无理要求。”这种事情若经常发生,孩子就会深信自己的欲求是可耻的,自己的欲望应该压抑、隐藏,面对世界不敢直接发出自己的声音,总是缩手缩脚,严重的会成为“老好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似乎无欲无求,实则自我坍塌。

父母做到诚实了,孩子就不会受伤害吗?

首先,诚实的父母是自我觉察的父母。有自我觉察的人会不断成长变化,伤害孩子的事情会越来越少,与孩子彼此的理解和接纳会越来越多。

其次,人总是无法避免地要经历喜怒哀乐。渴望拥抱而不得,孩子会体验到悲伤的情绪,但情绪本身并不伤人,它会升起,也会消失,是个自然流动的过程。只有当情绪的天然流动经常被阻塞,才会在心里形成创伤。比如有的父母把各种冲突都说成是孩子的错,告诉孩子“你不应该提这种要求,不应该有这种感受”,禁止孩子表达情绪,造成孩子意识和潜意识的分裂,这才是形成心理创伤的基础。

心理创伤往往是过去的事件造成的,既然已经过去,一切就不会改变,也不用改变。心理治疗的重要功能是把潜意识的感受意识化,让潜意识的感受被意识承认,两者逐渐合一,不再分裂,创伤便会弥合。所以,诚实的父母不扭曲孩子的感受,不扭曲就不会分裂,就会自然疗愈。

第四章:

教育的本质,其实是父母的自我修行。
引自 全文

如果是孩子即的事情,无论父母多么看不惯,也要努力关注嘴巴,内观自己。加入孩子希望听到父母的意见,那么父母最好与他分享活生生的体验,而不仅仅是告知“高明”的结论。少一个答案,孩子的人生就多一种可能。

父母在哪个方面不控制孩子,孩子就会在哪个方面发展得更好。

若未品尝过爱和自由,父母会误以为与孩子的关系只有控制。

轮回有巨大的推动力,使我们把痛苦转嫁给孩子、配偶。

有的父母越是自己活得悲催,就越有无穷无穷的欲望去操控孩子的一切。

父母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能力真正看见孩子,但我们依然可以成长,并且拥有爱父母或者不爱父母的自由。

在人的攻击行为背后,是对爱的强烈渴望——渴望有一个人能够宽容自己所有的攻击,能够无条件地爱自己,能够把自己从无尽的痛苦中拯救出来。

除了行为主义,几乎各心理学流派都研究出同一个结果:孩子通过内化和抚养者的情感关系来学习成长。所谓的“人格”,就是孩子与父母的各种情感干洗内化到心里,形成以后的性格,决定一生的命运。
引自 全文

得到爱和支持,没有被父母训练过一定要按照“正确行为”生活的孩子,会发展出真正的智慧。

秩序和美德一样,都是人类的本心,只要内心不被外在的要求割裂,美好的品质自然会呈现,而且不会变成教条。

安全感:
引自 全文

法国心理学家伊莎贝拉•费利奥沙这样告诫年轻的父母:“只有拥有足够的安全感,孩子才能走向独立。”

客体关系心理学大师温尼科特跟踪调研过6万对母婴关系,他得出的结论是:不存在婴儿,只存在母婴。

也就是说,婴儿刚刚离开母亲的子宫来到这个世界,没有自我意识,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害怕和恐惧,而他们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妈妈的爱和陪伴。

退行
引自 全文

李雪在《当我遇见一个人》中说,这些现象都可能是退行的表现。所谓退行,指的是孩子在得到了爱和自由之后,可能会表现地更加不懂事,更像个婴儿。因为相信能够得到父母的爱,所以孩子敢释放创伤。

心理咨询师武志红说:“恋爱到深处,我们都会变成孩子”;心理咨询师荣伟玲说:“恋爱是亲子关系的复制,如果童年幸福,我们更可能复制幸福,如果童年痛苦,我们更可能复制痛苦。”

美国著名“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曾说:“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种联系有可能影响他的一生。”

0
《当我遇见一个人》的全部笔记 12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