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师承考 7.4分
读书笔记 《白马》非马,亦非武侠
忍冬

《边城》与《白马》,篇幅相当。《边城》5万字,《白马》6万字。故事都发生在相对封闭的少数民族地区,《边城》在湘西苗族聚居区,《白马》在回疆哈萨克游牧地。

李文秀母亲的自杀,其实很牵强,把八岁的爱女弃置在人烟稀少的草原、沙漠中就忙着去殉情,太不负责任了。(《雪山飞狐》中胡斐母亲的殉情,却无此牵强,她把儿子的未来交给了自己足够信任的“苗大侠”。古人遇到一个“可托三尺之孤”的朋友,是可以坦然赴死的)似乎李三、上官虹夫妇在小说中的任务就是把孩子送到草原,任务完成,抽身告退。

翠翠的父母,像李文秀的父母一样,深爱对方,终致于殉情。李父死于他杀,翠父是自杀,然后,李母与翠母都跟着殉情而死。

十几年前,翠翠和爷爷相依为命,李文秀和“计爷爷”相依为命。“爷爷”和“计爷爷”死了,都留下孤女,面对不可知的命运。

翠翠、文秀,都有一份无处倾诉、不能自主的初恋情怀。少女情怀总是诗?《边城》与《白马》,笔调相似,平和舒缓、淡雅隽永的散文诗格调。李健吾视《边城》为“一部idyllic(田园诗的,牧歌的)杰作”,《白马啸西风》远不及《边城》杰出,其风格仍是“田园诗的,牧歌的”。

《边城》《白马》,都有人夜半唱情歌。傩送的歌声清呖如“竹雀”,李文秀的歌声婉转,如“天铃鸟”。

《边城》写翠翠、天保、傩送三人的情感历程;《白马啸西风》写李文秀、苏普、阿曼三人的情爱纠葛。与李文秀竞争苏普的,是阿曼;对傩送感兴趣的,除了翠翠,还有一个以“碾坊”为陪嫁的团总家的小姐。而团总家小姐与阿曼,分别是傩送、苏普的父亲(船总顺顺、苏鲁克)所喜欢的。

傩送、苏普(暂时或永久地?)离开翠翠、文秀,都有来自父亲的影响。后者,很重;前者,影响轻微,但仍存在。(“船总性情虽异常豪爽,可不愿意间接把第一个儿子弄死的女孩子,又来作第二个儿子的媳妇。”)

苏普、李文秀不能在一起,就像傩送与翠翠难以在一起一样。而这四人,并无一丝过错。

沈从文曾说:“凡事都若偶然的凑巧,结果却又若宿命的必然。”李文秀则疑惑:“如果当年你(苏鲁克)知道了,就不会那样狠狠的鞭打苏普,一切就会不同了。可是,真的会不同吗?”

金介甫认为“《边城》总的来说是写人类灵魂的相互孤立”,感觉《白马啸西风》正有这种况味。

1
《金庸师承考》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