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分
读书笔记 结语
时间与玫瑰

概言之,从事件、人物、制度与结构转向信-任型关系,不仅是分析对象的转换,更是分析内容与分析方式的调整,将通常所谓的重大事件、人物生平放回到日常的事务过程与关系过程之中,致力于“小事件因果关系”的分析[1],同时将抽象、静态的结构性分析场景化与过程化。如此,关系的分析便可以成为连接具体政治事件、政治现象分析(田余庆、寺地遵为代表的研究)与结构性的君民或君臣关系(西嶋定生、尾形勇、渡边信一郎、甘怀真的研究)的桥梁。前者因试图从若干重大事件中归纳某种历史线索而剪裁过多,使叙述充满跳跃,结果是将历史描述成朝向特定目标前进的必然性的演进史,史学不知不觉中成为论证存在即是合理的工具,而无力摆脱根据历史结局选取分析对象的目的论视角以及线性历史观;后者则过于抽象与宏观而难以和具体的历史事件、人物言行相勾连,因而无力解释具体历史的演进。而“关系过程”与“关系的关系”的分析则有助于摆脱历史目的论和线性历史观带给我们的,惯于按照历史结局选取对象的“大事件因果关系”(亦有学者称为“历史的辉格解释”或“倒放电影”)[2],帮助我们确立一种立足当时,顺流而观,意在揭示反复出现的言行如何构成历史的新的分析方式。

0
《宠》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