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内斯库诗选 7.9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追忆:她美丽得犹如思想的影子,她的后背散发出的气息,像婴儿的皮肤,像新砸开的石头,像来自死亡语言中的叫喊。

她没有重量,恰似呼吸。时而欢笑,时而哭泣,硕大的泪使她咸得宛若异族人宴席上备受颂扬的盐巴。

她美丽得犹如思想的影子。茫茫水域中,她是唯一的陆地。

忧伤的恋歌:唯有我的生命有一天会真的为我死去。唯有草木懂得土地的滋味。唯有血液离开心脏后,会真的满怀思恋。

天很高,你很高,我的忧伤很高。马死亡的日子正在来临。车变旧的日子正在来临。冷雨飘临,所有女人顶着你的头颅,穿着你的连衣裙的日子正在来临。一只白色的大鸟正在来临。

没有代价,价值便难以实现。在我们的民间文学中流传着有关牺牲的神话绝不是偶然的。谁不认准一个方向,谁就一事无成。

我,用思念鼓满的心灵风帆,四处寻找你,世界万物时刻都在贴近,我的胸口阵阵收紧,并隐隐伤痛。

没有回应的歌:我为何会爱你,梦幻的女人?你卷曲着,如轻烟,如葡萄藤,在我的胸口,在我的鬓角,总是那么娇嫩,总是那么波动。

我为何会爱你,纤细的女人?你像青草,将夏月切成两半,扔进水里,同它自己分离,恰惟两个拥抱后的恋人。

我为何会爱你,忧伤的眼睛?淡褐色的太阳在我肩上升起,拖拽着一片芬芳的天空,云儿清淡,没有阴影。

我为何会爱你,难忘的时辰?它在我心房驱赶着一队鬓毛倒竖的马群,而不是声响。

我为何会爱你,我的爱?季节的漩涡给天空涂上色彩(总是另一片,总是那么近)仿佛叶子飘零。仿佛寒冷冒出哈气。

我甚至想用肋骨,与你紧紧相拥。

亲爱的,不要过早地拥有真理。如此,你们还会有所梦想。

诗篇: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抓住你并亲吻你的脚跟,从此之后,你走路会稍稍跛脚,生怕碾碎我的吻吗?

第七首哀歌:选择真实。我以叶子的名义活着,我拥有神经,交绿变成黄,不让自己因为秋天而枯萎。我以石头的名义活着,不让自己在道路中被敲打成立方体,任由急速的车辆踩踏。我以苹果的名义活着,我有六个果核,从女孩的牙齿中吐出,从女孩的牙齿中吐出,那女孩在懒洋洋的胶木舞蹈后心不在焉。我以砖头的名义活着,每只手上都戴着坚固的泥手镯,在我拥抱生存中可能的蛋黄时。我永远都不会变得圣洁。太多,我总是太多地想象其他具体形式。

瞧我,我以马儿的名义活着。我嘶嘶鸣叫。越过伐倒的树。我以鸟儿的名义活着。我相信我有翅膀,但那是无形的翅膀。一切为了飞翔。一切,为了让现时的所有依赖未来的所有。

一切为了拥抱,细致地,一切为了摸索尚未诞生的景致,并用某种在场将它们抓挠出血来。

他通过蛋壳同飞翔告别,通过叶脉同影子告别。我怎么可能不爱他,如果他美丽得恰似黄昏里的一群羊。我们怎么可能不思念他,如果他与蟋蟀一样地沉默。他的眼睛是盲人的面具,他的心是哈姆雷特的马鞍。

舞蹈:你在跳舞,跳得如此不稳,我仿佛觉得一只鸟翅是你的居所。

你美丽如水,让我渴望石头。

我有眼睛,因为你是视见,我有手指,因为某人必须计数,我有皮肤,以免用血液抚慰你,我有朋友,因为孤独无法一杯饮尽;我在地上行走,因为云朵,因为谁也不能在天上哭泣;因为我们难以用忧伤和升起的星星为天空下雨……哦,你,我活着,因为你活着。

0
《斯特内斯库诗选》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