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通史(第七卷) 8.3分
读书笔记 第7章 从迁都之争到宁汉分裂
王哈哈哎

1.南方革命队伍的内部分裂日益明显 (1)概况 随着北伐军事的节节推进,南方革命的分裂迹象日渐显露; 矛盾主要在国共两党之间展开,同时牵涉到国民党内部的派系倾轧; 迁都之争,迎汪复职,提高党权运动,均是其反映; (2)矛盾焦点 集中于蒋介石一身; (3)军事方面 势力日涨的唐生智对蒋介石的总司令地位构成挑战和威胁; (4)政治方面 蒋介石极度忧虑鲍罗廷、中共和国民党左翼亲汪势力对其权位的颠覆,而后者有意想使国民党的高层权力格局回复到“三二零”事件之前的状态; 2.蒋介石从“三二零”到“四一二” 蒋介石从尝试“限共”,到最终走向武力清共,经历了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其间充满着各种必然和偶然的因素; 蒋介石并非从中山舰事件之后即处心积虑地准备清党反共; 中共也并非从中山舰事件之后即毫不迟疑地将斗争矛头对准蒋介石; sec1 迎汪复职运动 一、中共对国民党及蒋介石的态度 1.北伐初期的态度 北伐出师初期,苏俄和中共力图使国民党内的权力格局恢复到中山舰事件以前的局面,争取由国民党左派和共产党人重新联合执政; (1)对蒋介石 主张暂时保留蒋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务,寻找办法消除他军事独裁的威胁;达到孤立和削弱右派的目的; (2)对国民党 主张放弃自上而下建立一个强大的国民党的思想,不可照搬联共的模式; (3)对北伐 认为应当利用北伐来最大限度地发动群众运动; 2.1926年中共中央第三次扩大会议 1926年7月12日至18日,中共中央召开第三次扩大会议; (1)批评党内的两种错误倾向 一是认为共产党应当与国民党完全脱离组织关系,由共产党独自领导无产阶级来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脱离KMT,独立领导) 二是认为共产党应当包办国民党机关,占领发展国民党组织及党部的工作;(包办KMT) (2)对国民党的政策 坚持扩大和联合左派,共同应付中派和反对右派的方针; (3)对蒋的态度 既将其视为“将来之敌人”,又将其视为“现在之友军”,既对立又联合; 3.蒋介石对中共的政策(既对立又联合) (1)坚持联俄容共政策 此时蒋仍然深信必须维护孙中山的联俄容共政策; (2)看重共产党员个人作用 蒋对共产党人个人的作用相当看重,请求中共派100名共产党员去黄埔军校工作; 4.鲍罗廷的态度 鲍罗廷反对中共既支持又反对北伐的态度,主张防止蒋介石与共产党的冲突,等待国民党内部矛盾的激化; 二、迎汪复职运动 1.国民党左派反蒋与中共的反对 (1)国民党左派的反蒋 国民党左派把打倒蒋介石、打倒党内军事独裁的问题提到了首位,他们试图让中共成为反蒋先锋; (2)中共的反对 1926年8月26日,中共中央代表团与共产国际远东局举行联席会议; 会议决定“不使左派轻易实现立即召回汪精卫的计划”; 2.迎汪运动公开化 8月下旬,迎汪运动开始公开化; (1)黄埔学生左倾化 黄埔军校的学生多数左倾化,并形成一股与蒋介石强烈对立的情绪; 8月21日,该校3000学生召开大会,要求汪精卫回来; (2)国民党内的崇汪惧蒋心理 “三二零”之变太莫名其妙,一般党人和将领都有点寒心和恐怖; (3)蒋介石的反应 对于后方的迎汪运动,蒋介石的第一反应是共产党人在幕后操纵,意在“借此以倒蒋”; 3.中共与蒋介石的周旋 (1)共产国际远东局的反对争斗 1926年9月16日,共产国际远东局与中共中央委员会举行联席会议,维经斯基认为,要向国民党左派表明,中共不会同蒋介石发生争斗; 9月20日召开的联席会议上,维经斯基又指出,在蒋、汪谈判中,中共应当作为独立的一方; (2)蒋介石同中共商洽 蒋介石认为迎汪运动乃中共在幕后操纵,派人同陈独秀商讨,还亲自和维经斯基进行了会谈,达成了蒋管军、汪管党的共识; 4.国民党左派积极迎汪与蒋介石提议迁都武汉 (1)国民党左派的筹划 国民党左派准备发起召开国民党三大或临时代表会议来实现迎汪复职计划; (2)蒋提议迁都武汉 蒋介石先发制人,忽然在9月4日中政会决定于10月1日召开中央委员与各省区党部代表联席会议;意欲迁都武汉; 5.迎汪运动高涨与蒋被迫“迎汪” (1)迎汪运动高涨 蒋介石声势烜赫,因此遭受到各派各军的嫉妒,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迎汪复职的声浪日趋高涨; (2)蒋介石迎汪 10月3日,蒋介石发出“迎汪”之电; 蒋的条件为,汪回当组建三人合作的政府,欲以李石曾、张静江制约汪; sec2 左派问题论争 一、国民党中央委员及地方代表联席会议 1926年10月15日至26日,中国国民党第二届中央委员会及各省区代表联席会议在广州举行; 1.中共的作用 会议虽由蒋介石发起召开,却被中共和国民党左派操纵; 2.通过左派政纲 (1)拥护总理联俄联共政策; (2)拥护孙中山、廖仲恺的农工政策; (3)反对西山会议派; (4)拥戴汪精卫为领袖; 3.中共中央促进“迎汪复职” 会后,中共中央随即发布党内通告,号召全党各级组织为“迎汪复职”运动造势,并设法运动各地国民党地方党部发表迎汪复职电报,促汪速回; 二、国民党左派问题之争(中央与广东区委) 1.背景 (1)中共对国民党的总策略 加强左派,反对右派,孤立中派并使之左倾; 这一总策略来自莫斯科方面的指示; (2)国民党左派的软弱无力 令中共失望和焦虑的是,国民党左派实在太软弱无能; 2.国民党左派问题的分歧 (1)中共中央批评广东区委 1926年10月4日,中共中央致信广东区委,指示对国民党左派的政策; 中共中央强调,必须使国民党左派也感觉自己有群众、有力量;批评党内一些同志处处包办国民党,不给国民党左派以负责人和接近群众的机会; (2)广东区委否认国民党存在左派 鲍罗廷和广东区委认为,只有一般被压迫的工农商学各界民众才是真正的左派; 围绕国民党左派问题,中共广东区委展开了一场讨论,其焦点是国民党内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左派,左派的标准如何认定; 粤区多数同意鲍罗廷的看法,认为国民党只有左派群众,没有左派领袖,最多只能称作“准左派”; 粤区共产党认为,中共应在表面尊重准左派的独立地位,但实际上要取得领导他们的地位,要有领导左派群众的实权; (3)中共中央的反驳 中共中央认为,国民党左、中、右派只是比较之词,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也不必严格去区分什么是真正的左派和准左派; 中共中央认为,必须有国民党左派的存在,国共合作才能进行下去,指示“没有左派,我们就要造左派”; 3.对分歧的认识 (1)鲍、维之争 中共广东区委与上海中央的政策分歧,在相当程度上是鲍罗廷与共产国际远东局负责人维经斯基之间意见分歧的反映; (2)莫斯科在华力量的三足鼎立 加拉罕在北京,鲍罗廷在广州,维经斯基在上海; 11月,鲍罗廷直接听命于莫斯科,鲍罗廷从而成为联共(布)和共产国际驻华的主要政治代表; 三、中共中央迎汪抑蒋 1.迎汪的分歧 (1)中共中央积极迎汪 国民党联席会议后,中共中央对迎汪复职的态度转趋积极; (2)广东区委消极迎汪 鲍罗廷和广东区委对于迎汪复职不甚乐观; 他们认为,汪精卫如回来并无职可复,因而采取听其自然的消极态度; 2.对唐生智的分歧 (1)中共中央促使唐生智左倾 中共中央认为对唐生智应采取“包围”的办法而不是抑制的办法,通过各种手段促使唐左倾,打破革命只有一个独裁者的幻想; 中共中央对蒋的不满与日俱增; (2)广东区委抑唐 在广东,无论国、共,均认为唐生智是将来最不可靠、最危险的人物,处处防范唐、疏远唐、抑制唐; 3.基层党组织、党员的抑蒋 其行为更为激烈; 11月上旬,武昌一次军民集会上,工人公开呼喊“打倒蒋介石”的口号; 4.蒋介石的焦虑、激愤 蒋介石一直处于焦虑、激愤的状态中,几乎难以派遣和自拔; sec3 迁都之争 一、迁都武汉的背景 迁都之议,始于蒋介石; 1.武汉地位的提高 革命势力正向长江流域进展,武汉因其地理位置重要,有望继广州后成为新的革命中心; 但这一中心即将落入唐生智之手,蒋介石深怀忧虑; 2.蒋介石邀众方赴汉 9月9日,蒋介石致电国民党中常会代主席张静江与国民政府代理注意谭延,请政府常务委员会来湖北主持党政大计; 与此同时,蒋介石还电请鲍罗廷、维经斯基等人赴汉; 二、国民政府北迁 1.组织武汉政治会议分会 (1)组织武汉政治会议分会 9月18日,国民党中政会第22次会议讨论蒋介石的提议,决定在武汉组织政治会议分会; (2)联席会议决议政府仍设广州 10月16日广州联席会议讨论国民政府北迁案时,中共联合国民党左派代表一致表示反对;会议决议“国民政府仍暂设于广州”; 2.中共同意政府北迁 (1)原因 11月9日,蒋介石将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移设南昌; (2)改变态度 鲍罗廷和中共广东区委率先改变了对国民政府北迁的看法,同意蒋介石先前的主张; 但中共中央仍表示反对; 俄顾问加伦亦赞同迁都武汉,认为政府迁鄂后,北方问题将更容易解决,也不会与唐生智发生冲突; 3.开始北迁 (1)准备 11月16日,国民政府派财政部长宋子文、交通部长孙科、代理外交部长陈友仁、司法部长徐谦为调查委员,前赴武汉作政府迁移准备; (2)开始 11月26日,国民党中政会正式作出中央党部与国民政府北迁武汉的决议; 12月2日国民党中央党部停止办公; 12月5日,国民政府停止办公,发表北迁通电; 7日,国民党中央发表北迁通电,宣称半月内可到武昌办事; 4.北迁完成与武汉联席会议 12月13日,在鲍罗廷的提议下,在武汉宣布成立“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暨国民政府委员临时联席会议”,并正式对外宣告,中执委政治会议未来鄂前,该会议执行最高职权; 1927年1月1日,临时联席会议宣布,国民政府在武汉办公,财政、外交、交通、司法四部开始行使职权; 三、蒋介石的反对与南昌、武汉僵持 1.蒋介石的反对迁都 (1)原因 蒋介石对武汉联席会议可能带来的权力变局,最初并未十分警觉; 经过几天短暂的思虑后,他越来越觉得由以左派为中心的武汉联席会议代行最高职权之危险性,有可能在鲍罗廷操纵下架空自己的职权,回复到“三二零”以前的局面; (2)提议搁置迁都问题 1927年1月3日,蒋介石乘张静江、谭延等中执委委员路过南昌之机,召集中政会第6次临时会议,劝说与会者同意将中央党部及国民政府暂驻于南昌,迁都问题以后再议; 2.南昌、武汉僵持 (1)南昌、武汉僵持 蒋介石将中央政治会议留驻南昌,挟天子以令诸侯,形成与武汉临时联席会议对峙抗衡的局面; (2)蒋、鲍会谈 1月11日,蒋介石由南昌出发赴汉,希望与武汉方面协商解决迁都问题地点的歧见; 12日,蒋、鲍进行了数小时的私人谈话; (3)蒋、鲍矛盾激化 在武汉举行的欢迎蒋介石宴会上,鲍罗廷直言不讳地批评有军人摧残党权、欺压中共、妨碍工农运动,明显指向蒋介石; 在蒋介石滞留武汉期间,武汉街头出现了“打倒独裁”、“打倒蒋介石”之类的标语; 武汉之行,使蒋介石与鲍罗廷之间的矛盾迅速激化,蒋介石决意驱逐鲍罗廷; sec4 南昌与武汉的对峙 一、南昌、武汉对峙的局势 1.蒋、鲍矛盾 武汉临时联席会议成立后,鲍罗廷实际成为武汉政权的领军人物; 鲍、蒋之间势如水火,武汉与南昌之间对峙升级; 2.两个中央 (1)武汉 坚持以临时联席会议代行最高职权; 试图打倒蒋介石; (2)南昌 坚持以中政会行使最高权力; 试图驱逐鲍罗廷; 3.中央党部一分为二 (1)武汉 掌握宣传部、农民部、工人部、妇女部、海外部; (2)南昌 掌握组织部、青年部、秘书处; 双方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4.争议焦点——联席会议的存废 1月21日,返回南昌的蒋介石与张静江、谭延联名致电武汉,要求遵照中央决议成立武汉政治分会,结束临时联席会议; 武汉方面对南昌的决议不予接受; 5.汉方的优势地位 (1)多数中央委员的支持 孙科、徐谦、顾孟余、邓演达、宋子文等一批中央委员多站在武汉一边,留在南昌的中央委员,如谭延、何香凝等亦不愿跟随蒋与武汉破裂; (2)北伐将领的支持 唐生智等一批北伐将领表示支持武汉政权; (3)掌握财政军费 财政部长宋子文在武汉掌握着蒋所需要的军费; 二、各方博弈与对峙结束 1.武汉财政施压与蒋被迫妥协 财政是蒋介石的军事命脉; 武汉方面试图控扼财政向蒋介石施压,迫使蒋在迁都问题上让步; 2月8日,蒋介石在南昌召开第58次政治会议,决议中央党部与国民政府迁至武汉; 2.南昌、武汉继续僵持 (1)武汉率先行动 2月21日,武汉方面召开扩大联席会议,决定即日结束临时联席会议,宣布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正式开始办公; 22日,武汉方面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议,23日在武汉组织中央政治委员会; (2)南昌反击 23日,南昌召开临时政治会议,决议声明国民政府仍在南昌照常办公,以纠正汉口方面宣布在武昌办公之通电; (3)僵持不下 武汉方面,急于召开中央全会来限制蒋介石的权力,决定于3月1日前召开三中全会; 南昌方面,有意推迟全会召开时间,决议东南战事告一段落后再行召集; 3.中共内部的“倒蒋”争议 (1)共产国际反对“倒蒋” 1月19日,共产国际指示中共,反对任何分裂国民党的图谋; 共产国际远东局也不赞成革命阵营分化太快,认为鲍罗廷的“倒蒋”做法,会激化国民党内部的冲突; (2)维、鲍争论 2月22日、23日,维经斯基与蒋介石面谈,试图寻求蒋的谅解,化解武汉、南昌对立情绪,未达到预期目的; 维经斯基虽然不同意鲍罗廷的做法,但无法说服鲍罗廷接受自己的主张,两人为此展开了一场激烈争论; 4.党权运动与蒋驱鲍宣言 (1)党权运动 武汉方面,中共和国民党左派大造声势,呼吁提高党权; 获悉武汉方面激昂的党权运动,蒋介石异常恼怒; (2)蒋介石驱鲍 2月26日,蒋介石以国民党中政会的名义致电共产国际,请共产国际自动撤回鲍罗廷; 武汉方面,多数反对撤换鲍罗廷,并纷纷发表不信任和攻击蒋介石的言论; 5.蒋介石妥协与对峙结束 (1)蒋介石妥协 3月6日,南昌中政会第66次会议上,蒋介石表示同意多数人的意见,将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迁往武汉; (2)对峙结束 6日,谭延、何香凝、李烈钧、陈果夫等人离开南昌赴武汉; 这意味着持续两个多月的南昌中央寿终正寝; 三、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 3月10日至17日,二届三中全会在武汉召开; 1.会议概况 蒋介石和张静江没有出席,会议由鲍罗廷和国民党左派势力掌控; 2.改变权力架构 (1)中常会 中央常务委员会,取消主席制,改为常务委员制; (2)中政会 恢复为政治委员会; 3.削弱蒋的权力 蒋介石原来的职位,如中常会主席、中央组织部部长、军人部部长,均被撤销或替代; 只保留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一职,而总司令的权限,复由全会通过的条例加以限制; 4.军校改制 会议还决议军事政治学校及各分校,均改校长制为委员制;以此改变蒋介石利用黄埔军校培植个人势力的状况; sec5 “四一二”反共清党 一、蒋介石反共清党的背景 1.二届三中全会的刺激 武汉二届三中全会的结果,基本恢复到了“三二零”事件和二中全会以前的左派掌权的局面; 全会大大削弱了蒋介石的权力,使蒋产生了极大的权力失落感和政治恐惧感; 2.党权与军权之争 鲍罗廷等人低估了蒋介石的能量及其反应,以为通过动员群众大张旗鼓地开展恢复党权运动,就真能透过革命舆论压力而达到“迎汪倒蒋”的目的,不知权力的取得和维系最终离不开枪杆子; 党权与军权的较量,即是以文人对付武人,以笔杆对付枪杆; 3.收复南京 何应钦、蒋伯诚、顾祝同、邵元冲等一批人商议,南京收复后请蒋介石来南京主持大计; 3月21日,蒋介石克复上海; 3月23日,蒋介石克复南京; 4.党统“合法性” 国民党第二届中央监察委员中,右派及国民党元老占多数,陈果夫向蒋介石建议,不妨借助中监委的国民党老同志,取得他们对清党反共的支持; 其后,蒋介石邀请李石曾、蔡元培、吴稚晖等国民党元老,多次相聚讨论清党反共事宜; 5.武汉政府废除国民革命军总司令 4月1日,武汉政府下令废除国民革命军总司令,改为集团军; 蒋介石获悉这一消息后,更坚定了他清党反共的决心; 二、汪精卫回国 汪精卫自德国经苏俄回国,于4月1日抵达上海; 1.汪、蒋会谈 4月3日前后,汪、蒋之间单独作了一次长谈; 汪精卫既怕共产党的急进,也不满蒋介石的保守,企图在两者之间谋求出路; 2.汪、陈会谈与汪陈宣言 (1)汪、陈会谈 汪、蒋会谈后,汪精卫又约见陈独秀,质问共产党是否准备“打倒国民党”取而代之?陈独秀极力否认; 为澄清事实,力辟谣言,陈独秀当即起草了一份宣言,汪阅后同意与陈联名发表; (2)汪陈宣言 4月5日,宣言以《国共两党领袖联合宣言》的名义公开发表; 宣言表示,国共两党将仍本孙总理的联共政策,亲密合作; (3)影响 汪精卫遭到了蒋介石及一些国民党元老的指责,汪立即秘密赴汉; 使国民党左派和中共以为宁汉之间的紧张气氛有缓和的可能; 三、“四一二”事变与清党反共运动 1.背景 (1)武汉决议迁都南京 4月7日,武汉中央政治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将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迁往南京; (2)陈独秀的强硬举措 陈独秀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认为除了坚决采取反蒋行动外,别无出路,但行动受挫; (3)上海的日益紧张 上海形势日益紧急,中共中央和共产国际代表因远在上海,消息不灵而不能及时采取有效对策; 到3月下旬,有关上海工人纠察队将要冲击租界的谣言四起; 2.“四一二”事变 4月9日,蒋介石下令查封了受武汉邓演达直接领导的上海总政治部机关; 4月12日,蒋介石密令白崇禧、周凤岐,以制止械斗为名,利用青红帮做前锋,在一天之内迅速将上海工人纠察队的武装缴收; 4月13日,蒋介石草拟一份《告国民党同志书》,历数共产党的种种“阴谋”,声称其12日行动为护党救国运动; 4月16日,召开政治会议,决议在南京成立国民政府与中央党部; 3.清党反共运动迅速铺开 4月17日,通电发表4月9日中央监察委员会全体紧急会议议决案,举发共产党“谋叛”证据,并指名通缉共产党首要名单; 清党反共运动迅速在蒋介石势力所及的江、浙、皖、闽、粤、桂等省区铺开; 四、南京国民政府成立 4月18日,南京国民政府宣告成立; 1.宁汉对峙 国民政府一分为二,形成宁汉对峙的局面; 2.沪、宁、汉三足鼎立 若将“西山会议派”先前在上海成立的中央党部算入,国民党实际上是一分为三,沪、宁、汉互为犄角,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0
《中国近代通史(第七卷)》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