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关系中成长 9.5分
读书笔记 给人生上下半场的启发
清 流
P176给人生上半场
对生命处境坦然说“是”,总是困难,特别对处在人生上半场的年轻人来说。如果你身为他们的师长、父母,有两种反应会让他们成为他们自己自我放弃的同谋:
一是你不懂他的痛苦,你谴责他;
二是你不愿表达对她的关心,让他误以为你也放弃了他。
拉他们一把的方式是看到他的生气、愤怒、玩世不恭背后那颗心,正因为无法理直气壮而发抖。

青春的历程是从内在心灵以外的现实角色上寻找认同,然后花个一二十年的时间,沾染上这些年轻所认同的影子,形成一个仿若大人的“壳”。
为了创造这个“壳”,我们都曾经好努力,以至于即使时间到了,仍然不敢轻易将它脱掉。这样的年轻人,有两项特征:
其一,过于顺从,不敢将自己的意见发声;
前二,过于圆滑,看着别人脸色就转弯。
如果你遇到这样的人,不要因为他的乖顺而感到欣喜,记得提醒他:如果感觉时候到了,就要勇敢脱壳而出。他们蠢蠢欲动的心灵,只欠一句鼓励而已!

如果成长中没有合适的认同对象,基于心理补偿,我们会创造出一个自我膨胀的人格。他们分裂成两种典型的模样:
其一,因为害怕不被别人认可,而显得软弱;
其二,以自大的姿态指使他人的张牙舞爪。
但这两种表现,都是融入社会的障碍与恐惧慌,张牙舞爪是懦弱的虚张声势,懦弱的心里可能才充满愤怒。
如果你是他们的师长、父母,痛斥他们表面的样子并没有用,这只会助长他们张牙舞爪的气焰和懦弱的卑微,让他们内在产生更强大的愤怒。他们需要的是你响应他们心底的另一面,那些他们明知存在,却深感恐慌真实的自己。

父母塑造了儿女,而儿女最核心的挣扎在摆脱父母的认同,把自己和父母区分开。
当你是儿女,你有没有这个勇气对爸妈承认:“其实我需要离开你们去寻找自己。”然后面对他们对你不再如此听话的哀伤。
当你是父母,你有没有这个雅量:”接受挣脱你的影子“,也许才是孩子最深的需要?

一个时常感到父母焦虑不满的人,心里总住着一个严厉的父母形象,让他们不自觉用苛刻的标准来检视社会世界还有自己。但其实他们比谁都对“无法改变”感到颓丧。
直到有一天,他们终于知道:改变最大的困难,在于你想设法改变的并不是现在的父母,而是过去曾经严厉对待你的父母;他们终会发现,这实在是不可能。“过去”永远存在,与“现在”的时间轴而发生。
那些“想要改变过去”的期盼,荒谬如同“想要去五金店买牛奶”的心愿,阻碍了关系发生和解,也阻碍了你发现世界的改变。

没有人能否认“真实”的重要性,也没有人能教会我们该如何衡量。
但是通过这些人,这些在我们身边的人,我们却可以懂得什么叫做“更靠近真实”。
那就发生在你更清楚地跟他们说“要”和“不要”的时候,掂掂自己的心头,发现恐慌的程度,居然开始减少了!是的,也许这就是更确定的人格方向了。

每一个接触到自己本能的时刻,总是这样跌跌撞撞地就进来了。
本能不会只是为你带来快感,它会创造人生的灾难,比如你突然想转系、想转行、想去新的国度。
别人可能会笑你异想天开,笑你不自量力,或者因为你的发梦而担忧。但你只要保持这两个原则:
其一,相信你的直觉。根据求知的渴望,而行动;
其二,不要因为获得一点小确幸,就沉溺其中,想要重复那些让它发生的轨迹。

到了生命中场,我们逐渐在“成为什么”中感受到“成为什么不再让我如此满足”。如果你在这种感觉里,可以这么做:
首先,找到一想你可以超越对他人的依赖独立完成的事情。
其次,感觉这是否印染你对生命的全新热情,若否,再找一项,知道你完成这个关注自我的任务为止。
然后不要忘了:“痛苦”是我们认识自己热情的解药,走到谷底后,生命的路就是上坡。

大前研一说得好:“这个年龄已经不允许不成熟,当你无力把握命运中的某种爱、某种缘、某种现实,就要学会放手。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开始。”
每一个痛苦的事件,会为人生带来至少一个以上具有蜕变性的意义。
如果你接受这一点,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如果你否认这一点,你永远只会看到自己的悲哀与不幸。

心灵不只是早年经验、大脑或学习,而是一个“视野无限”的终极名词。
0
《在关系中成长》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