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竹杂记 8.6分
读书笔记 全书
Z馨月

『苦竹杂记

正是简练淡远的

换句话说就是为了鬼里边的人。

惟逮稍为壮大,往往便为聚财渔色的行为。

岁月青松老,风霜苦竹余。

根岸派

具衣冠而少神气。

讨人厌而长生着的人呀,冬天的蝇。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可以得到湿手捏小米的大赚头。

砍头最是苦事,不意于无意中得之(金圣叹)

却逢小鸟吃青虫

无量劫来,生死相续,无贤无愚,俱为妄想骗过。

大丈夫当如此矣。岂非一肚皮妄想。

要他勿怕死是要他拼命做事。

狂而不失于正,乐而不伤于淫

若平常一文人或下第或罢官,便自以为宇宙间最大冤屈,沉溺于酒色,或并吸大烟,真者已可笑,假者无非饰词纵欲耳。

明太祖以制义取士

盖考八股则必读经,经外之书皆不复读,即不焚而自焚

皆做八股求功名,思想自然统一醇正。

虽是平平之语,却哀哀之极。

善邻之谊

订文墨交

文人本来只能做诗文,一出手去弄政事军务,鲜不一败涂地者。岳飞有言,天下太平要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

我想匀出这种一点工夫来看笔记,希望得到开卷之益。

信择地以安亲,不信风水能福子孙。

清朗通达。

少年爱绮丽,壮年爱豪放,中年爱简练,老年爱淡远。

读者大抵喜狐胜于鬼

竹箩盛饭,木桶盛汤

抽饭尝汤

我买这本破书固然是由于乡曲之见,一半也因为他是尺牍,心想比别的文章当较可观,而且篇数自然也多,虽然这种意思未免有点近于买萝卜白菜。

国家七八年不用兵,持戟之士化为弱女

所恃无恐惟高皇帝在天之灵耳。

日月洵易迈

老女欲与群少年斗脂竞粉,不特粗眉不堪细画,亦觉宿酒不比新篘

浅滩船独木桥,苦无转身地

因为是禁书的缘故价格飞涨

禁的效力一半还是等于劝。

古人以犬羊比夷虏,良有深意。触我啮我则屠之,弭耳乞怜则抚而驯之。

如观旧戏,锣鼓未响,关目先知,此学究文字也。

忍之一字,众妙之门。

清谨勤之外更行一忍,何事不办。

忍事敌灾星

忍过事堪喜

吃得三斗酽醋,方做得宰相,盖言忍受得事。

内心能安忍外所辱境,故名忍辱

忍之为德最为尊上

张公艺,他为的要勉强糊住那九世同居的局面,所以只好写一百个忍字,去贴上一张大小膏药了。

安莫安于忍辱

十年一觉扬州梦

忍过事堪喜

人家的事情不能知道,自己的总该明白吧,自知不是容易的事,但也还想努力

我是赏识它的境界。这有如吃苦茶。苦茶并不是好吃的,平常的茶小孩也要到十几岁才肯喝。

造意遣词皆极尖新。

颜其旅馆之戏曰贱者居,有好事者戏颜其对门曰良者居

老了不肯休歇,还是涎着脸要闹什么风情,是人类中极不自然的难看的事。

而没趣味乃是一件大坏事。

大俗若雅

印贪三面刻,墨惯两头磨

磨而渐短,正如爱莫能助人之渐老耳。

天黑举事,霹雳乍响,电光制掣空,一块火丸,碎为万星,银龙影欲来,金乌翼已翻,丹鱼入舟,火鼠奔波,或棚上渐渐烧出紫藤花,或架头一齐点上红球灯,宝塔绮楼,千化万现,真天下之奇观也。两岸茶棚,红灯万点,栏内观者,累膝叠踵。

爽凉洗骨

竞奢耀豪,举弦歌于杯盘狼藉之中,呕哑至晓乃歇。

完全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有一个多钟头茫然地在等候烟火的开始:发现了这样一个傻头傻脑的自己,也是很愉快的事。

立身先须谨重,文章且须放荡

残篇剩简

鸳鸯七十二,乱舞未成行。

文人里边我最佩服这行谨重而言放荡的,即非圣人,亦君子也。

她们(为高洁地过着禁欲生活的老处女)当初好象对于自己的境遇很满意,过了多少年后却渐显出不可抑制的恼乱与色情冲动,那些生活上不用的分子被关闭在心灵 的窖里,几乎被忘却了,终于反叛起来,喧扰着要求满足。

那些写得最清净的人却生活得最不清净。

恋爱经验与宗教经验战争经验一样地难得,何况又是那样深刻的,以至闹成事件。

打来的一拳无论怎么凶,明白了他的打法,自然也有了解法。

晴雨不同的禽音最显著的是鸠鸣

俗谑善愁者曰鹁鸪

词家风趣宁痴勿这,宁纤勿壮,宁小巧勿粗豪,故不忌儿女相思

情之正者日用之伦常之中,惟恐不足,恶得闲

盖雅则贱货贵德,达则慕义轻生,故可重也。若只如世俗以诗酒书画为雅,以不拘行检为达……

夜见星斗阑干

生物的自然之道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河里活着鱼虾虫豸

《老子》称之曰天地不仁。人这生物本来也受着这种支配。

如甘蔗滓的一嚼再嚼,还有那么好的滋味。

帝力之大如吾力之为微。

冲淡

如今反而写得那么剑拔弩张

这样看来,那么说日本建筑之中最是造得风流的是厕所,也没有什么不可。

因为价廉所以觉得物美也未可知。

顶讨厌那书里的避讳字。

我很喜欢讲风物的书。

岁有微霜则百物蕃盛

天真烂漫的而又那么鄙陋的此等愚民的习惯。

常常无限地使我的心感到慰安。

花月宜人

骨都骨都的咽下去。

从习惯上要求一点苦味就算数了。

正如行人见路上当妇或要多看一眼,亦本是人情之自然。

充满着人情

小儿真是对于无意味的事会很感兴趣的。

现在的人无端地忙碌。

假如有不朽这么一回事,我愿望将人的生活里最真率的东西做成不朽。

夫文载道,而道不可见,于日用饮食见之。

自明代以八股文为取士之功令。

道不可见,只就日用饮食人情物理上看出来,这就是很平常的人的生活法,一点儿没有什么玄妙。正如我在《杂拌儿之二》序上所说,以科学常识为本,加上明净的感情与清澈的理智,调合成功一种人生观。

寿长名高,天下已多忌之

明若昧之间,则半晦于繙译,半晦于禅学也。

大抵糊涂是不能精明,模糊是不为精明。

世事精细杀

普通的人大抵只能在人间细事上精明。

正如种树卖柑之中亦寄托治道,这岂非古文的流毒直渗进小说杂家里去了么。

报本追远

兴观群怨

人皆知秦坑儒,而不知何以坑之。

死只一个,而死法有好些。

然而人终觉得活埋更为凶惨,此本只是感情作用,却亦正是人性之自然也。

但野蛮的事纵或仍有,而野蛮之意或可减少。

凡民族主义必含有复古思想在里边。

我们在日本的感觉,一半是异域,一半却是古昔。

另人感到局促,无安闲之趣

清疏有致

简单而省费

对于食物中国大概喜热恶冷

我所说的乃是中流的知识阶级应当学点吃苦,至少也不要太讲享受。

改变一种生活方式很是烦难。

善于别择

日本古今的文化诚然是取材于中国与西洋,却经过一番调剂。

很能把先进国的文化合拢去保存或同化而光大之。

天下无可速成之事

盖明光实在是『快似慢』,一年半载便是空闲着也就倏忽地过去也。

汉字的读音本来与字面游离的。

学外国文的目的第一自然是在于读书

老实说,我觉得无话可说。这里有三种因由。一,有话未必可说。二,说了未必有效。三,何况未必有话。

只要人去细心考察,能知者即可渐进为贤人,不知者终为愚人,恶人。

为治者不在多言,顾力行何如耳。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要他勿怕死是要他拼命做事,不是要他一死便了事。

一句话道 ,大家的责任就是大家要负责任。

一是自知,二是尽心,三是言行相顾。

学随年进

因了年岁的不同,一个人的爱好与其所能造作的东西自然也异其特色

少年老成的人是把老年提先了,少年未必就此取消,大抵到后来再补出来,发生冬行春令的景象。

故凡有得而可言,皆不足以得言。

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老翁道家常

常在口头心头的总不出道德仁义与爵禄子女。

譬如不必再上学校了,即使另外须得工作,也是一样的苦工,但总之无须天天再怕被责罚,就是极大的便宜。

想让学生自由发展,少用干涉,多用引导罢了。

难似易

总之我觉得北大是有独特的价值的。

可是后来各大学都有这一课了(元曲),骂的人也就不再骂,大约是渐渐看惯了吧。

中国的学术界很有点儿广田自荒的现象,尤其是东洋历史语言一方面荒的可以,北大的职务在去种熟田之外还得在荒地上来下一锸,来不问收藏但问耕耘的干一下,这在北大旧有的计画上适合的,在现时的情形上更是需要。

萤雪十载

北大的学风宁可迂阔一点,不要太漂亮,太聪明。

要奋勇前去开辟人荒,着手于独特的研究。

我只觉得北大有他自己的精神应该保持,不当去模仿别人,学别的大学的样子罢了。

披沙拣金

我只喜欢兼具健全的物理与深厚的人情之思想,混和散文的朴实与骈文的华美之文章。

0
《苦竹杂记》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