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船事件 8.6分
读书笔记 第81页
蚱蜢
俄罗斯——只占世界的六分之一,剩下的还有六分之五呢。遗憾的是,不是任何一种植物都禁得起移植并适应另外的气候和另外的土地的。在卡马河和伏尔加河河岸、在莫斯科、在国内的旅行中、在工作岗位、在流放地甚至是在监狱里,我都感觉自己是在家里;在国外永远没有在“家”的感觉,无论你怎样熟悉那个国家、那里的人民、那里的语言。这不是爱国主义情感, 而是一种天生的水土不服。而且也不愿意服;也许,还有一种傲慢在里面。几乎我所有的书,都是在侨居国外或在国外流放的时候写的;在俄罗斯“没时间”写;但只有俄罗斯的生活提供了这些书的生命材料。在国外生活了大半生后,在自己的回忆中,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谈这虚度的一半了;它太私人化了,正因为此,在我与莫斯科、与最后的“家”告别时的痛苦时分,我中止了自己的手记。

米哈伊尔·奥索尔金

0
《哲学船事件》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