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昏 8.2分
读书笔记 第五十八章 分别
Jim Moriarty
命运对女孩子是残酷的。 少先队的大队主席、门门功课五分的三好学生、好好膝下的娇千金、少年宫歌舞队的女演员、全校数学竞赛第一名……现在全无一例外地在内蒙旷野抡大镐、和泥巴、拌麦种……她们觉得被社会抛弃了,被不公平的命运抛弃了!急得尖叫、跺脚、号啕、用拳头砸连部房屋的土墙。 她们哭离别、哭自己……怎么办呢,别人一个个上大学、调转、病退、招工……自己怎么就那么无能,走不了?这辈子的最后归宿在哪儿呢?莫非30大几才能回去,再干学徒工,再去解决个人问题吗?一张老太婆脸还有什么意思?就在这儿找一个老蒙,动物性地结合吗?给人做饭、下小崽儿、缝皮得勒……不敢想了,她们只是放声大哭。 在漠漠大野,浩浩蓝空之下,那维系着姑娘生命的一丝丝细线,简直被嘶哑的哭声震断了。最后,在连长反复哄着,劝着,她们才哭哭啼啼,摇摇晃晃,互相搀扶着回到宿舍。
0
《血色黄昏》的全部笔记 6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