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百天 8.8分
读书笔记 巴尔干火药桶
David Bowie

米哈伊洛维奇以前是一名情报人员。他是一个坚定的君主主义者,对旧日的权力充满渴望。尽管受过一些教育,但他仍保留着祖先的很多原始气质。对于进一步的复杂问题,他犹豫不决,不喜欢做决断。他仇恨共产主义,因此拒绝参加铁托的游击队。于是,几个月之内,一场本来是反希特勒的爱国战斗变成了反对铁托的政治战争。战争非常激烈,以致米哈伊洛维奇开始与德国人秘密勾结。他对副手们说,一旦他们的国家摆脱了铁托,他们便将把枪口转想得个人。讽刺的是,他的儿子和女儿却为铁托而战。

伦敦流亡政府声讨说,指责米哈伊洛夫危机与德国勾结,是布尔什维克的一个谎言。该政府又擢升米氏为将军,继而任命他为国防部长和南斯拉夫皇家军队总司令。这些身在伦敦的南斯拉夫人非常善于游说,因此,英国人和美国人开始大量地给米哈伊洛维奇空投物资。直到1943年年终,丘吉尔读到了年轻的牛津教授F.W.迪金上尉所写的一份透露内情的报告,这才产生了疑虑。给米哈伊洛维奇提供的援助是否全都被用来与敌人作战了呢?为了确定究竟是铁托还是米哈伊洛维奇才应该得到盟军的大量援助,首相派出了32岁的前职业外交家菲茨罗伊·麦克莱恩准将,让他率领一个军事代表团去调查南斯拉夫游击队。

麦克莱恩是议会里的一名保守党党员。他发现,铁托联合了很多政治派别的爱国者,组成了一支富有进攻性的有效力量。他报告说,游击队员律已甚严、生活简朴。他们不酗酒,不抢东西,不虚掷光阴。他们似乎都受同一个思想和军事上的誓言所约束,要把法西斯分子赶出国土——然后为他们犬牙交错的国土上的人民建立一个公正的,政府,使麦克莱恩尤其惊讶的是,铁托有着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这种特质出现在一个热忱的共产主义战士身上似乎不太合适。同时,还有其他很多,令人出乎意料的东西:铁托的远见卓识,富有幽默感,因生活中的一点点小情趣而欢欣雀跃;他的勃然大怒;他的深思熟虑、宽宏大量和看问题的全面视角。

0
《最后一百天》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