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当代简史
之龢
四 首次大选的举行与联合政府的成立和运作
1991年10月17~18日,柬埔寨人民革命党举行特别代表大会,决定改名为柬埔寨人民党,由谢辛(Chea Sim)接替韩桑林任党的主席,也不再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唯一的指导思想,主张政治多元化。1991年11月14日,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主席西哈努克亲王重返金边,但在11月27日,代表民柬的柬最高委员会成员乔森潘与宋成在金边的住所遭到暴力袭击,西哈努克被迫于当日下午返回曼谷。原定于12月4日举行的柬最高委员会会议因而被迫延期。经过西哈努克亲王的多方努力,多次延期的柬最高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于同年12月30日在金边举行,会议决定延请联合国驻柬权力机构(简称联柬机构)比原定计划提前数月进驻柬埔寨。
1992年2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决定向柬埔寨派出由15900名维和部队、2400名文职人员和3600名警察组成的联柬机构,时间为16个月,全部费用20亿美元。3月15日,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联柬机构主席明石康抵达金边。联柬机构落实《巴黎协定》规定的第一阶段全面停火计划完成得比较顺利,并从6月13日开始第二阶段停火计划,要求柬埔寨各方向联合国维和部队开放各自的控制区;柬四方共20万军队到指定地点集结,复员各自70%的军队并收缴武器等。但民柬方面以《巴黎协定》中关于监督和核查越南军队撤出以及使柬最高委员会成为柬唯一合法机构和权力来源这两个关键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为由,拒绝执行第二阶段停火计划,拒绝集结部队、解除武装,维和部队不准进入民柬控制区。但联柬机构不接受民柬方面提出的理由和要求。
为防止来之不易的柬和平进程不致半途夭折,东盟和日本以及联合国进行了多次调停,但民柬与金边政权未能取得一致。同年11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制裁民柬方面的792号决议。但民柬并没有因为联合国的制裁而改变自己的立场,柬埔寨第二阶段的停火计划不了了之。与此同时,民柬同金边政权的军事冲突愈演愈烈。1993年1月25日,金边政权对民柬阵地发起大规模攻势,重点进攻拜林市。
1993年1月28日,柬最高委员会和联柬机构特别会议在北京举行。联柬机构主席明石康提议在1993年5月23~25日举行柬埔寨立宪议会选举,得到各方的赞同。1993年2月25日,联柬机构宣布有20个政党获准参加大选,461.8万选民参加了选举登记。但民柬以过去提出的参加第二阶段停火所需要解决的两个问题仍未解决,柬还不具备大选所必不可少的中立政治环境,因此,民柬虽然成立了‘柬埔寨民族团结党’,但坚持不参加大选。民柬的如意算盘是金边政权的政治恐怖和暴力活动可能会使西哈努克、拉那烈(Norodom Ranariddh)以及宋双等人抵制大选,那样就只能成立由西哈努克领导的政府,这样民柬就能有更大的分量。但民柬对形势估计错了,根据安理会1993年3月8日通过的810号决议,柬埔寨大选的竞选活动在4月7日拉开了序幕。5月23日,事隔20多年的再一次大选在细雨蒙蒙中举行,数百万选民在全国21个省的1450个选票站投了票,投票率高达89%。
6月10日下午,大选结果公布,大出人们所料的是拉那烈领导的奉辛比克党(以下简称奉党)获得了401万多张有效票的45.4%(182万张),赢得了120个国民议会议席中的58席,成为第一大党;谢辛和洪森领导的柬埔寨人民党居第二位,获得38.2%的选票(153万张),获51个议席;宋双领导的佛教自由民主党(Buddhist 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得票率为3.8%,获10个议席。
但是号称有300万党员的人民党违背原来的诺言,指责联柬机构没有保证‘准确性和公正性’,要求在4个省重新选举。没有对大选进行破坏的民柬却表示接受大选结果,如果金边政权不接受选举结果,他们将重返战场。经过联柬机构和西哈努克国王的斡旋与磋商,拉那烈和洪森最终同意组建两党联合政府,拉那烈任政府第一首相,洪森任第二首相,政府各部设双部长,人民党主席谢辛任国民议会主席。7月2日,新一届政府成员在西哈努克国王的带领下宣誓就职,柬埔寨经过20多年的动荡之后,终于有了自己的民选政府。
1993年7月19日,驻柬维和部队在没有完成解除各派武装、成立统一军队工作的情况下开始撤离,到11月15日全部撤完。同年9月21日,柬议会以绝对多数多数通过了新宪法,宪法规定柬埔寨实行君主立宪制,改国名为柬埔寨王国。9月24日,西哈努克在新宪法上签字,重新登基为王。
新政府成立后的柬埔寨仍然矛盾重重,局势并不稳定。首先是民柬问题。柬埔寨人民党与民柬虽然是死对头,但在国际压力下,新政府与民柬都没有放弃和解的努力。1993年11月21日,拉那烈与乔森潘在曼谷举行了会谈。新政府强调民柬要先解散军队,交出控制区;而民柬则要求先参加政府,占据政府和军队的领导岗位,以保障其合法权益。双方各执己见,会谈不欢而散。既然谈判桌上不能解决问题,双方转而诉诸武力。1994年2~4月,政府军与民柬武装围绕着安隆汶和拜林展开了拉锯战,政府军先后攻占了这两处重要据点,随即又被民柬收复,双方未能分出胜负。同年5月和6月,双方在金边举行了两次会谈,但依然未能达成任何协议。6月底,民柬驻金边的办事处被迫关闭。7月,柬国民议会以全票通过宣布民柬为非法组织的提案,民柬被取消了《巴黎协定》所规定的合法地位,从国内的一个政治派别沦为非法武装组织,其财产和活动都被视为非法。这一法案对民柬的打击远大于军事进攻,悲观主义情绪在民柬内部急剧扩散,开始出现成建制的部队叛逃。波尔布特这时又使出了内部清洗的招数,但适得其反,民柬内部思想更加混乱,最终导致了民柬的分崩离析。曾是民柬第二号人物、波尔布特的连襟英萨利率领驻梅莱山和拜林的415师、450师全体官兵于1996年9月8日宣布投降政府。由于民柬已被宣布为非法,西哈努克遂于9月14日签署特别法令,赦免英萨利。王国政府还同意他成立‘民族民主团结运动’,其部队正式并入柬埔寨皇家军队。英萨利的结局又带动了一批民柬部队向政府投诚。
在王国政府与民柬斗得不亦乐乎的同时,柬政府两大执政党之间、两党内部以及国王与政府之间的斗争也一刻都没停息。
最先出现问题的是人民党内部。1993年7月2日,以夏卡朋(Norodom Chakra Pong)王子为代表的人民党强硬派因对洪森处理民柬和拉那烈的政策不满,发动了政变,但没有成功。国王与人民党的矛盾也随后爆发。西哈努克国王1994年底在接受《远东经济评论》记者采访时表示愿意亲政,希望组建包括民柬在内的真正的民族和解政府。洪森奋力反击,并提醒国王要按宪法行事,国王被迫作出‘有生之年永不执政’的公开声明。
当然最激烈的当属人民党与奉党之间的斗争。人民党与奉党联合执政本属拉郎配,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党关系日趋紧张。人民党利用奉党缺乏干部和执政经验,在联合政府中大肆捞权,排挤奉党势力,并且设计离间奉党。1994年10月,人民党成功地离间了拉那烈与奉党二号人物桑兰西(Sam Rainsy)之间的关系。被开除出奉党的桑兰西另组高棉民族党,并拉走一批奉党干部。奉党遭受了第一次打击。1995年11月,人民党以奉党秘书长、王国政府副首相兼外交大臣施里武亲王扬言要派人暗杀洪森为由,派兵包围了施里武的住宅,先是将其软禁,随后又将其驱逐出境,终生不许其回国。1996年3月,拉那烈要求人民党按照协议将50%的地方政权移交给奉党,但被洪森坚决顶回。进入1997年后,随着新的大选日益临近,两党之间的矛盾和斗争也进入了白热化。1997年2月,拉那烈宣布成立包括民柬在内的民族团结阵线,共同参加1998年大选。由于民柬已被宣布为非法,奉党与其结盟无疑是触犯了法律。因此,拉那烈的做法不仅引起了党内的分歧,也被洪森抓住了把柄。同年4月15日,以翁潘为首的5名奉党资深议员宣布不再接受拉那烈的领导;拉那烈不仅没有诚恳挽留,反而将这5人开除出党。人民党立即介入,反对奉党取消这5人的议员资格,而且支持他们召开‘奉党全国代表大会’,另组奉党领导机构。这次分裂使奉党在国民议会中彻底丧失了多数党的地位。
1997年5月25日,奉党以‘零配件’名义进口的近3吨武器被人民党查获。经过一天的对峙,最后只有手枪交给了拉那烈的卫队,其余的武器全被国防部没收。这起‘武器走私案’使拉那烈忍无可忍,只有与人民党斗争到底一条路可走。但当时的10万人的皇家军队中,奉党能控制的只有3万人,实力明显处于下风。于是拉那烈和洪森又展开了一场争夺民柬的恶斗,也正是因为这场斗争民柬最终消亡。
在奉党和人民党的斗争一触即发时,民柬内部也在为生存问题而绞尽脑汁。以乔森潘为首的温和派建议与拉那烈谈判,并把民柬武装并入拉那烈的部队。这样一来保存了民柬的力量,同时增强了奉党与人民党对抗的力量。尽管波尔布特不是太愿意,但最终还是同意了这一方案。洪森在感情上不愿意与波尔布特一伙接触,但又不愿意奉党与民柬联合,于是宣布与民柬谈判是非法的,与民柬谈判的人应当逮捕。但拉那烈并不理会洪森的威胁,派其亲信作为政府的首席谈判代表与民柬谈判。经过5~6月间的3次谈判,拉那烈的代表与乔森潘就所有的细节问题达成了一致。洪森随即派人与民柬武装部队总司令宋成联系。波尔布特知晓此事后,就派人于1997年6月9日夜里杀害了宋成全家。但波尔布特的这一行动遭到了乔森潘和切春的反对,宋成的部下反过来围攻波尔布特。波尔布特仓皇逃跑,几天之后向切春投降。6月21日,乔森潘和切春与拉那烈的代表恢复谈判,并于7月3日达成了最后协议。双方决定于7月6日举行合并仪式。但这不是洪森愿意看到的,于是他命令所属部队于7月5日对拉那烈部队发动进攻。由于实力相差悬殊,事先得到消息的拉那烈不得不于7月4日离开金边,流亡法国,民柬回归社会的想法也随之破灭。
国际社会对柬国内的武装冲突十分关注,并且普遍对洪森持批评态度,同情和支持拉那烈,东盟甚至决定延缓柬埔寨加入东盟。面对国际社会的压力,洪森采取了比较精明的应对之策,最终化解了这场危机。首先,洪森继续坚持双首相制,并且让奉党高级官员翁霍担任第一首相。其次,洪森强调拉那烈的行为危害了国家安全,触犯了法律,必须加以审判。最后,洪森保证在1998年按期举行大选。为了使未来的大选结果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在东盟和日本的调解下,洪森又导演了一场精彩的大戏。1998年3月15日,金边法院以走私武器、勾结民柬、阴谋推翻政府等罪名判处拉那烈30年徒刑、罚款5000万美元。洪森随即于3月21日请求西哈努克国王赦免拉那烈。3月31日,拉那烈回到国内,新一届大选拉开了序幕。
0
《柬埔寨》的全部笔记 10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