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六讲 8.1分
读书笔记 第1106页
亦遥

我并不担心机器像人一样思考,但我担心人像机器一样思考。(苹果CEO蒂姆库克) 你要足够完整,才能健康地去爱其他人,去照顾和负担其他的人。 重新检视,聆听这些角色的心事。 如果活不出孤独感,如果做不到特立独行,艺术、美是没有意义的,不过是附庸风雅而已。 我相信人最深最深的心事,在语言里是羞于见人的,所以它都是伪装过的,随着时间,空间,环境,角色而改变。 道德观应该回归到个体的自我检视,对他人的批判不叫道德,对自己的反省才是。 孤独的同义词是出走,从群体,类别,规范里走出去,需要对自我很诚实,也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道德和法律原本就有很多两难的模糊地带。 当我们在伦理的网络之中,很难自觉到孤独,就是因为我们已经失去自我,而这个自我的失去,有时候我们称之为“爱”,因为没有把自我充分完成,这份爱变成丧失自我主要的原因。 充分地完成自我后,再去建构伦理,伦理会更完整。 儒家的大团圆往往是让“不舒服的东西”假装不存在。 这种孤独很圆满,我在凝视我自己的抽屉,这个抽屉可能整理得很好,可能杂乱不堪,这是我要去面对的。 我相信一个真正完整快乐的人,不需要借助别人的隐私来使自己丰富,他自己就能让隐私丰富起来。 所以,我认为思维孤独,是六种孤独里面最大的孤独。作为一个不思考的社会里的一个思考者,他的心灵是最寂寞、最孤独的。因为他必须要先能够忍受,他所发出来的语言,可能是别人听不懂的、无法接受的,甚至是别人立刻要去指责的。作为一个孤独者,他能不能坚持着自己的思维性?通常对立会产生思辨,但台湾社会对立有了,思辨却无法产生,我们的对立只是为了打败对方,得到一个一致的结论,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然而,一个成熟的社会应该是鼓励特立独行,让每一种特立独行都能找到存在的价值,当群体对特立独行做最大的压抑时,人性便无法彰显了。我们贡献自己的劳动力给这个社会,同时也把生命价值的的多元性给牺牲了。 在我们的文化中,以“爱”、“关心”或是“孝”之名所做的任何决定都是对的,不允许相对的讨论、怀疑——而没有怀疑就无法萌生孤独感,因为孤独感就是生命对生命本身采取怀疑的态度。 「文学不应该那么自私,文学应该关心更多人的生活,走向社会的边缘,去抨击不正义、不公理的事情。」当时听了他的话,觉得有点反感,心想老师怎么这么武断,这么决绝。对于一个充满文艺美学梦幻的年轻人而言,陈映真老师的理论让我觉得很受伤。 思维最大的敌人大概就是结论吧!任何一种结论,来得太快的时候,就会变成思维的敌人。 大团圆的文化是让我们偶尔陶醉一下,以为自己找到了另一半,可是只要你清醒,你就知道个体的孤独性不可能被他者替代。但不要这样误会这就没有爱了,而是在个体更独立的状态下,他的爱才会更成熟,不会是陶醉,也不会是依赖。成熟的爱是倚靠不是倚赖,倚靠是在你偶尔疲倦的时候可以靠一下,休息一下,倚赖则是赖着不走了。 而自我的失去,有时候我们称之为"爱",因为没有把自己充分完成,这份爱变成丧失自我主要的原因。 我发现我在画画时,并不完全是怡情养性,而是像寻找自己,揭发自己的内在冲突。 青春的美在于你决定除了青春之外,没有任何东西了,也不管以后是不是继续活着,是一种孤注一掷的挥霍。 如果青春太切合实际,就不配叫做青春了。 青春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梦想的嘉年华。 一个社会里失败者的角色,其意义和重要性为何?司马迁的项羽,留在历史上,使失败者知道他就该扮演失败者的角色,使他能够发言去对抗成功者,才能有所谓的思辨。

0
《孤独六讲》的全部笔记 239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