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狼 8.7分
读书笔记 只为疯人而作
闫不死

人可不是固定、持久的形态(这是古典时期的理想,虽然他们中的智者有完全相反的认识),人更多的是一种尝试,一种过渡,他只不过是自然天性与精神之间一座危险的窄桥。他内心最深处的宿命驱使他向精神,走向上帝;而他最热切的渴望又要把他拉回到自然天性中,拉回到母亲身旁:他的生活就成了充满恐惧地、战战兢兢地在两股势力之间摆动。人们对“人”这个概念如何理解,始终只是市民暂时达成的一致。某些最粗野的本能遭这种规约的拒绝和唾弃,后者要求人要有点意识、教养和去兽性化,不仅允许甚至要求有一点精神。符合这种规约的“人”像每个市民理想一样是个妥协,是个胆怯而天真机智的尝试,既蒙骗邪恶的始祖母——自然天性,也欺骗讨厌的始祖父——精神的强烈要求,然后栖居在它们两者之间温和的中间地带。所以市民允许、容忍他们称之为“个性”的东西,可与此同时让个性听任那个莫洛赫神——“国家”的摆布,不断地挑唆两者之间争斗。所以市民今天可以把一个人作为异己烧死,作为罪犯绞死,后天却又为他树碑立传。

0
《荒原狼》的全部笔记 4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