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则 8.5分
读书笔记 审校后记
獨孤求敗
译事难哉,《原则》这本书翻译和审校尤其不易。不仅是因为语言、专业及文化差异,主要是因为桥水奉行创意择优,在工作中有一套独创的工具、软件、行为准则和词义,有时连美国人也很费解。我在审校的时候,也常常感到很难将其中真义准确地传达给中国读者。
既然瑞已在《原则》中详述了方法和原则,我就聊聊瑞和中国。
瑞是地道的美国人,但上溯几辈应该是来自威尼斯一带的意大利北方人。(也许几百年前他的祖先和马可.波罗是近亲,要不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如此挚爱中国。)
20多年前,瑞把年仅11岁的儿子麦修送到北京史家胡同小学上学。当时这所小学条件很差,而且麦修不会中文,独自一人被寄养在瑞的朋友顾阿姨家,顾阿姨老伴用自行车接送麦修上小学。又过了些年,我的一个朋友问瑞,你为什么把年幼的孩子送来中国,你不觉得太冒险?瑞脱口而出,他不去风险更大,是中国改变了麦修,让他懂得了生活。
麦修回国5年后又重返北京,历经周折创办了中国关爱基金会,专门救助中国的残疾孤儿。瑞对这一举动非常赞同,全力相助。前些年的每年夏天,瑞都在自己居住的美国小镇上举办捐助中国关爱基金会的慈善晚会,每次看到应邀出席的那么多美国人,为地球那一边素不相识的中国的残疾孤儿出钱出力,我总觉得应该对他们感恩一生一世。
我妹妹曾是中国关爱基金会的驻京员工,她曾和瑞、麦修一起去陕西的孤儿院,她说瑞左手拎着一大包婴儿尿布,右肩扛着奶粉,和他们一起赶路,简直就像外来的员工。我后来碰到民政部门的一位官员,他说:“你们老板就是活着的白求恩。”
瑞常说,他最缺的就是时间。后来顾阿姨老伴,一位普通的退休教员去世。瑞放下所有的事情,专程飞到香港办好签证,再飞到北京为这位普通的老人送行,也真是有情有义了。
瑞来中国,经常会请当年他认识的“联办”老友喝顿茅台,像高西庆、王莉、王波明、汪建熙等。这些老友打趣,问瑞为啥这么喜欢中国。瑞说,我知道,你们说我上辈子是中国人。
桥水全世界都不设分公司,唯独在中国设有全资的子公司。瑞多年前就在公司说,别总想着美联储又说了什么,你们会看到,不久的将来,人们会盯着问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又说什么了。
《原则》简体中文版出版了,瑞在中国的新长征开始了。
王沿
1
《原则》的全部笔记 3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