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门 8.1分
读书笔记 第27页
日沉沉
“我做了一个不愉快的梦。”假期将至的一天早上,阿莉莎对我说,“我梦见我活着,而你却死了。不,我没有看见你死。只是这样:你已经死了。这真可怕。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想法让你只与我分离。我们分离,但我感到有办法与你重聚。我想办法,于是我拼命努力,一下便醒了。”
“今天早上,我仿佛还受这个梦的影响。我继续做梦,仍然要与你分离,长久地,而且一辈子都要作出很大努力......”
“为什么?”
“我们各自都要作出很大努力,好重新团聚。”
我不把她的话当真,也许是害怕。我的心在剧烈地跳动,我突然鼓起勇气,仿佛为了表示异议地说:
“而我呢,今天早上我梦见和你结婚了。我们结合得那么紧密,以至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是我们分离,除了死亡。”
“你认为死亡能使人分离?”她又说,“我的想法正相反,死亡使人们接近,是的,使活着时分离的人们相互接近。”
这一切深深进入我们的内心,谈话的声调至今犹在耳际。然而,后来我才明白这番话的全部严肃性。

0
《窄门》的全部笔记 19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