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与电影 7.4分
读书笔记 第23页
catning
摄影机复制了习惯性视野的状态,它是对行动的一种同质性见证,并且,尽管是为了类似“录像延迟播出”(différé)的目的而制作,这种电影的影像的威力却在于,让观众在一个连贯完整的时间体块中产生一种身临其境(proxémique)的错觉。我们不会忘记,很多电影人为了尽可能地避免镜头被剪辑打碎,会通过一场把剧情全部连贯串起的排演,(p.24)察看一遍其电影从头至尾的完整状态,并精确记录每个场景的时间长度,由此来获知整部电影的大致时长。这种拍摄方法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德国很常用,以致影响到卡尔·德莱业(Carl Dreyer)这样的人,他致力于利用一个真实地点所形成的统一体而制作出一种人造时间的统一体,他这一做法启发了瓦尔特·本雅明思考这样一种电影,“如建筑一直以来的那样,为一种集体的共时的接受提供了对象”。其实,在二十世纪初,主要是在欧洲,正是建筑的这一“一直以来的”特性统治着电影。电影的光并不与(暗室的)建筑材料的不透明性相对抗,它只是像电一样,令人意想不到地成为自身时延(durée)的技术基准,是一种新的日光,而建筑则抵抗者电影之投射的无政府主义,就如五百年前古老要塞的壁垒也曾抵抗火炮的机动战术,并在随后由于火炮投射功能的阔步前进而终被摧毁。
0
《战争与电影》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