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鸟行状录 8.8分
读书笔记 第408页
冬年

我或许败北,或许迷失自己,或许哪里也抵达不了,或许我已失去一切,任凭怎么挣扎也只能徒呼奈何,或许我只是徒然掬一把废墟灰烬,唯我一人蒙在鼓里,或许这里没有任何人把赌注下在我身上。“无所谓。”我以轻微然而果断的声音对那里的某个人说道,“有一点是明确的:至少我有值得等待有值得寻求的东西。”

0
《奇鸟行状录》的全部笔记 37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