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忧郁 8.1分
读书笔记 在人世以外的任何地方
梦醒身是客

人生就是一座医院,每个患者都想换换床位。这一位情愿面对火炉忍受烧烤,那一位认为他会在窗边痊愈。

我似乎觉得,我待在我不在的地方会永远舒适,这个搬迁问题是我经常与我的心灵讨论的问题。

“我的心灵,冰冷的可怜心灵,告诉我,你对搬到里斯本去住有何看法?那里天气更热,你在那里会像蜥蜴一样苏醒过来。那座城市位于海边,据说是用大理石建的,当地老百姓非常忌恨植物,因此把所有的树都拔了。这正是符合你趣味的景致。这个景致里只有阳光和矿物,而水则是为了映照阳光和矿物的!”

我的心灵不答话。

“既然你喜欢休息,也喜欢运动场面,你想到福乐之地荷兰去住吗?也许,你在这个国度能感到快乐,因为你经常在博物馆里赞赏它的景色。鹿特丹怎么样?既然你喜欢林立的桅杆和停泊在房屋脚下的船。”

我的心灵还是缄默不语。

“也许,巴达维亚会使你更开心?我们在那里会发现与热带之美相结合的欧罗巴精神。”

还是没有答话。——我的心灵死了吗?

“难道你竟麻木到只有在痛苦中才感到快乐吗?若果真如此,那我们就逃向那些与死亡类似的国家去吧。我来操办此事,可怜的心灵!我们整理行装去托尔尼奥。我们还可以走得远一些,一直到波罗的海的尽头;如果可能的话,还可以到离开尘世更远的地方。我们去极地定居。那里,太阳只是斜照大地,白天与黑夜的缓慢交替消除着变化,再增加单调感——这已经是一半的虚无。在那里,我们可以长时间地沐浴在黑夜之中,而为使我们快乐,北极光将不时地给我们送来玫瑰色的花束,就好像地狱的焰火的反光!”

最后,我的心灵开口了,而且它很乖地向我喊道:“不论什么地方!不论什么地方!只要是在这人世之外就行!”

0
《巴黎的忧郁》的全部笔记 6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