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持灯人 7.9分
读书笔记 二
Victoria

在现实世界,整个社会正经历高潮之后的喘息。林兆华后来对我说,那时大家都很迷惘。人的思想是困惑不解的。人只要有思想就有痛苦,没有思想就变得麻木。

“像一群浪游者,我们偶而相聚,只是为了排一次《哈姆雷特》,清除道上的垃圾,抖掉身上的尘土。眼睛时而会睁不开,两腿抖抖索索。”“也许我们永远只是一群路人,过客和漂泊者,但我们毕竟已经起程,我们将继续体味那迈动在无际荒原上步履的坚韧和滞缓,在回归故乡的路上有时还会当当乞丐,但这又何妨呢?!”

“我们今天面对哈姆雷特,不是面对为了正义复仇的王子,也不是面对人文主义的英雄,我们面对的是我们自己。能够面对自己,这是现代人所能具有的最积极、最勇敢、最豪迈的姿态。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了。“真的,我们除了面对自己,没有别的办法。”

“我不愿意再吃,喝,呼吸,爱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一个孩子。我也不再愿意去死,不再愿意去杀人。我要跳开我密封的身体,我要生活在我的血管里,我的骨髓里,我脑子的迷宫里。我要退缩到我的五脏里,在我的粪便和血液里找到我的位置。总有些地方人们在撕烂肉体,为的是我能够生活在我的粪便里;总有些地方人们在刨腹杀人,为的是我能够栖身在我的血液里。我的思想,就是我脑子的伤口,而我的脑子就是一个伤疤。我要成为一个机器,手就是为了拿东西,腿就是为了走路。没有痛苦,没有思想。”

“过士行的戏剧人物及场景是极其边缘的,然而内涵所涉却触及了公众关注的精神核心。他从不采取黑白分明的‘道德冲突’与‘真理激辩’模式,而是在灰色地带进行‘多重真理’的立体呈现。”

0
《话剧持灯人》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