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莎士比亚 8.4分
读书笔记 莎士比亞研究
莊森羅
人们有一种愿望:语言应该通过声音鲜明地去显示客观存在所显示的形象,这种愿望一直可以追溯到诗歌的起源。降至我们时代的语言的形态,很少可以看到符合这种愿望的情况,被强烈激起的想象喜欢抓住声音中偶然出现的一致性,因此,莎士比亚通过这种方法,暂时去恢复字汇与事物之间的失去了的相似性。例如,人们过去和现在总是在某个人随意取的名字里去探索他的品格和命运——从而有意使这个名字变得具有某种重大的意义。那些痛心疾首地反对双关语并把它视为不自然的、矫揉的、杜撰的人们,从此暴露了他们自己对于 民族那里一样,常常可以发现对于双关语的极度喜爱,他们尚未建立有关字源及其从属关系的正确观念,从而也就不会有碍于文字玩弄了。我们在荷马著作中可以找到一些这样的例证;有关摩西著作,原始社会的古老文献,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是充满了双关语的。此外,造诣精深的诗人如彼得拉克[16]或造诣精深的雄辩家如西塞罗,也莫不喜爱双关语。谁要是讨厌《理查二世》中的那个垂死的约翰·刚脱矫揉地用双关语来称呼自己的名字,那么就应该请他记得类似的情况也见于索福克勒斯的《哀杰克斯》。我们并不是说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双关语都是合理的。一切取决于思想气质是否适宜于这样一种幻想游戏,也取决于作为双关语根基的诙谐、类比和暗示是否具有内在的坚固性。然而,我们自然不能去考察被剥夺了音调相似的思想将会是怎样的,正如我们无法去体会被剥夺了韵律的有韵诗的魅力一样。在这个问题上,优美趣味的法则必然随着语言的质而变化。就那些拥有大量同音异义字汇的语言,换言之,就那些在字源和意义上迥然互异但却有着同样或近似音调的字汇来说,几乎很难避免出现这类文字游戏。然而,如果双关语不被严格禁止,就会使稚气的俏皮话泛滥成灾,这将是可怕的。但是,照我看来,莎士比亚对于俏皮话却并没有这类不能抑制的、漫无节度的感情。的确,他时而大量地运用这一手法,时而又极有分寸;但在某些情况下(例如在《麦克佩斯》里),我不相信能够找到这一手法的痕迹。由此可见,他用不用双关语,必然是根据不同对象的情况以及处理这些对象的不同风格而定,在这里,正如在其他地方一样,他很可能遵循了经过深思熟虑的能经受严格考验的某些原则。

雙關的意義。感覺施萊格爾真是個腦殘粉哈哈哈。

0
《读莎士比亚》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