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现代主义的幻象 7.6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主体
Proustalain
梅隆-庞蒂使我们记起有血有肉的自我,记起生存被定位的、具体的本性。他的同事让-保尔·萨特有一种不那么乐观的叙事,说身体是我们永远不能充分确定的我们自己的“外面”,是威胁要把我们置于观察者能够把人变成石头的凝视之下的不可掌握的他性。由于萨特的观念是把人类意识看做仅仅是渴求着的真空,所以他完全是个反笛卡尔主义者,但是他意识到把思维和器官分离开来的无名缝隙,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他又是个十足的笛卡尔主义者。身体的真理不在于二者之间的某处,不像自由主义者喜欢想象的那样,而在于这两种版本的身体性之间难以想象的张力,从现象学上说,这二者都是对的。说我有一个身体,这不太对,说我是一个身体,这也不太对。这个僵局自始至终存在于心理分析之中,它承认身体是建构在语言中的,但是它也十分清楚它在那里也不完全自在。对于雅克·拉康来说,身体以符号表达自己只是发现它自己被符号所出卖。超验的能指会说出有关身体的一切,包起我的需要,整个地送给你,这个超验的能指就是称为阳物的冒名顶替之物;因为阳物并不存在,所以我身体的欲望注定只能从偏颇的符号到偏颇的符号艰难地探索它的道路,并在这样做时消融瓦解。
0
《后现代主义的幻象》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