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佛教与神祇信仰 8.2分
读书笔记 全书逻辑整理
杨山魈

第一章逻辑:从经济史角度理解律令制及其基础神道教的崩溃

上古的部落战争导致大和民族胜利→以部落信仰神道教为统治的共情基础 / 万世一系予以体制落实 / 咒术性仪式与相应的赋税收入(谷物丰产 / 不遵守则发生谷仓烧毁的天罚事件)→律令制确立

律令制下发达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人口发展→地方实力增强,农业生产率提高→币帛制度咒术威力的失效→神道教共情基础削弱→律令制难以维持

地方神明需要具备与社会实力相应的宗教力量→脱离神道教体制的需求→佛教提供突破口→神佛融合:神宫寺的建立→自下而上:神宫寺图谋发展;自上而下:朝廷希望重新笼络地方豪族→神佛融合正式进入国家权力承认的宗教世界,并在很早期就获得了较高的社会地位

律令制—神道教—通过迷信维系的生产关系→生产力提高使得迷信性关联失效→律令制崩溃—神道教崩溃→神宫寺与神佛融合出现

第二章逻辑:“神佛结合”的理论发展与心理基础

神宫寺的理论发展需求→空海→杂密大乘化,使咒术性内容(隐含法力等实用性内容,使一般信徒信奉的基本力量)和大乘佛教理论体系(思辨与精神性内容,高级僧侣与统治阶级偏好的部分)结合→王族(嵯峨天皇和淳和天皇) 的鼎力支持

王族支持的心理基础→万世一系确立的律令制使统治阶层产生了稳定的个人意识→!争议:统治他人的个人意识使统治者(中央王权与地方豪族)产生了罪孽之心并渴求精神救赎→自身为神的神道教不可能提供救赎→向佛教寻求答案

(启蒙时代之前,利己性和财产权确实不是普遍道德和人们的根本目标;作为对人本质的思考,在财产权没有将人异化的时候,宗教尤其是普遍宗教背后的哲学思想具有非常大的社会影响力)

当大王产生了个人意识,那么这种倾向必然会在嫔妃、王族、外戚等王权中枢扩散开来。这样一来,身居王权中枢的人们自然会比普通人更早地理解佛教的本质。他们认为,对拥有和统治的欲望以及由此产生的种种罪孽让人堕落,只有通过艰苦修行才能消除这些罪孽而达到解脱的境界;他们还了解到来世是一个完全不存在罪业和苦恼的永恒世界。

神宫寺兴起→空海的学术智慧与政治行动力 / 统治阶层悔悟与反思的精神需求→神佛融合的极大发展

第三章逻辑:王权体制改革的社会动荡在宗教中的投影:冤魂信仰

律令制的崩溃→王权主动进行集权化调整→设立藏人所、检非违使等暴力机关(与神道教共情基础无关,完全服务于王权与统治者个人)→激烈与暴力化政治斗争诞生大量冤魂→相关的复仇力量以神佛融合进行武装,通过暗杀(包装成冤魂作祟)和御灵会进行政治活动→王权持续数十年的不断吸收内化→御灵会及其背后武装、宗教力量的全面吸收与系统内强化

冤魂信仰1:菅原道真的冤魂→以梵天、帝释天加持的姿态回归 / 难以想象的复仇力量(死后不断有相关王族暴死,直至平将门叛乱共持续近四十年)→御灵在神佛融合的咒术力量加持下获得了所有人的敬畏→御灵会作为神佛融合的普遍宗教活动形式得以在整个社会中广泛传播

冤魂信仰2:平将门的叛乱→以自身血统和菅原道真冤魂的加持作为合法性来源 / 以获得成长的武士阶级作为力量依靠→没有提供真正以武士阶级为中心的统治体制→因部下重新叛乱而迅速崩溃,但叛乱本身已经是武士阶级和神佛融合宗教思想具有颠覆性力量的标志

神佛融合随律令制崩溃的迅速发展→王权的主动调整:私人集权化、军事化→武士阶级兴起 / 传统贵族剧烈变更→政治事件频发并包装为冤魂作祟→神佛融合通过御灵会和武士阶级的利用开始具有更真实和普遍的社会力量→吸收改造后日本成为以神佛融合为国教、以武士阶级维持个人王权统治的王朝国家

第四章逻辑:宗教国家在善恶追求中的神佛较量:净土信仰

激烈的体制变革带来战争行为 / 神道教传统将“凶秽”(尤指死亡)定义为恶→凶秽避忌的宗教与心理需求

神佛在国家王权层面融合完毕→确立新国教的权威性→最为严格的凶秽避忌手段→王朝时代严格的“物忌”法则及实行→对战争行为的刻意回避 / 王权阶级及所居住王城的人为神圣化

首位法皇宇多天皇的熊野拔秽 / 空也上人至惠心上人的理论钻研→《往生要集》的编纂与净土宗的出现→佛教在新神佛融合净土信仰的理论贡献上全面占据优势

同时出现的新阶级:史无前例的集权统治者(藤原道长)/ 不得不以杀人为业的武士阶级 / 以私有制和财产权为根基的手工业者与商人 / 经过集权化调整被淘汰的无聊贵族与女官→对新生阶级或职业的本质反思→对凶秽避忌与净土信仰的需求迅速提升

以新型宗教和新兴阶级为基础的王朝国家→新国家的价值观探索:“物哀”精神(宗教世界对私欲进行反思所产生的必然结果) / 刻意严格化“物忌”法则 / 权贵阶级的佛教尝试 / 净土宗的出现→净土信仰成为王朝时代直至幕府建立的神佛融合主流议题

第五章逻辑:神佛融合的重新咒术化与合理主义:本地垂迹

不断出现的本地垂迹和法皇在院政背景下的权利需求→佛教的力量在神佛体系中全面超过神道教→佛教开始吸收改造神道教神明→日本纪的重新编纂:中世日本纪→神道教彻底成为佛教的附庸(创始神话与诸神皆由佛教理论重新解释)

王权的统治力随各阶级发展重新减弱:新兴宗教势力掌握大量私产私田 / 武士阶级垄断武装力量→神道教的神明威力彻底让位于佛教神明的本地垂迹→新兴阶级开始公然破坏旧秩序:源义亲之乱中平正盛在京都大街上公然展示头颅 / 净土宗对杀生凶秽予以积极性肯定

源赖朝(以八幡菩萨之名)赢得武士阶级内乱并在形式上建立武士政权→王朝彻底沦为附庸→武士政权更替带来更实用主义性的统治理念和宗教观念→日本国学的重新兴盛和朱子学在江户幕府时代的引入→宗教力量和神佛融合结束历史使命

净土信仰的当世投射:本地垂迹→佛教重新庸俗化以咒术性力量征服神道教→佛教对应阶级的社会实力成长和颠覆→日本本土理性主义的出现→宗教的使命完结

总逻辑与年表:

律令制确立:645年大化改新、701年大宝律令。仿照唐朝,以神道教万世一系为共情基础建立了律令制国家。→→→

奈良时代:710年--794年。律令制以微弱的中央军事震慑力和咒术性的宗教力量,通过币帛制度维持。随着公共设施的建设,币帛制度的咒术性力量减弱。→→→

神宫寺出现:763年,浓尾势地区的多度大神发出欲诡异佛教的请求,直至893年币帛制度近乎完全崩溃,神佛融合的早期形式神宫寺获得了迅速发展并获得了较高社会地位。→→→

空海:823年,嵯峨天皇将东寺下赐给空海,密宗化的神佛融合宗教成为准国教。神佛融合的理论基础被建立并巩固。→→→

王朝国家建立:875年检非违使与藏人所出现、902年剥夺私营土地。推进激烈改革所依赖的武士阶级开始形成并发展。→→→

冤魂信仰:903年菅原道真冤死、939年平将门之乱。激烈的政治斗争被包装成冤魂作祟,使神佛融合获得了巨大的咒术性力量,从而在整个社会迅速传播。→→→

王朝国家的精神形成:830年《弘仁式》、871年《贞观式》、967年《延喜式》。王朝国家在厌世、物哀的价值观、避免战争和确立权威的需要下开始大幅强化凶秽避忌的仪式并建立起相应的王朝国家精神。→→→

净土信仰:899年宇多天皇受戒成为首任法皇、985年比叡山净土宗《往生要集》编纂完成、1027年藤原道长死亡并完全行佛教仪式。佛教通过理论武装的净土信仰同时满足了社会各阶层的精神需求,神佛融合中的佛教力量进一步强化。→→→

本地垂迹:1023年丹波八幡菩萨垂迹、1192年《梁尘秘抄》。佛教再次通过咒术性力量超过神道教,并开始将神道教吸收融合。→→→

武士时代:1192年源赖朝以八幡菩萨名义就任征夷大将军、15世纪左右两部神道:神道教被彻底密宗化改造形成中世日本纪,神佛融合以神道教的被消化吸收确立。→→→

本土合理主义:1253年镰仓建长寺(禅宗)、1549年基督教文化传入、1635年林罗山《武家诸法度》。武士阶层和工商业阶层的兴起使理性主义得以发扬确立,以咒术性力量贯穿始终的神佛融合开始让位于国学、朱子学等更具有实践意义的政治哲学。

0
《日本的佛教与神祇信仰》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