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和六便士 9.1分
读书笔记 二
Hello times~

记得石康曾经在他的文字里阐述过一个观点,就是他希望他的文字能够穿越那些不喜欢他的文字的人,而送达到与他的文字产生共鸣的人们面前。而且石康的文字也喜欢在故事情节里大量的掺杂议论,之前觉得很特别,现在看来不说受其影响,起码这种文风跟毛姆有相似之处。

毛姆在这三页中阐述了一个观点,那就是文字最重要的是愉悦自我,“我从这件事取得的教训是,作者应该从写作的乐趣中,从郁积在他心头的思想的发泄中取得酬报;对于其他一切都不应该介意,作品成功或失败,受到称誉或是诋毁,他都应该淡然处之。”

在这里毛姆还举了个关于文学或者是文艺的时代演变的例子,十九世纪初英国一位诗人叫乔治·克莱布,他擅长押韵对句的写作,极富一时盛名。后来法国大革命之后,新诗体流行,济慈、雪莱等就出来了;然后到了毛姆的年代,诗体和文学又有了新的演变,而毛姆认为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未必今不如昔,也未必昔不如今。当然这两句是我的总结,毛姆的文字里对新一代年轻人的文学是不感冒的——“在我看来,他们知道的太多,过于肤浅;对于他们拍我肩膀的那股亲热劲儿同闯进我怀抱时的那种感情,我实在受不了。我觉得他们的热情似乎没有血色,他们的梦想也有些平淡。我不喜欢他们。”毛姆最后总结道,“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我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之外还抱有其他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这种观点跟我们的夫子孔丘是暗合的,子曰,今之学者为人,古之学者为己。所以儒家讲究推己及人,才会推理出“穷则独善其身 达则兼济天下”,才会“反求诸己”。

一个在乎自己的人才会在乎这个世界。所以自私其实和大公不过都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而不是对立面。

0
《月亮和六便士》的全部笔记 78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