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性逻辑 7.3分
读书笔记 精华书摘
朽月

当我们的心理逻辑用错了规则;或者我们根本不知道正确的规则;再或者错误地运用了正确的规则时,就会导致思考陷阱。

我们怎样才能正确地思考呢?

A解决办法:不要过快地下结论

(1)考虑所有初始因素 我们倾向于接受那些符合自己的观点的阐述。因此要在推理的开始阶段,考虑好所有的初始因素。只有所有的前提都是正确的,推理才能是正确的。

(2)不要盲从成功经验

(3)注意自己的情绪

(4)训练工作记忆 根据最新的研究结果显示,工作记忆容量对流体智力的影响很大,流体智力也被视为推理力。而工作记忆是可以后天训练的。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更倾向于去证明一个规则或现象,很少有人去反驳它。如果两个人平时都用这种方式去思考,必然会产生争吵:每个人都在找别人的问题(证明自己的想法),却看不到自己的愚蠢(反驳自己的观点)。

做推理的时候,我们喜欢做三件事: (1)我们忽略反证。 (2)我们只尝试去证明,而不是反驳。 (3)即使假设是错的,我们也很少放弃。

人们都会有些偏向与自己类似的人交往。这种情况的一个极端案例是:对一些病症,相对于正规的治疗方法,人们更愿意相信所谓的偏方。

一旦大脑形成一种观点,就会用所有现有信息来支持这个观点。它会将这个观点视为正确的,并销毁所有质疑这个观点的信息。

人们在主观解读相同的客观事物时,得出的结论全凭借原有的喜好。是否接受更好的观点已经不再重要,重点是谁更坚信自己原有的观点。

我们需要做到三点:足够的时间,信息结构化,对自我意识保持批判的眼光。

在时间比较紧张的情况下,人们会变得迟钝,大脑不会再思考了,因为紧张已经耗尽了脑力资源。

PQ4Q方法:一个学习、理解新内容的结构工具,并且能给出问题的解决方法。

这个过程包括六个步骤: ①预览(浏览信息); ②提问(提出问题,通过阅读回答问题); ③阅读(只读能回答问题的那段文字,不需要读整本书或全部资料); ④思考(思考、举例); ⑤复述(用自己的语言概括); ⑥检查(检查不确定的部分)。 第①到第④步尤其有效,可以快速地滤除大量无关信息。

法国诺贝尔奖获得者亚历克西斯·卡雷尔说:“观察不够,而推理过多,就会出现重大错误。”

思想和表达方式之间有三个过滤程序: (1)我们将个体经验概括为普遍原理; (2)个人的诠释造成了经验的错位; (3)我们会排斥不符合自己观点的信息。

分析语言原文很重要,因为它是对方的思想构成。从表面结构上看:这是一个简单的“原因—作用—原则”思考过程。深层结构却是:思考陷阱不仅能影响自己,还会影响别人。我们可以问:“怎么发生的?他做了什么让你有这种感觉?”以此来揭露这个错误的因果思考方式。

已知信息是:感染的基本概率是千分之一,即每1000个人当中有1个人感染病毒。如果你去做化验,有99%的可能性查出被感染。然而它还有一个不确定性:即便没有感染病毒的人,也有5%的可能性化验结果呈阳性。现在,你的邻居去化验,结果呈阳性。那么,你的邻居感染病毒的概率有多少? 你猜是80%或90%。但是通过计算,他实际的患病概率是2%。 下面我们具体分析一下: 如果10000人进行化验,患病率为千分之一,确定会有10个人是患病的,他们的检查结果是阳性。5%的错误率意味着会有500([10000-1]×5%的近似结果)个健康人的化验结果也是阳性的。所以,一共会查出510个阳性结果。而实际上只有10个人携带流感病毒,10/510,因此最后的结果应该是2%(1.9%的近似结果)。 酒驾事例 假设每1000名司机中有1个酒后驾驶,警察进行酒精测试有5%的错误率。但如果驾驶员真的喝酒了,测试结果是100%正确的。那么被随机抽查到的驾驶员中,酒驾的概率有多大? 下面我们具体分析一下: 以1000名驾驶员为样本,确定有1名驾驶员酒驾。考虑到有5%的错误率,即还有(10000-1)×5%=49.95个测试结果为阳性,一共有1+49.95=50.95个阳性测试结果。那么,被随机抽查到的驾驶员确实酒驾的概率是:1/50.95≈0.019627

当人们在某种情境下回答问题的时候,明显不是只从概率本身出发,更多的是遵循那些看起来更可信的表象。对于如何跳出此类思考陷阱,乌尔里克·霍夫拉格建议先确定频率再看概率。频率是指在一定时间范围内事件发生的次数。它是可以被认知的。

“蒙特卡罗效应”的核心观点是:如果一件事很长时间没有发生,我们会相信这件事发生的概率更大。就像蒙特卡罗站在轮盘桌前说:“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个小时没有出现11号球了,这次一定会出11号球。”但是谁也不知道11号球什么时候会掉出来,所以,这是错误的推理。

社会心理学家李·罗斯提出了“归因谬误”的概念:我们倾向于把别人的行为归因到他的性格,却忽视了具体情况。

我们只能看到世界的一小部分,但是我们将这个部分视为世界的全部,而且坚信不疑。

女性当然可以顺利停车、学好数学。男性也可以倾听、学习语言、接受女性的领导。只是,一些思维定式不断地在细微处影响我们。其中比较特别的是“女性和数学”这个说法。如果一个男人在数学测试前对一个女性说,她的成绩是由基因决定的,是不能改变的,她的考试成绩立刻就会变差。为什么这种贬低没能让这位女性取得更好的成绩? 因为这种“我必须推翻这个说法!”的想法,恰好阻碍了我们的正常发挥。它并不只是在脑后呢喃;它会占用工作记忆的容量,阻碍问题的解决。

在主持人打开门之前时,你有1/3的概率获得奖品。当主持人打开了一扇门,后面是空签时,1号门后藏着奖品的概率并没有变成1/2,依然是1/3。让人意料不到的是,那扇没开的门中奖的概率则变成了2/3! 我们来分析一下,无非有三种可能性: (1)奖品 (2)奖品在3号门之后。这时,主持人必须打开2号空门,因为他不想泄露奖品的位置。那么,你值得一换。 (3)奖品在2号门之后,主持人打开了3号空门。这和第二条的原理一样,他只能打开另外一扇空门。同样也值得换。 结论:换的人赢得奖品的概率为2/3,推荐换!

很多公司在销售商品时,经常会给消费者一份参阅数据,即市场同类产品的参考价格。但是我们的大脑将这个参考价格下意识地当成了锚,并在此基础上做判断,不知不觉地掉入商家的陷阱中。歌德堡大学的心理学家亨里克·克里斯滕森和汤米·加尔林指出,谈判中的主观失败和获胜常常取决于第一次报价。销售和采购做决定时请注意!通过自我暗示,我们就可以把这些数字作为锚当成自己的谈判依据。 这个思考陷阱非常厉害:我们很难绕过这些无用的信息,即便它们对我们的判断没有一点帮助。

我们收集证据往往是为了去证明现有想法。所以,现在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收集相反论据推翻对方给出的“数字的锚”,告知对方他们的数字有多荒谬,有多不合情理。尽量让这些相反论据详细、直观,你眼前的景象越清晰,“锚定效应”的迷雾就越没有机会去掩盖合适的价格。

我们做判断的基础是记忆中更容易想起的信息,

当我们评价身边人的时候,总是利用当下掌握的信息,哪怕这些信息是空穴来风,或者充满了偏见。

努力保持现状,是为了确保现有的权利不受损失。说得不好听点,就是缺乏灵活性。当人们被迫做出改变的时候,会感到非常紧张。与其在不确定的变化中花费时间和精力,不如“保持原状,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至少情况不会变得更坏”。

大脑在决定之后加入了之前并不存在的逻辑,也就是说它会先下结论,然后给这个结论虚构一个理由。而且,我们的大脑在找理由时发挥了无与伦比的创造性。学术界将这种行为描述为:错误地表达客观事物,并且主观认为是正确的。

那些特别擅长用经验判断的人,更容易满足自己的决定,更容易自信乐观,对生活也更满意。但是要小心,直觉不是万能的!即便你有很多经验,也不能保证这些经验适合当下。

研究证明: (1)做决定的时候,没有思考是不带有感情的。 (2)做决定的时候,我们喜欢在没有明显差别的情况下选择熟悉的。 现实生活中,人们更倾向于无意识决定。比如,当听选举演讲时,不仅是演讲内容,政客的外在形象也会影响人们的选择。这会带来怎样的思考陷阱呢?它会让我们在还没有掌握充分信息的情况下,就做了决定。

心理学家珍妮·威利斯指出,人们对性格特征的直觉判断并不会随着时间产生变化。在人事部,这一现象被称为“相似性原则”。我们喜欢那些与我们比较像的人

我们在购物时需要首先注意两个现象: (1)打折会影响理解力。尤其是那些打折标签。 (2)偏好是有价的。如果条件足够吸引人,我们会改变决定。 一眼瞥到打折宣传,思考会停止吗?确实会。一个打折宣传会对大脑造成令人无法相信的影响,让人丧失了理解力。我们的大脑不再是“分析得出想要”,而是“直接想要”。此时,都不用计算到底打了多少折扣,光看到打折标签就够了。 哈佛医学院曾做过一项试验,通过对猴子的研究证明:选择是能够被影响的。在1瓶果汁和1瓶运动饮料之间,猴子更喜欢果汁。无论运动饮料增加到2瓶还是3瓶,猴子们都选果汁。但增加到4瓶运动饮料的时候,猴子出现了动摇。当增加到6~10瓶运动饮料的时候,猴子们纷纷放弃了原来的选择。 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数量同样会影响我们的决定。

如果我们思考的时间太长,会导致最后的结果变差。过度的思考会导致我们过于关注并不重要的方面。但是,我们日常做的很多决定都不能带来我们期望的结果,还会让我们感到失望和生气。比较好的方法是,执行一个“精神三级跳”:

(1)理性分析 这意味着,你要有一个非常清楚的目标

(2)推迟做决定 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做的决定也不会好。一个决定越是复杂,就越是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收集信息。此外,你可以利用一个奇怪的事实:人们常在做惯性行为时,产生解决问题的关键想法。这些行为可以是散步、慢跑、骑行或洗澡。

(3)跟着感觉走 如果你的感觉很好,就确定下来吧。无意识的经验应该和有意识的思想成为一个整体,即腹部和头部相互协调。

“损失厌恶”是“沉没成本”的双胞胎。在我们做某事时会犹豫,因为我们害怕损失,会尽力避免去面对风险,无论这个风险系数计算下来有多大。

如果我们把经验作为出发点,去系统分析和比较,经验还是很有用处的。但是我们常常把经验当作习惯,导致我们总是做相同的决定,从不去反思。这样就很危险了。 学术界把这种将学到的解决策略一再使用的能力命名为“定势思维”。它是一种自动化的解决态度,可以减少思考所耗能量,非常快地达成目标。但是这种能力会让我们形成固定思维,常常是问题变了,我们依然用老方法去解决。

一个方法总是有用,并不意味着你已经找到了最好的方法。更为重要的是,不要满足于第一个能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要继续寻找其他能够节省资源、金钱或精力的方法。

发呆凝视可以产生更多正确的答案。而且,闭上眼睛或看向一边同样起作用。因为,闭上眼睛可以隔离那些不必要的视觉信息,为工作记忆留出更多工作空间。 其次,不能混淆“发呆凝视”和“放纵思考”。

发呆凝视可以产生更多正确的答案。而且,闭上眼睛或看向一边同样起作用。因为,闭上眼睛可以隔离那些不必要的视觉信息,为工作记忆留出更多工作空间。 其次,不能混淆“发呆凝视”和“放纵思考”。这两种方式会产生不同的结果。那些工作记忆容量大的人,在解决问题时很少有做白日梦的情况,并且非常专注于解决任务。相反,那些工作记忆容量小的人,在解决比较复杂问题的时候,倾向于中途停止,陷入白日梦中。白日梦实际上就是所谓的注意力不集中。 发呆凝视是一种定向思考,通常需要投入更多的注意力。

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速决定的时代。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先开始思考解决的方法,而是直接考虑如何排除问题。这会带来一种思考陷阱:想要快速解决问题的倾向越强,问题顺利解决的可能性就越低。

认知心理学家迈克尔·爱特伍和彼得·波尔森表示,我们在解决问题的时候只思考前几步,就会对这个步骤的质量进行评判:它可以让我们多快达到目标,而不是去想:这个步骤对整体关联的意义有多大。

逻辑树的作用是巨大的,它让我们在处理问题的时候关注到了三个重要方面: (1)将核心问题清晰勾勒出来。 (2)将核心问题与次要问题区分开。 (3)找到不同的解决方法,并且可以随时回想起上一步。 有两种逻辑树:一种是“问为什么”,抓住问题根源,让解决方法视觉化成为可能;另一种是“问怎么做”,并列出所有可能的答案。

两种逻辑树都需要遵守四个简单的规则: (1)总是进一步提问。持续提问很重要,而且需要注意提问方式。如果已经问了“为什么”,就不要再问“怎么做”。 (2)在提问初期进行分析。这是为了更深地切入问题。所以,首先要将一个问题分解为各个子题目。然后用假设确定分析所需的信息,最后阐明信息来源。 (3)没有重叠和漏洞。千万不要重复主题,不要制造重复范畴。如果问题是“怎么从法兰克福到伦敦?”“飞”和“坐飞机”就是两个重叠范畴。分析不能有漏洞,这样才不会忽略解决方法。列出“ (4)利用“确认”和“核实”。不是所有的解决支线都能带来有效的信息。我在不久前就有过类似经历。我在火车上睡着了,在火车忽然停车的瞬间惊醒。“我睡过站了吗?”我不安地看向我的邻座,并问他:“我们到哪里了?”他回答说:“在从汉诺威到法兰克福的火车上。”他的回答对我没有任何启示,他应该告诉我具体的站名。

在一个完整的问题解决情境下建立逻辑树的正确顺序是: (1)找到核心问题(在逻辑树的帮助下)。 (2)围绕核心问题提出一个假设。 (3)确定并搜集所需信息。 (4)分析并解决问题(在逻辑树的帮助下)。

,对解决问题而言,休息有着神奇的功效。有研究证明,如果人们在半个小时的紧张工作之后,能够休息一会儿,工作效率会显著提升。和没有休息的同事相比,甚至可以提高85%。

,对解决问题而言,休息有着神奇的功效。有研究证明,如果人们在半个小时的紧张工作之后,能够休息一会儿,工作效率会显著提升。和没有休息的同事相比,甚至可以提高85%。

。有研究证明,如果人们在半个小时的紧张工作之后,能够休息一会儿,工作效率会显著提升。和没有休息的同事相比,甚至可以提高85%。 这种大幅度的提升是怎么产生的呢?许多参试者在休息之后都普遍发生了态度转变。他们会重新审视任务,换一种方式解决问题。因为错误的解决方法已经不在脑中了,他们

尽管我们的创造力在14岁之前一直保持增长。但是在这之后,我们的创造力既没有发生生理意义上的倒退,也没有受到社会上的各种制约。因为,阅历恰恰能丰富我们的创造力,而不是减少。有阅历的人不仅经验丰富,还更自信。一个人越自信,就越是不受其他人观点的影响,从而找到一条新的思考道路。

问题的关键在于处理信息的方式。其中,智商起到的作用要远远小于信息处理质量。大多数人看到的都是不完整或不恰当的事实描述,因此经常会遗漏部分信息。还有很多人有简化事实的倾向。他们倾向于把新的情况嵌入已知的、可信的模板中。这样他们的感知就被迷惑了,信息产生了扭曲。

问题的关键在于处理信息的方式。其中,智商起到的作用要远远小于信息处理质量。大多数人看到的都是不完整或不恰当的事实描述,因此经常会遗漏部分信息。还有很多人有简化事实的倾向。他们倾向于把新的情况嵌入已知的、可信的模板中。这样他们的感知就被迷惑了,信息产生了扭曲。

当我还在科隆大学工作的时候,听过一位客座教授的讲座。投影仪已经装好了,但是没有经过测试。在演示的时候人们可以明显看到:投影仪放的位置太低了,观众只能看到屏幕上的一半内容,另一半被挡住了。高年级的学生很快采取了补救措施,他们找了一本书垫在投影仪的下面。但是找到的书太厚了!解决方法:必须换一本薄点的书。在大家用尽方法去找薄一点书的时候,一个低年级女学生走过来,把那本厚书从中间翻开,现在好了,高度正合适。

一个好的思考者会注意到两点:他们在脑中对情况和问题有全面、清晰的设想,并且他们具有简单、清楚的创造性思考策略。

在日常生活中,思考模板的切换是和知识储备相关的。我们需要用新的知识消除旧的模式,然后用更新过的行为代替旧的行为模式。具有创新性的头脑需要具备两个能力: (1)让观点清晰的能力。 (2)将单个观点重新组合的能力。 研究表明,控制、评价、奖励、限制、竞争、管教和压力是创新行为的杀手。如果解决问题的人有决定自主权,周围是积极的创新气氛,没有必须给出反馈的压力,他就能够解决问题。

一个人解决问题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如何理解这个问题。即便不能唤起和问题有直接关联的知识,也可以通过类比的方法,唤起隐藏的间接知识。如果我们能将一个问题的解决办法转移到一个熟悉的领域时,接下来就容易多了。

0
《隐性逻辑》的全部笔记 4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